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故乡的花事】

…………【故乡的花事】…………
作者:王渊(2021年3月20日)


三月,故乡的花事如期而至。白的梨花、红的桃花、粉的樱花、黄的油菜花…漫山遍野,淹没了白墙青瓦,弥漫了山川河流。

冬天是安静的。山岗的树木退了绿,谢了黄,瘦瘦地站着,一动不动。田野的稻谷和玉米收割完毕,空荡荡地开阔。农夫挑着粪框从小路那头走来,棉袄垫在肩头,光着上身,油质的汗珠爬满了背,拉犁的老黄牛迈着沉重的步伐,喘着气,打着响鼻,农妇在笔直的犁沟里载着油菜苗,对面的小山头上有人在给果树打枝,有人在给果树施肥……农人在忙碌中期盼着来年春天的花事。世间所有繁华的背后都是无比的辛劳和默默的付出。

三月中旬,大巴从西安出发,沿着西汉高速在秦岭山间拐弯抹角地走了四个小时终于到了洋县龙亭镇,公路两边的大山突然消失了,汉中平原豁然出现在眼前,公路左边是碧绿汉江缓缓流过,河堤上的鹅黄嫩柳随风摇曳,公路右边青青的麦苗和金黄的油菜花扑面而来,田埂上的桃花火红一片,白墙青瓦的民居星罗棋布,昏昏欲睡的旅人一下子来了精神,为眼前的景色大呼小叫,有人脸贴着车窗往外看,鼻子压的扁平,有人随着车辆摇晃在哆嗦地拍照,车厢里乱哄哄的…司机淡定地说“你们急啥子,午饭后去朱鹮梨园广场,真正的美景在那”。顿时,朱鹮梨园广场成为所有旅人心中期盼的圣地。

午饭时间到了,大巴缓缓地停在车场。四个钟的车程让旅人早已饥肠辘辘,司机“嘀”的一声用遥控钥匙锁好车门,径直走进了餐厅的里间,腊肉炒粉条和米饭在那里等候着他。旅人纷纷在餐厅大堂坐下,每张饭桌上都放着满盆的面皮、菜豆腐、菠菜豆芽和油盐酱醋各种调料,旅人自己动手调拌凉皮,盛菜豆腐,肥嘟嘟的老板娘满面红光,热情招呼:“大家随意吃,吃饱吃好哦,不浪费,每人七元收费”。喜食辣椒的大哥多来一勺辣椒红油,吃的直冒汗,斯文的小姐姐用纸巾擦拭碗筷后,盛了半碗菜豆腐坐在角落,细嚼慢咽,生怕饭菜汁水弄脏了自己雪白的裙子。有人走出餐厅去隔壁吃浆水面,满满一大碗十元钱,伴着生大蒜,囫囵吞下。半小时后,旅人吃得心满意足,抹着嘴,抚摸着饱胀的肚皮走出了餐厅。从此,汉中的面皮菜豆腐成为绝配,连同浆水面一起被贴上了全国著名小吃的商标

“啊,朱鹮梨园广场到了”,洋县旅游第一站,旅人们永远记住了这个全国最美的地方。美女们快活得像风中的旗子,在漫山遍野雪白的梨花中飘荡,有人仰着脸任凭花瓣飘落在脸上,有人轻挽花枝尽情嗅着。对面的山头上,另一群美女在拍照,有人故意侧身显示身材,一位身材丰满的美女偷偷解开了上衣的第一颗纽扣,酥胸微露,又担心走光,把一条开满了梨花的树枝拉到了胸前遮掩,同行的一位身材扁平美女满脸鄙夷,狠狠踩死了脚下正欲展翅飞翔的七星瓢虫。男人们快活的像浪里的鱼,尽情撒欢摆拍,有人举着剪刀手拍照,背景是一望无际的金黄油菜花,有人金鸡独立模仿《少林寺》中李连杰的经典动作,背景是一望无际青青的麦苗…一位农人带着草帽,扛着犁头,牵着黄牛从桃花林中走过来,顿时成为所有旅人镜头中最美的风景。

憨厚的洋县农人用真诚和汗水铸就了洋县旅游购物街的金子招牌。腊肉都是本地散养的黑土猪肉腌制而成,粉条是山里的纯红薯粉手工而制,核桃,木耳,香菇,山茶油,天麻,杜仲,巴戟,西洋参都产于没有任何污染的秦岭深山。晚饭后,购物街人头攒动,男人都喜欢购买巴戟,杜仲壮腰,好酒的男人购买几瓶秦洋特曲和黑米酒赠送远方的哥儿们,女人们精心挑选黑米,木耳,手工粉条等家什用品……旅人都是大包小包,街头的顺丰快递小哥忙的不亦乐乎。旅人从四面八方到洋县来,洋县特产被快递小哥送往全国各地。一场花事,让外界的人知道了洋县,洋县人通过花事发展了经济,在山清水秀的汉江边上过上了滋润的日子。

作于2021年3月20日 澳洲 堪培拉

图片由作者拍摄并提供

《悉尼邮报》·邮报副刊欢迎投稿文学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