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城力作8 澳洲疫苗计划有大隐忧 华人指“三险”

封城力作8 澳洲疫苗计划有大隐忧

撰文:老萧

当前的抗疫形势,以美英为例。英国疫苗接种一半,确诊者数字依然高居不下,日达5万人;美国逾48%人口完成接种疫苗,但过去一周平均每天新增3.2万宗病例。这些事实都说明,当前的疫苗可能对新冠病毒有50%-90%的作用,但对变种病毒可能只有不到10%几乎无效的作用。印尼也是类似的例子。

近期,笔者有留意到三则新闻,从中有所启发。

第一则新闻:7月18日媒体报道,辉瑞称研发的疫苗能有效对抗Delta变种。但主要接种辉瑞疫苗(Pfizer)的以色列近期确诊数字显着上升,以色列总理表示辉瑞疫苗对Delta变种的功效明显降低。以色列已有超过6成人口完成接种两剂新冠疫苗。但以色列近期的疫情升温,7月16日录得过千宗确诊个案,为该国相隔近4个月以来再次录得过千宗确诊。以色列总理表示以色列政府不清楚疫苗实际上有多大帮助,但相信疫苗的作用要小得多,更提及英美两国近期的疫情严峻,指两国都有采用辉瑞疫苗,但仍遭Delta变种侵袭。

第二则新闻:7月19日媒体报道,在英国的“自由日”解封之际,BBC指英国政府担心AZ疫苗(即阿斯利康疫苗)无力抵抗Beta变种病毒,指AZ疫苗对源于南非的Beta变种病毒只有10%的防护力。

第三则新闻:7月21日媒体报道,美国有研究发现,单剂式的强生疫苗对抗Delta变种效用欠佳,产生的抗体不足防范Delta变种。美国有医生建议已接种强生的民众,多接种一剂其他疫苗。

从三则新闻来看,以色列的实践结果说明,辉瑞疫苗(包括强生疫苗)无法阻止Delta病毒的感染,在6成人口接种后依然录得创纪录的确诊病例;而英国的接种率不低,解封日依然有日均5万例感染病例,更指AZ疫苗对Beta变种病毒只有10%的防护力。

笔者需要指出的是,2020年流行的是新冠病毒,2021年流行的是以Beta变种病毒和Detla变种病毒为主的变种病毒。

而依据新冠病毒研发的AZ疫苗,辉瑞疫苗,强生疫苗等,不能应付变种病毒也不难理解。同时防疫措施也不能根据2020年应付新冠病毒的方法,因为变种病毒是擦身而过都能感染,症状更是未必有咳嗽或发烧出现,十分危险。这也是笔者早前在文章建议出门可戴二层口罩的原因即减少空气感染的概率。

回到正题。阿斯利康对南非的Beta无效,辉瑞则对印度的Delta低效。而二款都是澳洲目前的唯二疫苗。这是问题所在。真是知道吓一跳。

澳洲境内的病毒,根据新闻看,是以Delta变种病毒为主,也就说,自由党联盟政府急切引进的辉瑞疫苗,全力押注的辉瑞疫苗是未必能应付Delta变种病毒的(最早押注AZ疫苗也已经失败),AZ应付Beta变种病毒无力,但能否应付Delta变种病毒还缺乏科学数据,但AZ疫苗因为血栓副作用(能令人死亡)而被多国禁用,澳洲由于缺乏辉瑞,不得不继续允许使用AZ疫苗,也因为不安全和出事,AZ疫苗的接种政策是变来变去(一会40岁以上,一会50岁以上,一会又说40岁以下。。。)政府“不舍得”禁用,大家也无所适从。

有报道指打2剂可以阻止感染,但英国新任卫生大臣贾伟德已完成接种2剂阿斯利康(Astrazeneca)疫苗,虽强调症状非常轻微,却依然中招是不争的事实。

概括而言,澳洲目前的疫苗计划存在具大漏洞,而目前为止,联邦政府以及专家似乎毫无反应,毫无准备第三款或如何准备应对Beta或Delta病毒,特别是正在肆虐的Delta病毒。

事实上,源自南非的Beta病毒,源自印度的delta病毒这二种只是世界流行变种病毒的二种最出名的而已,还有肆虐的包括其他变种病毒。

所以,澳洲自由党联盟政府面对的问题包括:1.澳洲当前核准的AZ疫苗和辉瑞疫苗,不足以应付Beta和Delta病毒,需要考虑剂数,甚至引进第三款,第四款疫苗,弥补致命不足;2.对上述二种病毒之外的变种病毒,疫苗如何应对?何种疫苗能达到双重保险的作用而被引进?3.光是靠目前的疫苗接种内容,速度,即使提升也无法应对Delta变种病毒,怎么办?

笔者不是专家,只能提出个人目测的问题。解决问题自然在政府以及专家身上。

不过,笔者对此不敢乐观。

21日,媒体报道,一个由6名医学研究专家组成的小组在「澳洲医学杂志」发表论文,对纳税人资助的新冠研究提出了谴责。他们说,澳洲联邦政府的研究投资将过多注意力放在了现在不可信的羟基氯喹治疗上,在很大程度上未能产出有关新冠肺炎预防和治疗的有用发现,需要对该领域进行改革。研究发现,澳洲研究人员本可以测试其他更有前途的药物,而不是专注於羟氯,但是广泛的媒体报导和舆论可能对研究方向造成影响,澳洲需要更好的国家级领导,特别是战略领导,避免对职业和国家产生不良影响。据联邦卫生部发言人发表声明称,澳洲政府迄今已在新冠治疗和疫苗研究上花费3.74亿元。

笔者认为,澳洲自由党联盟政府的明智决策,在世卫组织核准的疫苗中,赶紧引进多款疫苗。

同时澳洲的科研机构既然拿了那么多研究费,理应比我们百姓能更早的看到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否则,澳洲目前日渐增多的确诊病例,很难有清零之日。

形势这样下去,政府若没有新的控疫策略,最终谁为民众生命健康负责?谁为澳洲经济负责?这不是下台就能逃避和推诿的问题。

难道澳洲真如无能的卫生官员所说,要与病毒共存(玩群体免疫)?弱势社群(包括身体弱势)怎么办?

最后,笔者用微信群华人作的一首“三险诗”表达华人的心态:

犹豫不决:
想打疫苗怕风险,
不打疫苗有危险,
打了疫苗也不一定保险。

2021.7.22 农历六月大暑

作者为草根资深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欢迎华人进群交流抗疫防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