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专栏:澳洲大小政党的势力分布

撰写:李晶

浅析澳大利亚主要政党

截止本文撰写之时,澳大利亚联邦级别的政党有大大小小30多个。其中在联邦议会有席位(上议院或下议院)的政党一共10个,在下议院有席位的政党仅有7个政党。我们曾经介绍过,只有控制了下议院的政党才有资格组建政府。

更具体来说,澳大利亚的政治权利主要由两大集团把控:其一是澳大利亚工党ALP,其二是自由党/国家党所组成的联盟党。用数据说话:在联邦层面,下议院(众议院)151个MP席位中两大集团占据145个 (96%),上议院(参议院) 76个Senator席位中两大集团控制了61个(80.3%)。 上下院控制比例有比较大的悬殊,主要是因为两院的选举制度不同,使得小党派在上议院更具优势。选举方式的内容我们会在未来深度介绍。

当前联邦及各州的执政情况如下:

  • 联邦政府由自由党/国家党组成的联盟执政。自由党党魁Scott Morrison总理控制60/151下议院席位, 副总理国家党领袖Barnaby Joyce控制16/151下议院席位;反对党领袖工党党魁Anthony Albanese 控制68/151下议院席位。
  • 工党执政的州/领地一共5个,包括:维多利亚州(55/88下议院席位)、昆士兰州(52/93下议院席位)、西澳州(53/59 下议院席位)、首都领地(10/25下议院席位与绿党联合执政)、北领地(14/25 下议院席位)
  • 自由党执政的州一共3个,包括:新南威尔士州(37/93下议院席位与国家党联合执政)、南澳洲(24/47下议院席位)、塔斯马尼亚州(13/25下议院席位)

根据以上可得出结论:

  • 工党在州/领地一级占据很大的优势,例如在西澳洲几乎是绝对优势,
  • 工党单挑无敌,但是排名第2的自由党和排名第3的国家党形成的联盟以76比68力压工党,
  • 排名第4到第7的政党每家只有1个下议院席位,即便全部支持工党也只有72票,无法与工党形成有效的政治同盟。事实上,自从联盟党在1949年形成以后,工党在联邦大选中就输多赢少了,9:19 大比分落后,
  • 只有当工党和联盟党都没有办法取得超过半数的席位时(76/151),排名4-7小党派才会吃香,成为被争取的对象。这样需要拉拢小党派组建的政府,叫做“少数派政府” (Minority Government) 。

下面对几个主要政党做简单对比:

历史及会员数量:

  • 当今的三大巨头之中,工党是澳大利亚最古老的政党,建立于1901年,截至2020年12月13日的会员数量60,085,
  • 自由党建党于1944年,其秘书处在2020年宣称的会员数据为5万到6万,自由党官网则号称有8万多会员,
  • 国家党的前身始建年份1920年,几度改名后于1982年开始使用现在的名字。维基百科上2013年的会员数量是10万人,但是根据新州2019年底的会员数量约5800人,以及作为自由党从属的身份,我推断该党全国的会员数量不会超过8万人。
  • 其他小党例如一国党(Paulin Hanson 1997年)、澳大利亚绿党(1992年)、澳大利亚联合党(Clive Palmer 2013年)等的会员数量都在数千人不等。

粗粗一算,以上党派会员总数占全国总人口的比例只有0.7%左右,可见澳大利亚民众加入政党的热情并不高涨,只是澳大利亚强制投票的规定使得参与度很高。

政治理念和标语:

  • 两个大党的理念都比较简化:自由党信仰“小政府”,推崇个人主义及市场化,党派标语是“A stronger economy. A secure future 经济保障未来” 。而工党的核心理念是 “平等” 、 “包容” , “支持非垄断型的自由市场” ,不过个人觉得工党的党派标语 “On your side我挺你” 阶级味道浓重,显得有点不合时宜,
  • 国家党深耕澳大利亚“农村”,代表了广袤的澳大利亚郊区的发展利益。主要政策方向包括:维持可持续的生活环境和方式、建立安全的农村社区,创造郊区就业并提升工资,更好的农村医疗、教育及基础设施。但是在国防、移民、外交等全国性政策方面,国家党大体跟随自由党的方向。党派口号/标语: “For Regional Australia为了澳洲大农村” ,可是我怎么觉得 “G’Day Mate!” 会更接地气呢?

智库与支持势力:

  • 自由党创始人Robert Menzies 爵士是澳大利亚有史以来最给力的总理,从1949年-1969年连任了7次。1994年,自由党用这位传奇总理的姓氏命名了Menzies Research Centre 政策智库,宣扬自由党的理念,发布书籍和专刊,组织会议和研讨。自由党有自己的学生组织(Australian Liberal Students’ Federation)、青年组织(Yong Liberals)、女性组织(Liberal Women’s Council)以及LGBT (同性恋、双性恋、变性人) 组织 (Liberal Pride),
  • 同样的,工党也用英雄总理Ben Chifley命名了自己的政策智库叫Chifley Research Centre。Chifley 总理的政治遗产包括建立了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澳大利亚情报局、以及澳洲最大的水电/灌溉工程Snowy Mountain Scheme. Chifley Research中心具有为工党提供政策建议、组织政策辩论会、资助学术研究以及党史研究等职能。工党的青年组织叫Australian Yong Labor, LGBT组织称为Rainbow Labor。

其实21世纪进入第21个年头,各大党的大部分理念已经开始趋同,真正的分歧只是体现在一些有代表性的政策上,例如对大企业的税收态度、对难民的处理方式、以及对气候变化的政策等等。未来我们会就某些具体政策进行一些探讨和分享。

青鸟已经振动翅膀,一切都将不同!

2021年9月21日,于阿德莱德

青鸟,是凤凰的前身,传说西王母驾临前,总有青鸟先来报信。文学上,青鸟被当作传递信息的使者。

免责声明:所有信息均来自网络,由本人整理并加入了部分自己的理解,仅供参考,如有纰漏,概不负责。

作者自述:

我叫李晶,2005年来澳求学4年,私企职业经理人6年(融资、理财、咨询)、政府高级公务员6年(战略、招商、拨款), 2018年金合欢奖(澳大利亚10大杰出华人青年)和2020年澳中杰出校友奖(社区贡献奖)获得者。未来,希望能成为华人社区民主/法律科普的践行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