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成角斗场?谁先承认塔利班考验大国驾驭地缘政治能力

悉尼邮报评论员 老蕭

美军於8月31日撤军阿富汗,历时20年的阿富汗战争正式结束,美国总统拜登坚称撤离阿富汗行动成功。但俄罗斯总统普京形容美军驻守阿富汗长达20年,最终却取得零成果。一细节显示美英与中国的战略预判水准差不少距离。

据路透社获得的记录内容指,加尼与美国总统拜登于7月底曾通话,谈及军事援助、战略及政治策略等,二人没有准备应对塔利班对阿富汗政府的直接威胁。拜登在电话重申,阿富汗有30万名装备精良并由美国政府训练资助的军队,而塔利班只有约7至8万人,有明显战争优势。路透社指出,二人的对话明显未有把塔利班的威胁放眼里,更别说预料而后23日内,阿富汗局势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

与其说拜登的战略预见失误,不如说是白宫整个团队的分析失误。相信拜登的看法,是整个外交与军事以及情报团队的结论。

不仅美国出现战略误判,铁杆盟友英国也犯错。

英国外相蓝韬文近日坦承政府虽早已接获塔利班潜在威胁的情报,但当时的研判是阿富汗政府年内不会沦陷,因此才酿成今日局面。蓝韬文指当时按照联合情报委员会(Joint Intelligence Committee)的评估,预料塔利班的发展缓慢,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不会在今年内失守。

与美英重大的战略误判不同,身在圈外的中国,却早已明察秋毫,洞若观火。

7月7日有一则「湖北一入境飞机发现22例确诊病例」的新闻,这是中国从阿富汗撤回当地210名企业人员和公民的班机。这架从阿富汗到武汉的MF8008航班当时还成了众矢之的,被不少网友视为武汉疫情防控的定时炸弹,痛批为什麽不熔断航班。

实情是,中国的预警早在美国宣布撤军前发出,5月27日中国外交部发出“如非必要,请尽快离阿”的预警;6月20日再发“尽早离境”。而美国总统拜登7月初才宣布在8月底完成撤军。但7月2日中国已经开出第一班撤侨班机,在7月上旬早已将大部分的在阿中国公民接回家。不得不说,中国评估预判十分准确,中国驻阿大使,估计被记一功。

7月底,拜登还在给阿富汗总统派定心丸。说明美英驻阿大使,情报部门十分平庸。

阿富汗变天的例子说明,国际地缘政治分析判断能力,中国确实在美英之上。美国经营了20年,对阿富汗依然一无所知,而情报分享联盟,也令英国作出误判。中国的精准判断和美英的平庸,让将会成为大国角斗场的阿富汗,显出谁占上风的走势。

拜登还称阿富汗撤兵是为了对付中俄,但这般平庸的战略能力,又如何与中国对抗呢?令人忧心阿。

普京说美军20年战争一无所获,起码有八成是正确的。

为何笔者说普京只说对八成呢?因为美军在阿的20年,让阿富汗人民特别是青年接触了美式文化,这群体也是目前急欲离开阿富汗的人,同时,美国的援助也肥了阿富汗政府官员,让阿富汗部分人先富起来(美国20年花了2.4万亿美金,美国纳税人的钱多少肥了阿富汗官员个人腰包无人知),让阿富汗人懂得除了古兰经外,还有美金。

究竟阿富汗战争是胜是败,数字会说话:美国2461名士兵及公民死亡,2万余人伤;阿富汗当地5万名平民及7万名士兵与警察丧生。若按照美国2021年估计塔利班兵力在7万至8万人(1994年成立之初奥马尔与50名学生创立了塔利班,几个月后,来自巴基斯坦的15000名阿富汗难民学生加入了塔利班,也就说,塔利班起家的班底约1.5万人,20年后发展至7、8万),那么,阿富汗战争死亡的人里面,平民占多数。

讽刺的是,在2001年美英联军入侵阿富汗第一年,本?拉登在一个寄去半岛电视台的录音带中,宣称美国将会在阿富汗之战失利,并且像苏联一样崩解。后者还需时间证明,但前者基本是预测对了。

目前社会议论塔利班的合法性。资料显示,2015年1月底,美国白宫发言人在记者两相对比的追问下,称伊斯兰国是恐怖组织,而塔利班则是武装暴乱。

2015年7月7日,阿富汗政府和塔利班代表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马巴德附近举行和谈,中美都派代表参加。这是阿富汗政府与塔利班之间的首次官方和谈。2018年2月,阿富汗总统阿什拉夫?加尼?艾哈迈德扎伊宣布承认塔利班是合法政治团体。呼吁塔利班放弃战斗,加入阿富汗和平进程.

