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前外交官撰文警告坎培拉 中國貿易戰影響被嚴重低估

【Sydpost】三名澳洲前外交和貿易部官員一項最新研究發現,中國貿易戰的影響被嚴重低估,澳洲出口商必須更加努力地尋找新市場,才能避免其對澳洲經濟潜在的230億元規模的衝擊。

阿德雷德大學國際貿易研究所的這份報告還警告說,中國制裁的總體影響被強勁的鐵礦石出口掩蓋,不過隨著北京尋求替代來源的努力,澳洲鐵礦石出口也可能崩潰。

這些發現被描述為「給坎培拉敲響警鐘」,同時報告還警告在面對來自中國的持續敵意時不要自滿。

該報告由前外交與貿易部DFAT官員威克斯(Ron Wickes)、亞當斯(Mike Adams)和布朗(Nicholas Brown)撰寫,報告指出,中國的制裁在去年7月至今年2月期間使澳洲出口减少了66億元。但是如果將這段時間煤炭、葡萄酒、銅、冷凍牛肉、棉花、大麥、某些木材和龍蝦這八種最受關注的大宗商品的損失外推至全年,停止出口,澳洲收入損失將達到230億元。

亞當斯曾是澳洲外交部經濟學家,2000年至2004年在北京擔任澳洲經濟顧問。他說,鐵礦石出口掩蓋了中國貿易戰的現實。鐵礦石價格的上漲掩蓋了這一損失的真實程度,如果將鐵礦石排除在外,澳洲與中國的貿易在2020年大幅下降了23%以上。

亞當斯說,還有證據表明,中國正在尋找新的鐵礦石來源,以减少對澳洲鐵礦石的依賴。中國對幾內亞等非洲國家的項目感興趣,這些項目很快就能生產出與Pilbara礦相同質量的鐵礦石。如果澳洲將鐵礦石出口排除在統計數字之外,貿易戰的打擊就會大得多。如果中國今後進一步减少使用澳洲的鐵礦石,損害巨大。

亞當斯表示,對其他受影響行業能够在多大程度上找到新市場抵消來自中國的衝擊,他也持懷疑態度。比如說,儘管大麥出口商在沙特阿拉伯、菲律賓和越南尋找新市場的努力取得了很大進展,但這些出口產品中許多只是飼料大麥,而不是此前銷往中國的價值更高的麥芽大麥。

澳洲穀物生產商行業集團主席魏德曼說,該行業不斷要求政府拿出針對該行業的救助計畫。今年早些時候,行業已經提出一項2000萬元的計畫,接下來四年,行業仍然必須努力為所有糧食找到新市場。

同樣,葡萄酒行業也在努力尋找與中國價值相近的市場,中國一直佔據著澳洲中高端葡萄酒的最大份額。

亞當斯說,行業正在英國等地尋找新市場,但問題是這些市場只是高交易量市場,不是高價值市場。這是許多行業面臨的問題,除非能够實現多樣化,否則根本無法彌補缺口。

澳洲葡萄和葡萄酒種植者協會首席執行官巴塔格林說,行業已經開始向韓國和英國出口一些額外的葡萄酒,但很難彌補無法向中國出口所造成的收入損失。種植者將面臨一到兩年非常困難的局面。這將影響葡萄採摘量,可能年產量也會較低。這可能會導致葡萄酒價格上漲。但這也將取決於進軍俄羅斯、印尼和東歐等以前基本上未經檢測的市場。對包括印度在內的新目的地的出口需五年時間。行業真的不確定能在多大程度上實現多元化,還需六到八個月的時間,才能有一個更清晰的答案。

(澳洲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