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人评论 工党不会重蹈自由党的对华外交之路—兼与黄树樑商榷

华人评论 工党对华外交一定不会复制自由党联盟政府—兼与黄树樑商榷

撰文:老蕭

据报道,坎培拉澳華會名譽會長黃樹梁(Sam Wong)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除了对澳中关系的改善并不看好外,在提到工党时,认为工党与自由党的外交、国防政策几乎相同,区别只在工党语气会比自由党温和。虽然黄树樑老先生是笔者好友,但对这一观点,笔者并不认同。而“工党和自由党差不多”的论调也一直存在,笔者认为需要提出个人看法。

“工党和自由党差不多”的说法,一般是自由党支持者面对自由党的丑行被指责时,最常用的辩解。那是不是“差不多”呢?单是多元文化理念就完全不同。不过本文这里先不探讨多元文化,探讨澳洲的外交,两党有何不同之处。

澳洲政坛有一个与别国不同的特点,就是“媒体治国”。能左右堪培拉的力量不是选民,而是以总部在美国的新闻集团为首的主流媒体势力(通过收购控制了澳洲70%媒体),当中以《澳大利亚人报》编辑部为该势力的“领导核心”。这不是笔者发现的,是前总理谭宝及前总理陆克文公诸于众的。正是这一点,才导致堪培拉在国际上有“政变之都”的称号,为何十年换了六个总理?秘密就在于总理人选那个新闻集团一定要换到自己满意为止,不容异见存在。谭宝和陆克文均是这个“媒体治国”的“受害者”。(笔者对此有专文分析,欢迎查阅)

笔者这里为何提这一点?因为工党近年并不受新闻集团喜欢。为何不受新闻集团喜欢?笔者理解就是工党要走澳洲战略自主之路,不甘再被美国左右,不会像自由党那样,复制美国外交政策。所以,新闻集团不支持工党,而且是绝不支持那种。由此引发工党的极度不满。

为何前总理陆克文去年发起针对新闻集团的调查联署(逾50万人签名)?就是抗议新闻集团对工党的不公平政治立场。既然有这么一出,谁还认为工党与自由党在外交上会是一致的呢?

笔者认为工党的对华外交一定不会像自由党那么极端的理由还有几点:

  • 大家可知道,在莫里森当年访美,与特朗普称兄道弟之余还抨击中国。工党做了什么?工党领袖艾班尼斯反批莫里森是美国的“大喇叭”(或是传声筒,大概这意思)。工党的政治风格可见一斑。但这更招致新闻集团对工党的不满,其民调长期是莫里森更受欢迎,艾班尼斯不受欢迎(要做这样的结果很简单,只需在右翼为主的群体里进行就可以)。
  • 工党的精神领袖前总理陆克文(注;精神领袖这个说法,是笔者加的),一直狠批自由党。最近为例,陆克文就批自由党的涉台海言论是政治幼稚兼损国家安全。其实,陆克文早就是新闻集团的眼中钉,所以主流媒体对陆克文并无好话。做为国际知名的资深政要以及工党精神领袖,陆克文的对华外交理念,肯定会影响现在的工党。
  • 工党影子外长黄英贤近日公开发声,指责自由党联盟政府用危言耸听的言辞谋取国内的政治利益,危害了澳中关系,指莫里森是政治机会主义者。批评自由党高层对华“敲响战鼓”并不会给澳洲带来安全。

以上可看,无论是工党领袖艾班尼斯,还是前总理陆克文,还是影子外长黄英贤,在对华外交上工党是和自由党截然不同的,两党不会是对华强硬和对华温和之分,工党更会全盘考虑对华外交政策,该硬会硬,该软会软。不会像自由党那样做偏执狂,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完全听命于默多克父子。

笔者的理解,工党的外交路线当然不会与传统截然不同,军事上会依然保持与美国的盟友关系,但经济上100%会保持与中国的经济伙伴关系并加以发展,因为经济利益也是国家利益很重要的组成部分。军事与经济双赢,才是工党的外交理念核心。

所以工党在政治上不会意识形态上脑,不会像现在的自由党那样嘴上说要与中国保持联系,但实际上要与中国这个经济大国“脱钩”(还找两国价值观不一样这样的托词)。因为澳洲不是美国的“第51个州”,即使是同为五眼联盟,澳洲也不是美国的附庸国。一旦选民觉醒,就一定不会支持自由党现在这个极右政党,傀儡政党。

笔者更期待有澳洲政党喊出“澳洲优先”的战略口号,摆脱澳洲“媒体治国”受制于人的不幸,期待澳洲真正屹立在国际之林的那一天到来。期待未来联邦工党能拨乱反正,把澳洲重新带上正常的发展轨道,让澳洲做回一个“正常人”!

事实上,澳洲政治是两党轮替,要扭转乾坤,只能对工党寄此厚望,别无选择。

以上兼与黄树樑先生商榷。

 

2021年5月22日 农历四月十一日

作者为资深草根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