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内亚兵变或影响澳中之争

几内亚兵变或影响澳中之争

远在万里之外的西非国家几内亚突然发生军事政变,不仅对中铝香港的股价产生影响,还可能影响中国与澳洲之间的「经济战」。几内亚是全球主要铝矿石产地,去年占中国铝矿石总进口量的47.2%。中资两年前还收购了该国世界级铁矿西芒杜铁矿(Simandou),被视为中国摆脱依赖澳洲铁矿石的希望所在。今年6月,中资兴建的120公里铁矿专用铁路刚通车,此时发生推翻现任总统的兵变,似乎又在上演中国在「一带一路」沿线投资受挫的旧戏码。中方今次的反应,与以往似有所不同。

9月5日,西非国家畿内亚遭遇了一场军事夺权。畿内亚特种部队中队杜姆布伊(Mamady Doumbouya)称「将把政治委托给人民」。

事件发生後,非洲联盟、联合国、美国和法国等国际组织和国家均发声谴责该国武力夺取政权行为,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汪文斌9月6日亦在例行记者会上表态称,中方反对政变夺权,呼吁立即释放孔戴(Alpha Conde)总统。各国的积极响应展示了畿内亚的特殊地位。

与美法常态化会在他国内政上持有明显偏向一方的立场不同,向来「不干涉他国内政」的北京在畿内亚问题上展现了罕见的强硬做派。

值得注意的是,2014年5月泰国军事政变,时任陆军司令的巴育强行接管政府,中国外交部称「望泰国各方保持克制,加强对话磋商」。

2017年津巴布韦总统被军方拘留,北京发言表示「希望津巴布韦有关方面妥善处理好内部事务」。

直至2019年4月苏丹政变,北京还在强调一贯奉行不干涉内政的原则,「相信苏方有能力处理好自己内部事务」。

由此可见,中国对畿内亚政变坚决反对的立场和以往做法有很大不同。

畿内亚兵变,此次事件直接刺激中国铝价创10年来新高。《彭博》引述俄铝创办人Oleg Deripaska称,全球有20%的铝业都采用几内亚的铝土矿制造,该国的局势可能对铝市场造成严重影响。几内亚是铝土矿的主要生产国,占中国铝进口的一半以上。据内媒报道,铁矿方面,几内亚拥有全球储量最大的未开发铁矿西芒杜项目(Simandou),该地区铁矿石总储量累计超过100亿吨,铁矿石的平均品位高达65%,年产量有望达到1.5亿吨,而中国企业在其中投资甚多。

对外界尤其是中文世界而言,畿内亚若能登上新闻标题,往往都是因为矿业贸易:畿内亚曾於2018年向中国企业出售总储量约17.5亿吨的博法铝土矿,後中国矿业企业又在2019年获得全球储量最大的畿内亚西芒杜(Simandou)铁矿的开发权,加之中国企业修建的从圣图铝土矿区到达比隆港的专用铁路刚於2021年6月通车,而该国出口的铝土又占中国进口铝土的一半以上。相对於中国企业在喀麦隆、刚果或中非可以寻求局部独占经营的局面,畿内亚的铝土、铁矿的经营实际上早已成为国际共管项目,各国利益在此均有相当程度的挂鈎。这可能也是各国表态反对政变的原因之一。譬如在畿内亚东北部博凯(Boke)省的铝土矿区,该地已成为中国、美国、英国、德国、加拿大、俄罗斯、印度等10国15家矿业公司的联营区域。这其中最具影响力的莫过於由美国美铝(ALCOA)公司、英澳力拓(Rio Tintot Alcan)公司和德国DADCO铝业控制的CBG公司。其次则是从前苏联时期开始经营多处项目的俄罗斯俄铝(Rusal)公司。而中国与新加坡、畿内亚合资建立的项目,其产能只有CBG公司的一半。

至於中国企业取得的西芒杜铁矿,该项目也并非中国企业一家独占。该矿区分为南北共四区,北部两区由中国、新加坡、畿内亚企业组建的SMB财团(又称赢联盟)取得,南部两区由力拓公司、中国联合体及畿内亚政府分割股权。

各国事实上均担心新政府会借清算前政府的名义,干预矿业开采合作。譬如英澳力拓公司就曾在2016年依靠行贿1,050万美元取得西芒杜矿区的采矿权,俄铝公司也介入了孔戴2020年修宪上台的进程。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国要在国际问题中置身事外简直是天方夜谭。在非盟以及欧美主流国家都对政变表达反对立场的情况下,中国的反对立场本身也有顺应国际社会需要的考量。

近年来,澳洲和中国关系紧张,澳洲甚至此前指要不惜一切代价对中国进行经济制裁。而和澳国并列为中国主要铝土矿进口国的畿内亚若政局动荡,中国铝土供应将岌岌可危。

这次几内亚兵变,会否给澳洲的铝矿出口带来机会不妨关注。

独家整理:老萧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