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澳洲疫情 一位墨尔本华人的肺腑之言

对澳洲疫情 一位墨尔本华人的肺腑之言

撰文:星辰

澳洲口罩令的效果非常差,如果做个街头调查,可以发现口罩令对很大一部分人形同虚设。有不用三层医用口罩的,有不遮住鼻子的,有直接戴下巴上的,更有不少根本不戴口罩的。

今天去了两个不同地点邮局,第一个邮局两位工作人员口罩不遮住口鼻,两个柜台的顾客,第一个柜台的顾客从后面没看清,另一个柜台有一男(老人)一女(孕妇),都没有戴口罩。后面排队的三个人都是没遮住鼻子,按医学标准,这些人都属于没正确佩戴口罩。另一个邮局情况稍好一点,但是一进门就有个没戴口罩的人在写字台上写地址,工作人员都戴好了口罩,但是排队的人也有两个露出鼻子的。对于这些不正确佩戴口罩的,所有地点,商场、药店、邮局等等都没有工作人员指出并帮助改正,哪怕是曾经被列为危险区域的场所都一样。

社会就像官方的矛盾心态的放大镜,没有统一而坚定的思想,百姓的行为也同样多种多样,这在某些需要百花齐放的领域可能是好事,但是需要齐心协力对抗病毒的时候就造成了百般掣肘。

那些政客说要与病毒共存,医学家有没有研究过有没有问过不断变异的病毒愿不愿意与人类共存?

还有,一些人希望引进灭活疫苗并非不是或不仅是因为中国因素或其表率作用,而是有部分有基础病的人不能或不适合打mRNA或者腺病毒疫苗,如果每种技术的疫苗都有就有更多安全的选择余地,促使更多人接种疫苗,提高接种比例。

中国也不是只有灭活疫苗,从一开始中国就多种技术同步推进,只是选择了最成熟副作用最可控,最早完成测试的的灭活疫苗向大众普及推广,事实证明与严格及时的管控及救治措施配合,灭活疫苗起到了应有的作用,即便是变种病毒,一样也在控制范围内。因此,科学的归科学,政治的归政治,不能因为政治原因拒绝世卫组织认定可以推广的任何一种疫苗。

在引进疫苗方面各个群体有各个群体的看法和担忧,因此更应该在世卫组织的指导下引进多种技术的疫苗,填补选择空白,这样才能及早和更好地普及疫苗,尽可能的减少因为没有选择而不能或不愿接种疫苗的人数。

关于引进中国疫苗的请愿,我的看法是:
第一,应该抛开中国看疫苗,并不是因为疫苗是中国研发生产的,而是因为世卫组织推荐的灭活疫苗只有中国生产的两种,而这种技术的疫苗在世界多国的广泛使用种起到了非常良好而重要的作用。
第二,请愿的人数说明了这群人很可能不愿或不能接种目前澳洲引进的几种疫苗,这群人如果因为政治原因缺少选择而不能接种疫苗,这是对少数人群的不负责任。
第三,这群人也代表了未参与请愿的类似人群,若这些人因此被感染,将会是极大的社会隐患,增加抗疫的难度。

我想起去年有篇文章,找了一下,曾经提到过: 如果美国封城的措施再稍微严格一点,对口罩等防疫措施的看法正常客观一点,基本再生数就可以明显降到1以下,是可以不断使新增确诊下降,并最终归零的。可惜太遗憾了,他们思想上就没明确想过清零,所以就差那么一点点努力就是不愿意,甚至现在就已经开始吵吵着要复工。

美国在达峰之后的数据很明显是一个横盘整理、基本再生数为1左右的水平走势。2020年4月5日达峰,到4月20日正好一个潜伏期了。本来如果隔离得好,在一个潜伏期之后新增确诊数应当成倍甚至成数量级下降的。但如果按现在这个走势发展,那是真的一直持续到群体免疫了。只死十万人那纯属妄想,至少得数以百万人计算。如果现在就复工,基本再生数肯定是大于1,必然重新进入指数暴涨阶段。

文章的意思是美国就是因为要跟中国对着干,把一些错误的做法宣传成了自由民主尊重人权,使自己不能正确防疫,让自己陷入自己的舆论泥沼,正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其实新州州长以前说不再封城,之后又要封城然后又要没清零解封,又要与病毒共存,一系列不尊重科学的做法令人费解,只能说是意识形态作祟,把抗疫政治化了,如果真正从人道出发,从防疫本身出发,中国的多次成功防疫经验完全可以当做标杆参考,后来者应该做得更好而不是相反。

政客们从政治权衡,无法坚定清零决心,没有担当的勇气,也是导致疫情不断反复的重要原因。

现有政策给病毒传播留下太多时间窗口,从不断上升的神秘病例就能看出,目前已经无法跟踪传播链了,跟踪分析远远慢过病毒的传播。在目前的舆论和宽松的管控下,民众的自觉是不可能的。没有清零的情况下,无论解封程度如何,都只会给病毒更宽松的传播空间,为病毒的变异争取了时间。

昨天看到一个台湾医生做的视频,说群体免疫其实应该全体民众包括小孩在内,至少80%接种了疫苗,才能产生70%左右的防疫效果,这样才能基本上群体免疫。而政府往往把指标降低为可接种人群的70%,直接把基数减小来降低目标难度。

我回想了一下,好像以色列的数据也是这样,实际接种人数好像只有总人数的百分之五十多,而且随着时间推移,保护力降低以后,实际的防疫效果也在不断降低。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群体免疫。而他们却过早放开了口罩令。这样就方便了变种病毒攻城拔寨,如入无人之境。

而由于打过疫苗的人成为无症状超级感染者的可能性相对较大,在不戴口罩的情况下,对于没打疫苗的人群,尤其是儿童和免疫障碍的人,是非常严重的威胁。

如果不尊重科学,随意调整参考基数,排除在外的人的正当权利就无法得到保证。
从管理学说,解决问题一定要有明确的目标,然后要安排可控的实施路径。目前的防疫我看不懂政府的目标是什么,如果是清零,就要针对发现的错误坚决改正,再大的代价也是短期的。如果是群体免疫,就不能随意改变科学认可的基数,及早引进不同技术的疫苗和加快开发儿童能够接种的疫苗。
中间摇摆只能把战线越拖越长,目标越来越遥不可及。

作者为墨尔本华人

2021-9-7

One Comment on “对澳洲疫情 一位墨尔本华人的肺腑之言”

  1. 与病毒共存,凡是头脑正常的人都不可以接受的。正如你的生活环境是灰尘浓罩着,你会怎样想?肯定会想寻找环境清新的地方居住。是时候好好考虑考虑是否需要移民回中国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