描繪氣候變化災難性未來 澳科學家籲政府採取行動

【Sydpost】澳洲氣候科學家在一份新報告中預言政府如果不迅速採取行動防止氣候變化,未來悉尼和墨爾本將經常出現 50攝氏度的炎熱高溫 天;出現百年一遇的洪水將成為新常態:牲畜大量死亡;熱帶疾病侵入這個國家的主要城市和25萬戶房屋將被水淹沒。
他們為澳洲描繪出一幅極端惡劣天氣在頭上「飛來飛去」的「災難性」前景。
這份報告的作者說,現在看來,世界「幾乎不可能」實現將平均氣溫維持在比工業化前水準高出1.5%的目標。
更可能的情況是,全球平均氣溫將飆升至3攝氏度。
澳洲國立大學(ANU)的氣候,能源和災害解決方案研究所所長豪登(Mark Howden)教授說:「如果我們繼續任由排放大量溫室氣體,那麼我們徐勢將進入一個氣溫上升3攝氏度的未來,這對澳洲來說是極為嚴峻的。」
他是澳洲科學協會(AAS)周三發佈的新報告的合著者之一,該報告研究了平均氣溫上升3攝氏度對澳洲意味著甚麼。
報告呼籲政府加快澳洲在未來20年內成為零溫室氣體排放國的行動。
這是一個很重大的要求。煤炭是澳洲最大的碳排放物之一,佔澳洲國內所有能源發電量的56%。
然而氣候科學家們堅持認為,澳洲可以在不看到可怕的經濟影響的情況下實現其氣候目標。他們說,與「無序崩潰」相比,向「低碳澳洲的低碳計劃過渡」更好。
澳洲已經看到平均氣溫上升近1.5攝氏度。
政府的目標是到2030年將溫室氣體排放量比2005年的水平減少26%至28%。為此莫禮遜(Scott Morrison)總理表示,澳洲的目標是「最好到2050年」實現凈零排放。
但澳洲在應對氣候變化政策及目標在國際上一直受到批評,因為它認為沒有大力減排碳氣的足夠雄心,或者未為一個低碳未來採取必要步驟。
澳洲簽署的《巴黎氣候協議》,旨在將全球變暖限制在與工業化前的氣溫水平相比,上升「遠低於2攝氏度」,而確保上升在1.5攝氏度之內,是一個更雄心勃勃的目標。
這兩個目標都沒有實現。自1910年有記錄以來,澳洲的平均地表溫度實際上已經上升了1.44攝氏度,而且幾乎沒有跡象表明這種上升會停止。
報告作者之一、昆士蘭大學教霍格-古爾德伯格(Ove Hoegh-Guldberg)表示:「將平均氣溫上升限制在1.5攝氏度幾乎是不可能的,國際社會需要迅速過渡到凈零排放,才能將氣候變暖限制在2攝氏度以下。」
新公佈的研究報告預計,到2090年,悉尼每年最高氣溫超過35攝氏度的天數可能會翻兩番。在墨爾本,每年將有24天的最高溫度可能高於35攝氏度,而現在為11天,在柏斯,炎熱的日子可能從每年28天躍升至63天。
報告指出,如果各國政府保持目前的氣候承諾,到2090年平均氣溫將上升3攝氏度。
報告作者說,讓這種情況發生,「可能會產生災難性的影響」,他們列出了平均氣溫上升3攝氏度的未來令人沮喪的結果清單。
澳洲將出現更炎熱和乾燥,以及更頻繁和極端的天氣」。
百年一遇的洪水,將像新州不久前剛剛經歷的洪水一樣,成為一年一度的事件。巨大的叢林大火將經常發生。
豪登教授表示:「對澳洲對氣候的概念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過去被認為是非常炎熱的年份,將來會是涼爽的年份。」但最糟糕的將是達爾文,它通常看到每年最高溫超過35攝氏度的日子為11天。在氣候上升3攝氏度的變化下,每年這樣的炎熱高溫日子,可能會上升10倍,達到111天,甚至多達265天。
昆州的熱浪(現在每年發生三次,持續約七天),在3攝氏度的情景下將每年發生七次,每次持續10天。
報告顯示,墨爾本和悉尼可在夏季將常看到50攝氏度的酷熱天氣。悉尼的西郊已經看夏季最高氣溫接近這一數字,導致它被聯合國呼籲澳洲採取措施解決。
豪登教授表示,在澳洲北部,「未來的每一天都可能是酷熱天氣」。
這一狀況反過來又可能導致牲畜面臨「挑戰性的」生存條件,許多牲畜在令人窒息的高溫中生活。照顧他們的人類情況也不會好很多。
油菜籽、小麥、水果和蔬菜等關鍵農作物可能會在陽光下枯萎或被洪水沖毀,產量直線下降。
傳染病可能盛行。可導致流感樣癥狀的羅斯河病毒( Ross Rover virus ),並肆虐數月,而且這種病疫還可能地一步南侵。

(澳洲新报)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Instagra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