2019年6月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表示阿富汗塔利班驻多哈政治办事处主任巴拉达尔和他的几位助手访华,并同有关官员“就阿富汗和平和解进程、打击恐怖主义等问题交换了意见”。2019年8月3日,塔利班在卡塔尔的政治总部发言人夏亨表示将与美国开始一场正式谈判。美国总统特朗普同日在白宫告诉记者:“我们已取得很大进展。我们正在谈”。2019年9月初,中东半岛电视台消息称美塔达成一个11点原则的谈判框架。2020年2月29日,美国与阿富汗塔利班签署协议,协议规定驻阿美军将逐步撤军,阿富汗塔利班则保证打击恐怖组织基地组织、伊斯兰国,并与喀布尔政府进行和平谈判。2021年7月28日,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带领其“宗教委员会”和“宣传委员会”官员前往天津,在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Wendy Sherman)26日坐过的同一把椅子上会见了中国外交部长王毅。

上述说明,从阿富汗政府到中美二个大国,无疑均承认阿富汗塔利班的合法性(否则不会与之进行和谈,注:由于派系复杂,巴基斯坦塔利班不同于阿富汗塔利班,阿富汗塔利班以普什图族人为主)。历史上,塔利班执政的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于1996年9月27日建国至2001年11月13日结束,2021年8月19日正式复国。

而不管承认与否,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将是中东中亚地区地缘政治的新军,是大国博弈无法绕开的政治势力。

图:时任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与塔利班二号人物在多哈进行会谈。

图:7月28日,塔利班高层巴拉达尔访华与中国外长王毅会谈。

美国方面,笔者预测,美国与塔利班会是有限度的合作,理由一是美国不会把阿富汗拱手让给中俄,中东中亚地区虽不是战略重点但也不会放弃影响力;理由二是美国反恐(主要是ISIS),离不开阿富汗塔利班的支持,因为二者都有一个共同敌人,就是伊斯兰国ISIS,其实,美军撤离末期,美国中情局局长亲自赴阿富汗与塔利班商讨撤退细节是明,谈未来合作才是真;理由三欧洲也需要塔利班做为抵抗伊斯兰国的前沿缓冲,仍需要塔利班卖命,虽然英法先后发出制裁信号,但最终会找台阶自己下。

美军高层9月2日对外称,考虑跟塔利班合作共同对付ISIS-K。真是应了那一句,世界没永久的朋友,也没永久的敌人。打了20年,最终还是要合作—虽然是心不甘情不愿。

中国方面,阿富汗问题将是继朝鲜半岛后,中国新获得的一张地缘政治牌,获得成本极低,从中国的精准预测,不难看出中国摸透阿富汗,有把握经营与布局阿富汗。

塔利班方面,对付ISIS以及恐怖主义极端势力是塔利班与大国博弈的一大政治筹码。从塔利班重新掌权前访华来看,对华外交估计是塔利班的首先外交方向。因为,美国(连带欧洲)和俄国均有交战历史,这个民族或记仇的很;印度支持训练原阿富汗政府军,扶植原政府,早就随着美军撤退而全盘皆输,加上塔利班和巴基斯坦的深厚关系,阿富汗已经不是印度的菜;伊朗目前自身难保,实力有限。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别无选择的只能选择中国做靠山。

对于塔利班会否包庇东突势力。笔者认为可能性很小。第一,塔利班因为包庇基地组织和拉登,导致美国入侵,这包庇得罪大国教训达20年的前车可鉴;第二,上述提到塔利班要发展,只能靠中国,而且不同场合三番四次强调阿富汗不允许成为攻击中国的地区。

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要长远发展,必须做到成为一个正常国家,不能再像20年前那样极端化,往巴基斯坦的方向是最大可能,即7成宗教化,3成世俗化。这也是笔者8月中旬撰文,把阿富汗形容为“小巴基斯坦”的原因之一。

做不到以上方面,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将无法融入国际社会,中国也不会对一个极端主义国家深交做大量投资。

最后,大国既然要合作,承认塔利班是前提,谁先承认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将是对大国就未来战略预判的另一次考验。

在还有代总统的情况下,大国对阿富汗转身或需要一点国际外交礼仪和时间,但ISIS威胁迫在眉睫,承认塔利班只需要一个引子,立于各方找台阶下。塔利班政府或还有意外之举动,换取大国承认。撇除率先承认的国家首选可能是巴基斯坦或卡塔尔或土耳其不算,大国中哪个先承认塔利班?是美国?俄国?欧盟?抑或中国?

2021-9-2 农历七月二十六

作者为草根资深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