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华人价值观!澳洲首位华人议员怼总理和首位华人众议员–何沈慧霞博士专访

The Sydney Post 悉尼邮报特约记者Lisa Wei

【Sydpost】流行病毒发生已经过去一年多了,但华人受到种族歧视不断上升。本报记者在4月1日就近段时间的两个热点:种族歧视及“妇女为了正义”采访澳洲首位华裔议员何沈慧霞博士,以下是采访内容:

记者:根据Lowy Institute 报告,在过去12个月针对华人社区种族歧视达到20%,您来澳洲大约60年,你怎么看待近年这对华人的种族歧视?

何博士:就我个人而言,这次种族歧视和反亚洲社区是我在这里生活大概60年里遭遇到的最严重最糟糕的一次。我仍然记得这种情况发生过几次,1984年,1988到1989年及1998年。1988年是我第一次当选州议员,当时自由党执政反亚洲移民,我当然反对这种歧视。十年后既1998年,这种情况又重新燃起,来自议会独立成员韩森鼓吹种族歧视,反对亚洲移民,同时反对花更多资源在原住民及亚洲移民身上,我希望得到当时自由党领导支持,并谴责她的这种言论,然而并没有,我抗议并声明反对种族歧视,由于理念不同我从自由党辞职。但相比于目前的种族歧视,之前只是内部引起的。尽管1998年也发生过华人饭馆被烧的事件,但只是少数个别的。但这次种族歧视是由于来自中国及澳洲冲突引发的,是国际行为引起。我本人前段时间在Woolworths 换商品也第一次经历这种歧视行为,同时我也从微信,各类媒体上看到,读到种族歧视事件数量不断上升,不管何种原因种族歧视行为是不可接受的。

记者:近日,美国频频爆发歧视亚裔事件,数十个城市为此举行反歧视示威,你认为美国以及澳洲成为种族歧视高发地区,相互间有何关联?

何博士:之前发生种族歧视都是由内部引起的。二战后美澳签订条约结成盟友,美国负责澳洲安保工作。自从特朗普执政开始就有针对亚洲种族歧视,而联帮政府莫里森没有谴责反而跟随,实际上在病毒发生前就有针对华人歧视发生,因为莫里森一直谴责及抹黑中国,说中国做了很多坏事比如对澳洲停止进岀口等等…我一直公开点名莫里森在特朗普执政时就做哈吧狗跟班,特朗普已经落选走人,但莫里森仍然嘴吧不停大声抱怨抹黑中国。而一部分人没有区分中国及在澳华人的关系,中国是一个囯家而中共是在中国。他们把这里的华人跟中国关系连接起来,把政治变成地缘政治,所以华人就成为攻击的对象。再则世界两大强的国家及经济体的之间冲突对澳洲区域确实有很大影响,因为澳洲经济依赖于中国,为什么贸易不能双赢合作,跟美国是盟友出于国家安保为什么就要忽略另一位朋友,做贸易生意上的朋友。

记者:从新冠病毒发生一年来,种族歧视一直处于上升状态,3月初几个华裔议员先后收到种族歧视死亡威胁信,让华人社区震惊及不安,媒体对新冠大肆操作及一些政治人物的言论是否是源头?

何博士:我知道Kun 黄是最首先公开这封死亡威胁种族信的议员,这些议员是站在最前面而人们容易辨认他们身份,他们一直被当作“替罪羊”。我感同深受,我曾经在1997也收到类似威胁的侮辱信。我认为是媒体大肆操作病毒,当然也跟特朗普说是“中国病毒”有关,使得很多无知没有受过教育的人很容易相信是中国传播病毒,他们不知道病毒本身是不会歧视反对任何人,只有人本身才会产生歧视,现在美国超过50多万人死亡。

(图为何沈慧霞博士,拍摄于2021年4月1日)

记者:当前的联邦政府不谈多元文化只强调“价值观”,是否针对华人?原住民也长期受到歧视,华人和原住民可说是同病相怜,就此您能谈一下看法吗?

何搏士:原住民在之前被当成二等公民直到1967年才有权利投票。由于那时华人很少,人们对华人只是好奇而已。而现在华人越来越多,有120多万而且做的很好,一些人开始从好奇心变成敌意,因为一些人嫉妒,他们认为华人抢走了他们工作,这开始源自于自由党执政。多元文化意味着相互尊重,理解,互相宽容。今天自由党政府莫里森说“我们需要有自己的价值观”,我问什么是澳洲价值观?自由党就是一个种族歧视的政党。华人有自己的价值观:宽容,和平,爱。这难道不也是澳洲价值观。

记者:国会大厦最近性侵丑闻接连不断。先是前自由党职员勇敢站出来发声披露谴责,然后前外长朱莉.毕晓普也透露增添证据,再是Skynews 政治评论员前阿博特政府高官Peta Credlin发声证实并坚定背书…这一系列是否说明目前自由党的文化存在问题?

