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日2+2 再掀“台海”浪潮

【Sydpost】当地时间6月9日,日本外务大臣茂木敏充和防卫大臣岸信夫,与澳大利亚外交部长潘恩(Marise Payne)和国防部长达顿(Peter Dutton),以视讯方式进行双边“2+2会谈”。会后澳日发出联合声明提及台海议题,表示强调台湾海峡和平与稳定的重要性,鼓励两岸和平解决两岸问题,亦强调澳日将在海洋安全保障方面强化彼此合作关系。

另一方面,美国联邦参议院于6月8日表决通过《2021年战略竞争法案》(Strategic Competition Act of 2021)。该法案除了是美国反制中国大陆科技战的大型法案,内容也纳入“战略竞争法”、“台湾学人法”及“台湾主权象征法”等友台法案,肯定美台关系的战略重要性。若按往例,美、日、澳传来“关注台海”的新闻讯息,对于台湾、民进党与蔡英文政府而言,无疑又是“世界联合抗中保台”的大好消息。然而或许因为台湾疫情正值水深火热,蔡政府的“大内宣”难以点燃台湾舆情反中的热情。

或许,借着蔡英文政府处理疫情的“瑕疵”,能让台湾民众对于此前民进党与蔡英文给予的“国际情势”讯号,有个冷静、省思的空间。而恰巧的是,作为美国对华路线的“少数派”、美国前资深外交官傅立民(Charles W. Freeman Jr.),于6月9日接受陆媒《环球时报》专访,傅立民的说法,不妨可用来参照一番。

傅立民现年78岁,正于美国布朗大学任职高级研究员。他曾担任美国助理国防部长、美国驻华公使,并于1972年以美国首席翻译的身份,陪同前美国总统尼克松(Richard Nixon)访华,见证过中美关系“破冰之旅”。傅立民在不久前才在澳大利亚亚太事务研究网站“东亚论坛”上刊发文章《华盛顿正在打一场注定会输的对华比赛》,直言不讳批评当前美国政府的对华政策。

傅立民认为,拜登(Joe Biden)政府被“锁”在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对华政策里头,因为美国民主党的国会多数席位摇摇欲坠,而内阁成员似乎尚未适应全球政治新现实。在当下的政治中,“美国缺少有战略眼光和勇气的领导人”。不仅如此,傅立民还指出,中国大陆对台施加压力,是对美国政策误导性变化的响应,如果认识不到这一点,那么,就不利于中美双方管控台湾问题和避免战争。他还强调,从长远来看,“美国不可能在中国的地盘上打败中国。”

傅立民主张的“和中”路线,不仅与白宫目前主流的抗中路线不同,更与一般台湾民众认知相差甚远。事实上,两岸关系之所以发展到今日的紧绷状态,按民进党与台湾民间常消遣的语境来说,这一切都是“阿共仔的阴谋”。亦即,若没有中共的咄咄逼人,两岸关系不至于走到对抗的局面。

“你越逼我,我越往反方向走!”想必最能形容台湾老百姓看待中共的感受。但不晓得台湾曾想过,这句话说不定也是北京当局最想吐露的心声。须知,即便蔡英文在2016年上任之后,当时的两岸关系也还不至于陷入低谷,西方大国更不会三番两次刻意提及、关注“台海问题”,而中共也不会被逼得有所表态。

直到特朗普政府为了解决“美国优先”,开始对北京发动贸易战,再遇上了新冠(COVID-19)疫情,更变本加厉地从经贸延伸到科技、族群文化各个层面,甚至难以避免军事上的软性对峙。这段时间,港、疆、藏,甚至是台湾等轮流被西方世界关注,展现了与以往不同的积极介入中国“领土”争议的态度,这也导致北京与相关国家以及台湾的关系持续恶化。

美国在台协会处长郦英杰(W. Brent Christensen)曾说“两岸关系恶化不是台湾引起”。确实,两岸关系恶化“不是台湾引起”,而是郦英杰身后的“美国挑起的”。然而“一个巴掌拍不响”,若非蔡英文政府趁势掀起台湾社会“反中”的挑衅,两岸关系的恶化程度不至于深入到连民间都充斥着偏激言论的交锋。

香港中文大学金融系副教授叶家兴曾形容西方“少数派”的傅立民,他称“傅立民那一代的知华派喜欢从历史背景和中国经典,去理解中国政府的行为逻辑,但年轻一代更倾向从权力竞争的角度来看中国。”坦白说,叶家兴对“年轻一代”的评价恰恰符合民进党对于北京的认识,更点出了台湾社会认知上的误区,才会在中美关系倒退时,对内外强调自身依然是西方的“民主灯塔”、“民主堡垒”等,以为能够在抗中浪潮表现出英雄气概,进而引来西方诸国对民进党政府,甚至有机会来为“台独”理念加持。

然而,世界秩序在变化,各国之间的交流渠道也有所改变,更不用说中国大陆整体实力已非吴下阿蒙。此刻,民进党仍将台湾置于过去冷战的世界角色,以旧思维面对新世界,恐导致如傅立民评价美国坚持与中国对抗的后果,“只会使自己越来越孤立”。而这般结果确实正在台湾身上验证,不论是在世卫组织(WHO)还是其他大型区域性质的贸易组织皆能观察到台湾被排除在外。换言之,这种趋势真难道如同民进党政府向台湾民众宣传的“世界与台湾站在一起”?

坦白说,无论是在美国或是台湾,类似傅立民的说法一段时间以来都被刻意忽视,尤其在“政治正确”的流行叙事的氛围下,“少数派”的观点通常会被忽略,甚至还会被主流舆情攻击。若以现实面来说,美国的实力仍不容忽视,但台湾呢?持续忽略“少数派”的想法并秉持对抗的路线,台湾社会难道真有足够底气面对冲突?(D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