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騷擾常具種族和性歧視 婦女報案後多對回應不滿

【Sydpost】儘管6年已過去,但悉尼華裔女律師唐霍莉(音譯,Holly Tang)仍然記得她在一個晚上遭性騷擾的痛苦經歷詳細情況。
那天晚10點鐘上她從悉尼西南金匙(Campsie)區火車站走回家途中,聽到有人在她後面發出的聲音。
唐律師在2017年在臉書(Facebook)上寫道:「一個醉漢跑到我身後頂貼著我,讓我感覺到他的身體」。隨著全球#MeToo反性騷擾運動的開始,她終於有機會談論發生在2014年的這一事件。
「那一刻我覺得自己要被強姦,我停下腳步掙扎並向上帝祈禱尋求幫助。」
襲擊者停住並跑走。
她向警方報告這一事件,警方將其歸類為猥褻襲擊。
她回憶說:「我的身體上仍然有他的酒精味。」
她告訴澳洲廣播公司(ABC),這不是她唯一一次在公開場合遭到性騷擾。
唐律師現在是一個四歲女兒的母親,她說她在公交車上捏屁股時才十二歲。
她說,隨著年齡的增長,經常受到男人的嘲笑,他們對她大喊「 ni hao(模仿普通話『你好』發音)」。
唐女士強調:「我覺得自己的皮膚和黑髮使我成為種族主義和性騷擾的目標。」
「這些活動與我的成長方式和我的文化身份息息相關。」
「(如果)種族主義被視為正常的,霸凌被視為正常的,被以(惡意的)名稱叫喊也被視為正常,那麼性虐待不也會被視為正常嗎?」
據周五公佈的一份維州街頭性騷擾事件調查報告,許多女子可能與唐女士有著相似的經歷和感受。
由一個名為「這不是恭維」(It’s Not A Compliment)的維權團體進行的這項調查,訪問了343名回應調查者,他們在公共場所遭受過騷擾,例如有人朝他們學貓叫,吹口哨,鳴笛,打手勢和進行不必要的觸摸。
調查發現,有91.4%經歷過街頭騷擾的回應調查者為女性,其中89%遭受過性騷擾。
報告稱,其中大約四分之一是有色人種女性,其中東南亞人是最大的族裔,其次是南亞人和東亞人。
INAC的研究人員薩爾瑪(Natasha Sharma)說,儘管該報告有其局限性,但數據表明街頭騷擾不僅是由性別歧視引起的,而且還包括種族等其他身份標記。
她說,與白人婦女相比,包括亞裔婦女在內的有色婦女可能會有「非常不同」的街頭騷擾經歷,因為還存在種族主義色彩。
INAC的調查發現,為防止新冠疫情傳播而進行的封鎖期間,街頭騷擾事件總體呈下降趨勢。
但是對於亞洲婦女仍繼續受到騷擾。 對她們的性評論減少了,但種族騷擾卻增加了。
調查發現,有6.1%的受訪者在疫情期間遇到的騷擾增加,其中大多數來自亞洲背景。(澳洲新报)

悉尼婦女的#MeToo反性騷擾遊行。(網圖)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