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千名軍人上書警告內戰 為馬克龍來年大選敲響警號

【Sydpost】「這種行為形同反叛,即便往輕裏説也是刻意製造社會分裂線的危險舉動」——4月27日,法國防長帕爾利(Florence Parly)以一種異常嚴厲的口吻斥責了此前給總統馬克龍(Emmanuel Macron)上書,高調呼籲後者立即拯救法蘭西於水火之中的千名法國軍人。帕爾利在聲明中明確表示上述行為完全不可接受,並威脅將在適當時候對參與上書事件的當事軍人實施制裁。

從帕爾利的激烈反應中不難看出,發生在此前的「軍人集體上書」事件已然觸及了法國現行體制當中最為敏感的那根神經。4月21日,由20名退役高級將領牽頭&數千名現役軍人聯署的公開信赫然出現在法國知名右翼媒體《當代價值》(Valeurs Actuelles)的官網首頁。

信中首先將包括伊斯蘭主義與城郊貧困移民社區在內的,長期困擾法國社會的頑疾列為法蘭西當前面臨的重大安全威脅。緊接着,公開信又將批判矛頭指向了法國政治正確的重要信條之一——反種族主義。信中將這一信條形容為種族戰爭的催化劑,並將近年來發生的多起針對法國歷史精神象徵的「褻瀆性攻擊」歸咎於此。

在信的末了,這些「憂國」軍人們還不忘將馬克龍當局數落一番,指責後者對上述危險趨勢的蔓延毫無作為,而只會向外界一味地粉飾太平。在這一責難的基礎之上,公開信大聲疾呼巴黎方面需要立即行動起來,否則上述威脅或隱患極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演變為一場烈度不小的內戰而摧毀法蘭西。

聯繫到法國近來發生的一系列與內部撕裂線有關的暴力襲擊事件,上述由千名「憂國」軍人發起的「公車上書」事件更是平添了幾分「如此放任則國將不國」的悲壯色彩:4月23日,一位供職於法國朗布耶警局的49歲女警遭一位36歲的突尼斯裔穆斯林割喉襲擊,當場身亡。

之前的4月14日,法國最高法院裁決一名涉嫌殺害猶太裔婦女的北非裔穆斯林青年無罪,此人被控於2017年在巴黎將一名年近六旬的猶太裔婦女從其四樓公寓惡意推出窗外致死。此裁決引起了法國公共輿論的譁然。巧合的是,兩起惡性事件的嫌犯都有明顯受伊斯蘭極端主義蠱惑的跡象。據悉,兩人在行兇時均高喊「真主至大」的口號。

如此種種都顯示出法國國內有濃厚宗教信仰的民眾與其立國根本的「世俗主義」(laicite)之間已有了嚴重衝突。要如何化解此矛盾將是馬克龍的最大難題。

如果説憂國軍人們發起的「公車上書」只是讓馬克龍當局顏面受損的話,其政壇勁敵,現任法國極右翼國民集會(RN)主席馬林勒龐(Marine Le Pen)適時向他們伸出的橄欖枝則引發了馬克龍陣營的高度警惕。

在公開信發表的當口,馬林勒龐即公開稱讚上書軍人是真正的愛國者,並稱他們(憂國軍人)正在履行一位愛國者應盡的職責——拯救我們的祖國。更有甚者,她還力邀愛國軍人們支持國民集會拼力挺自己參加2022年的總統大選角逐。

馬林勒龐的這一越線之舉自然引起了馬克龍當局的強烈反應,防長帕爾利對此予以嚴厲譴責,稱馬林勒龐的所作所為嚴重違背了軍隊政治中立——這一法蘭西憲法的基本準則,是一種破壞國家團結的負面行為。

雖然馬克龍當局在盡一切可能地淡化上述「軍人干政」事件的影響,卻無法一味迴避「上書軍人」們提出的「國難之問」。由於法國穆斯林的宗教問題似乎難以解決,我們可預見馬克龍未來對上馬林勒龐的選戰烈度,將達至主流政客多次對上極右以來的新高度。

縱觀二戰結束以來的法國史,當出現明顯的軍人干政跡象時往往意味着國家面臨的內部問題已到了某種積重難返的臨界點,比如1958年至1962年之間因阿爾及利亞危機而起的兩次軍事政變直接導致了法蘭西第四共和國的解體。因此,此時的馬克龍當局急需在暫時維穩之外,為了國家和自己的選戰前途,也該着手解決上書事件中所反映的國內問題。(01)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