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難接近「習內圈」 美憂與華會談成效

【Sydpost】拜登今年1月取代特朗普入主白宮後,中美關係未見突破變化,美方印太事務高官坎貝爾近日更明言對華接觸政策時代已告終,未來改以競爭主導。但這不代表拜登政府徹底放棄跟北京互動,反有迹象顯示追求更高層級的對話。坎貝爾在同一場合指出,拜登團隊迄今未能觸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內部圈子,質疑中方兩大外交高官楊潔篪和王毅也非習的親信。另一邊廂,華府傳出質疑中國以防長來跟美國防長會談實際級別不對等,爭取指定會見中央軍委副主席不果。中美關係研究學者向本報指出,這反映華府真的想以有意義的對話渠道來有效管控對華競爭。

白宮國家安全委員會印太事務協調官坎貝爾(Kurt Campbell)及其直繫下屬、中國與台灣事務資深主任羅森伯格,上月底在史丹福大學一項對華政策論壇上視像發言。坎貝爾以競爭取代接觸的對華政策論述受到關注,但其發言透露的其他信息亦值得留意。

美方國安官員感難接近「習內圈」

坎貝爾形容,習近平自2012年掌權以來「已幾乎完全拆掉為集體領導制度設計的機制」,得以獨攬大權,但華府難以接觸其親信圈子。他以自己有份參與的3月阿拉斯加「2+2」會談為例,稱美方為首的國務卿布林肯和白宮國家安全顧問蘇利文,都是拜登最親近的顧問,但他宣稱中方派出的中共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和外長王毅,卻跟習近平的內部圈子「遙不可及」(nowhere near, within 100 miles)。坎貝爾表示,華府團隊迄今未能跟與習近平最親近的人物接觸,指習的內部圈子對外隔絕,小心翼翼控制對外的互動。

FT:美防長三度求見許其亮不果

坎貝爾的說法似乎反映拜登團隊對接觸北京更高決策層的急切,這點或可以《金融時報》(FT)上月底另一報道來佐證。該報道引述華府官員稱,拜登內閣排名第4的防長奧斯汀曾三度要求跟中方現役軍人最高職級的中央軍委副主席許其亮通話,而非職銜相同但實際職級較低的中國防長魏鳳和,然而「中國軍方並無回應」。與此同時,美軍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米利自1月初(即拜登上台前不久)起也未曾跟中方對口官員談過。

在特朗普時代,防長馬蒂斯2018年曾在北京會見許其亮,但《金融時報》指出,中方幾乎都只派防長代替,這令美方益感沮喪,因為防長「在中方體制只有很小(little)權力」,甚至不是政治局委員(許其亮才是)。報道指白宮內部對奧斯汀該如何應對有分歧,部分國安會官員反對見魏鳳和,其他官員沒那麼抗拒,但盼奧斯汀藉跟魏會面或通話告知中方,他只會跟許其亮談判。報道引述一名官員說:「我們相信(美國防長)適合的對口單位(counterpart)是中央軍委副主席」。

專家:證美欲管控對華競爭

嶺南大學政治學系教授張泊匯向本報稱,上述事件顯示拜登政府「真的有興趣去管控美國對華競爭」,這點跟特朗普政府只尋求衝突的方式不同,因此現屆政府希望跟中方保持有意義對話的公開渠道,「那會需要跟中國政府內部的『恰當人物』對話,即那些真正能影響決策的人士」。

張泊匯認為拜登政府這套想法早有蛛絲馬迹,像布林肯上月初受訪時表明美國「沒有不跟中方打交道的奢侈」,拜登本人2月更跟習近平通電話長達兩小時。他指以上種種反映拜登政府在高度重視對華戰略競爭的同時,也想要為雙邊關係帶來穩定性,以避免冷戰和軍事衝突發生。

曾任職白宮國安會和五角大樓的智庫美國企業研究所(AEI)研究員庫珀(Zack Cooper)向本報稱,美國官員一直認知到中美之間找尋對口單位的難度,但認為楊潔篪很可能要比坎貝爾所形容的更有影響力,不過坎貝爾在更廣泛的論點上是正確的,即「物色恰當的對口單位實屬困難」。庫珀強調,對口單位爭議不是現時中美關係的核心問題,拜登和習近平兩人只要有心都可以找出適合的對話人員。在他看來,實質關鍵在於「理解雙邊關係的長期議程應是什麼樣子」,「這很大程度上是政策議題,多於人事問題」。

(明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