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對中國出口冷凍牛肉急增 搶奪澳洲又一產品在華市場

【Sydpost】美國已超越澳洲,成為中國冷凍牛肉的主要進口國,中國的貿易數據進一步突顯出坎培拉和北京之間持續緊張關係的影響,同時有助於推進美中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進展。

澳洲傳統上向中國出口更多的冷凍牛肉,但自4月過後,其對華冷凍牛肉出口大幅下降,澳美國之間的對華出口牛肉量差距迅速擴大,有利於美國。

據中國海關統計,今年4月,美國向中國出口價值6800萬美元的冷凍牛肉,而澳洲則對華出口8000萬美元牛肉。今年5月,牛肉貿易格局逆轉,美國向中國運送9000萬美元的冷凍牛肉,而澳洲為4700萬美元。

美國對華出口牛肉出口持續上升,上月達到1.07億美元,澳洲出口額降至3500萬美元,扭轉了一年前的中國進口牛肉貿易格局。

澳洲仍然主導對華冰鮮牛肉的出口——這是另一個受歡迎的對華出口牛肉產品——但這一差距也在縮小,儘管專家表示,來自美國的冰鮮牛肉仍然比從澳洲和紐西蘭進口的牛肉貴。

過去一年來,自中澳政治爭端和兩國間相關的貿易中斷以來,美國對中國的一些大宗出口產品一直在增長,這些大商品傳統上以澳洲為主,如煤炭和牛肉。

自從中國去年非正式地禁止了一系列來自澳洲的大宗商品,包括煤炭、原木和葡萄酒,美國在這些領域的對華出口量就增加。

中澳觀察家們表示,儘管包括國務卿布林肯在內的美國政界人士一再承諾,願意與澳洲站在一起,反對北京的經濟脅迫,但華盛頓一直將自身的經濟利益置於盟友之上的優先地位。

例如,自去年年底中國對澳洲煤炭實施禁令以來,美國對華出口煤炭一直是中澳關係惡化的大贏家。

維州農村銀行( Rural Bank)農業分析師柯蒂斯(Michael Curtis)在6月份的一份報告中表示,牛肉出口似乎面臨與煤炭相同的模式,中美之間的第一階段貿易協定也提振了美國取代澳洲的地位。

但與煤炭不同的是,還有其他供應上的問題,導致澳洲降低對華出口牛肉,即當地牛肉產量減少。

柯蒂斯說:「對美國牛肉來說,這是一場完美的風暴:在對華出口激增的同時,澳洲的出口也下降了。」

柯蒂斯表示,長期以來,澳洲一直利用中國對海外牛肉的巨大需求——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牛肉進口國——但美國作為全球最大的牛肉生產國之一,在去年1月與中國簽署貿易協定之前幾年,一直「明顯缺席中國市場」。

他補充道:「或許最重要的是,(澳洲此前)得益於缺乏來自美國的競爭。」

「但隨著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定的出臺,2020年一切都改變了。這為美國牛肉大量進入中國打開了大門。」

柯蒂斯說,第一階段協定要求中國在2020年和2021年從美國購買800億美元的農產品,這實際上使美國產品優先於其他供應商。

今年4月至7月,美國對華冷凍牛肉出口額比去年同期增長8至18倍。

美國肉類出口聯合會本月早些時候證實,儘管牛肉和豬肉出口量從4月和5月的創紀錄數位下降,但6月份的出口量也達到了歷史最高水準。

荷蘭合作銀行高級分析師潘晨軍(音譯,Pan Chenjun)表示,澳洲今年缺乏與中國的貿易接觸,是導致美國和其他國家在牛肉出口方面佔優勢的主要因素。

他補充道,澳洲向中國出口牛肉的速度放緩,是由於去年北京在與坎培拉衝突最嚴重時暫停了澳洲幾家屠宰場的出口,以及澳洲牛肉產量下降,後者原因是季節性重建牛群數量而減少了屠宰牛的數量。

根據農村銀行上月的年中農業展望,預計澳洲牛肉產量今年剩餘時間仍將保持緊張狀態,但將繼續穩步增長。

今年上半年的產量比2020年下降了25.9%,原因經歷多年的牛群枯竭後,養牛場在潮濕的條件下開始重建。

中國去年禁止澳洲六大屠宰場的牛肉出口,對降低澳洲牛肉出口產生了立竿見影的影響。此後,去年年底,中國非正式地禁止了一系列產品,包括煤炭、大麥和葡萄酒,這些產品在中國港口出現延誤或通關失敗,對貨物運輸造成了嚴重破壞,並阻礙了貿易。

潘晨軍:「由於港口的延誤,一些(中國牛肉)進口商暫時減少了從澳洲的進口。」

仍在向中國出口牛肉的澳洲牛肉加工商,如Bindaree Beef公司,表示儘管中國和澳洲關係緊張,但今年其銷售情況有所改善。

Bindaree Beef公司的亞洲區商業經理Ambrose Cheung說,雖然牛肉產量仍然很低,但中國對牛肉的需求依然很大。

但他更關心新的不利因素,例如中國最近爆發的新冠疫情,這可能阻礙貨物的通關,減少集裝箱和航運輸送量。這些不利因素可能會減緩澳洲和世界其他地區對中國的出口步伐。(澳洲新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