何博士:我喜欢托尼.阿博特,他仍是我的一位朋友。我没有跟PETA 见过面,她曾经是阿博特政府的官员,她是一个很好的人,我也知道毕晓普,我相信她们。国会就是一个男性统治主导的地方,这是自由党文化问题存在已久了。在80年代当我作为自由党成员成为新州议员时,就有等级之分,当时我作为少数族裔要对双倍的歧视: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所以我认为自由党不管在堪培拉国会,都有类似新州议会的也存在类似文化问题。

记者:澳洲社会如何建立发展和倡导多元文化,避免少数族裔成为“替罪羊”,让澳洲各种文化平等相处,共同发展?

何博士:我们需要再次倡导多元文化,我们有一个华人议员Gladys liu(记者注:即众议院廖婵娥议员),她一直不做任何事,用她的华人背景,她一直保持沉默,我一直没有谴责过她,但现在我谴责她。有任何人听她说过什么?没有。她本该出来说华人及亚洲人或者其他种族的人都能做得像白人一样好,因为这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我应该说我一直享受澳洲多元文化,现在我们要向主流社会展示我们是它们的一部分,一个多元文化的部分。

图为本报记者采访何沈慧霞博士)

记者:从3月中旬贯穿整个澳洲8万多妇女“women 4 justice”的游行意义何在?

何博士: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意义的里程碑,贯穿整个国家的其他部分的妇女聚集在堪培拉游行为了women4 justice”, 展示她们的力量。而国会很多工党议员参加,而自由党并没有,莫里森保持沉默, 这就是我指的性别歧视,游行不被政府领导认可,妇女成为次要的部分。公正”意味着平等或机会,这么多妇女参与,展示她们的力量这是一个非常重要及积极的意义。

记者:自由党议员环境部长Sussan Ley建议要增加女性在议会的限额到40%,目的增加女性发声的机会,而莫里森从冷淡,忽悠到说对此持开放的态度,妇女平权会就此改变吗?

何博土:很久前工党就有一个限定妇女在议会的人数最少为35%,今天如果自由党也有这个建议那是很不错,我并不知道是否是Sussan Ley提议,因为如今妇女相比以前有很好的教育,她们也要竞争竞选才能进入议会。如今澳洲妇女人数大于男性,这是一个好的建议,妇女在议会人数增加必会增加妇女的发声机会。但莫里森只是说持开放的态度意思是不反对,并不意味他会支持促成。

采访后语:采访结束后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边,迎面而来的是各种肤色的人们,望着蓝色的天空与平静的港湾连接一起,很感慨同一地球上为什么大家不能彼此友爱?为什么缺少像大海一样宽阔的胸怀?

(转载请注明悉尼邮报)

附何沈慧霞博士OAM JP介绍:

何沈慧霞大律师於 1967 年取得与悉尼大学文学学士学位及社会工作文凭,并荣 获社会工作校级最高奖励。之後一段时期,何沈大律师投身社会工作,当选为新 南威尔斯省多元事务委员会委员。1985 年,何沈大律师获得麦觉理大学法律学 士学位,并於 1987 年成为新南威尔斯省大律师。
何沈大律师为澳洲第一位华裔议会成员,曾任四届新南威尔斯省上议院议员,任 期逾 15 年(1988-2003),当中曾任 8 年省议会副主席,并在众多省议会询问中担任 主席。何沈大律师曾在麦觉理大学、西悉尼大学、悉尼科技大学担任校董。目前 为麦觉理大学基金会赞护人。
何沈大律师积极投身推进教育,种族关係,青年发展和社会公义等事务,并获得 了众多奖项,包括 2005 年麦觉理大学颁发校友傑出服务(社会服务)奖,2006 年国际狮子会授予的 Melvin Jones 院士荣衔,2008 年获新南威尔斯省颁发的省长 社会服务奖,2012 年获澳洲政府颁授澳洲荣誉奖章。於 2014 年,西悉尼大学更 为其对社会的卓越贡献颁授荣誉社会学博士学位予何沈大律师。 何沈慧霞大律师於2017年更荣获澳华公会颁授终生服务奖。
(资料来源: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 Hong Kong Legal Exchange Foundation)

2 Comments on “提华人价值观!澳洲首位华人议员怼总理和首位华人众议员–何沈慧霞博士专访”

  1. 华人的楷模,发岀了华人的心声。希望有更多的像何博士这样的华人议员无畏无惧,刚正不阿的品德。

  2. 期望多些有正義感正能量又敢於為華人群體發聲的華裔議員🙏🙏🙏感謝郵報這一有意義的採訪工作👍👍👍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