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經理敦促聯邦政府 勿隨美禁投資中國企業

【Sydpost】在美國政府擴大對中國企業制裁的黑名單後,澳洲的基金經理敦促投資者繼續保持對全球第二大股市,甚至中國的國有企業投資。
美國總統拜登美國總統拜登上周簽署行政令,將59家中國企業列入禁止美國個人與機構投資的「黑名單」。
拜登政府的這一舉措,延續了前任總統特朗普去年11月簽訂的行政令,還將中企「黑名單」擴容,增加到59家。新的行政令涵蓋了在中國境外從事監控、利用中國監控技術來打壓人權和製造威脅的企業,都列入投資禁令範圍。
投資業內人士表示,這項禁令將主要影響美國公民,尤其是大型養老基金成員,以及在納斯達克和紐約上市的亞洲主題交易基金的股東。
但鑒於美國政府的黑名單正在增加,拜登政府也沒有放棄特朗普時代的政策,投資中國股票的本地投資基金經理仍保持高度警惕。
總部位於悉尼的Premium China Funds Management執行董事喬納森 吳(音譯,Jonathan Wu)敦促聯邦政府不要效仿美國,阻止當地投資者出於政治原因投資於潛在利潤豐厚的項目。
他告訴《周末澳洲金融評論報》:「我們應該採取獨立於(美國)的道路來照顧自己的後院,而不是盲目地追隨別人。」
這位基金經理經常訪問中國,對公司進行盡職調查,並在疫情發生前帶領澳洲投資者和金融顧問進行考察中國。
他說:「確實,中國是專制的,但美國在某些方面也是。你沒有看到中國禁止其公民投資洛克希德馬丁公司或哈里伯頓公司,儘管它們與美國軍方有聯繫。」
雖然許多投資者對人權問題持有個人信念,但吳表示,「香港、臺灣和新疆」這三個有爭議的問題,對於那些尋求投資組合足夠地域多元化的人來說,是一種「分心」。
他表示,他的管理基金的資金沒有投資於美國黑名單上的59家公司中的任何一家,但它們持有一些中國股票,包括一些與政府有著密切政治和商業聯繫的公司。
該基金認為,中國許多國有企業(SEOs)具有投資級品質。
吳說:「有很多國有企業是垃圾企業,但還有很多其他國營企業已經把自己改造成純粹的商業實體。他舉了中國旅遊集團中免股份有限公司(China Tourism Group Duty Free Corp)的例子,該公司允許國內免稅購物跨越中國省界。由於國際邊境仍然對旅行者和購物者關閉,這家零售商的股價在這次疫情大流行期間飆升了200%以上。
全球基金經理VanEck亞太業務董事總經理奈龍(Arian Neiron)負責監管兩隻中國的「指數股票型基金」(ETF)和一隻在澳洲證交所(ASX)上市的新興市場「指數股票型基金」。他們沒有投資於美國禁止的59家中國公司中的任何一家。
但他也認為,不應拒絕成長中的中國企業為澳洲投資者帶來的「重大機遇」。
奈龍表示:「在海外尋求機會的投資者總是不得不與地緣政治事務抗衡。」
「可以提出這樣的論點:鑒於對中國的依賴,你不應該投資澳洲礦業公司。我們認為,這不是不投資的理由。你只需要有選擇性,並注意風險。」
同樣,ETF Securities Australia公司主管梅特卡夫(Evan Metcalf)表示,該公司基金的投資者不會接觸任何被列入黑名單的股票,並表示,他正與海外指數提供商和做市商不斷對話,以確保「在發生此類情況時,對客戶的干擾最小」。
微型投資平臺Raiz的總裁盧卡斯(George Lus lucas)表示,如果必要的話,指數股票型基金提供者有責任「調整股票權重」。
他的許多客戶大多是千禧一代和Z一代客戶,他們通過全球最大的資產管理公司貝萊德(BlackRock)管理的iShares亞洲50ETF投資於中國大公司。
盧卡斯表示:「我希望,這種情況能夠迅速得到解決,ETF的散戶投資者不會受到不便。貝萊德沒有立即置評。
上周五,自由派參議員費拉萬蒂-威爾斯( 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在參議院預算委員會詢問澳洲政府是否會考慮對澳洲投資者實施類似的禁令時,外交和貿易部高級官員表示不排除這種可能性。
一位官員表示:「當我們處理這個非常令人關注的問題時,我們會審查所有可用的信息,當然,我們會考慮一系列不同的選擇。」
「這不是我們完全打折扣的事情,也不是我們現階段做出的決定。」(澳洲新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ordpress Social Share Plugin powered by Ultimatelysocial
Facebook
Twitter
YouTube
Instagram
WeCha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