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专栏》:探究澳洲民主与选举之序言

序言:青鸟振翅

青鸟,是凤凰的前身,传说西王母驾临前,总有青鸟先来报信。文学上,青鸟是被当作传递信息的使者。

200多年前,华人登陆澳大利亚,靠着三把刀(菜刀、剪刀、剃刀)在这片富饶的土地上扎根繁衍。华人重教育,砥砺前行,渐渐的凭着三师(律师,医师、工程师)在主流的圈子有了一席之地。如今资本涌动、人才济济,华人在澳大利亚有了地标性的项目、资本界的大佬,政界的精英,形成了一股不容忽视的力量。

华人从不缺精英,从不缺先行者,从不缺先富者,却一直缺乏带着众人一起前行的领袖,缺乏将华人社区凝聚在一起的共同利益。华人有着同样的黄皮肤,说着相近的语言,过着相同的节日,却没有能让我们共同心潮澎湃的使命和事业。

梁启超在1896年发表的《古议院考》首次提到,“民智未开不可骤然开设开议院”。严复也说过:“以今日民智未开之中国,而欲效泰西君民并主之美治,实大乱之道也.”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在21世纪的第21个年头,我们在澳大利亚的华人已然跳出了两位先贤所描述的大环境。最近我一直问自己,身在民主国家16年,并且有可能子子孙孙都要生活在澳大利亚,我们需要开启怎样的“民智”我在下面的一个小故事里找到了自己心里的答案。

1780年,后来出任美国第二任总统的约翰·亚当斯还在陪同乔治·华盛顿参加独立战争,跟英国人打仗。这时他的妻子从家乡写来一封信,对亚当斯只问国事、不问家事略有抱怨。而亚当斯在回信中有一段话,后来变得非常有名——他这样写道:“为了我的孩子们能够有自由来研究数学与哲学,我必须研究政治与战争。”他接着说:“我的孩子们应该研究数学、哲学与商业……以便我的孙辈能够研究绘画、音乐与诗歌……”

很幸运的,我们和我们的孩子已经在研究数学、哲学和商业。Ta们也有条件钻研绘画、音乐与诗歌。但是当我们幸福的站在百尺高楼之上,有没有担心过一旦暗流涌动,就会有大厦将倾之危?我们的命运,在谁的手里?当关键的决定被做出的时候,我们在不在谈判桌上?当不利的决定被做出的时候,我们有没有足够的智慧、能力和领导力去应对?这让我回想起很多事情:

  • 华人大佬一掷千金,所谓“政治捐款”,最后被扣一个“海外势力渗透”的帽子。哦!原来,资本要造成影响力是需要技巧的,火一定要玩,但可别自焚,
  • 华人社区一拥而上支持华人议员,最后悻悻地说Ta并没有为华人做事。冤哉!政客是通过优秀的政策来造福的,我们谁又关心过政策一事,无非是关心那几千块钱的多元文化拨款和几张值得吹嘘的照片而已,
  • 一波新冠疫情,华裔被误解、欺凌,华人议员甚至受到死亡威胁,微信群和朋友圈义愤填膺。然而,当我们得到了“上等人”的同情和总理的几句夸赞,事情就欣欣然的结束了。谁又在关心反歧视法的立法、执法和司法,谁又注意到种族主义抬头的澳大利亚已经在妄言战争。

感谢上帝,我们生活在澳大利亚,应该不会有大事发生的吧!

写道这里,我仿佛已经能听到好朋友们开始唠叨了,“一天到晚不务正业,做一些吃力不讨好,搬起石头乱砸脚的事情”,“对于一个中年男人,莫大的悲哀就是事业还未成功,却萌生了社会责任感”。所以我没跟你们商量就偷偷开始了!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金牛座的英国女王在澳大利亚过了一个双子座的生日,今天也是华人传统的端午节,用这样一个日子来开始我们的“青鸟计划”也算是古今呼应,中西合璧。在女王生日和屈原祭日之际,以青鸟之名,借华人媒体平台之力,写在澳大利亚联邦大选之前,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2周1篇,我将与广大华人朋友们一起研习民主和选举之奥秘。

青鸟已经振动翅膀,一切都将不同!

2021年6月14日,于阿德莱德

青鸟专栏作者自我介绍:

李晶,2005年留学来澳读书4年,私企职业经理人6年(融资、理财、咨询)、政府高级公务员6年(战略、招商、拨款), 2018年金合欢奖(澳大利亚10大杰出华人青年)和2020年澳中杰出校友奖(社区贡献奖)获得者。未来,我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位民主知识科普的践行者。

编者注:从本期起,澳大利亚第一份中英文报纸新媒体《THE SYDNEY POST悉尼邮报》在【时政视野】将定期发表《青鸟专栏》,让更多华人读者了解澳洲的民主与选举。标题为编者加,文章代表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