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共和呼声

澳洲走向共和是必然的选择!

俗话说,宁做鸡头不做凤尾。澳洲若独立肯定对国家话语权,不再依附美英二国,甚至一方称雄极有可能,是百利无一害!

回顾一下澳洲的共和努力资料:

2018年4月19日,Newspoll民意调查结果显示,半数选民支持澳洲取消君主立宪制度,走向共和政治体制。在四月举行的英联邦运动会前夕,前总理基廷引述英国王储查理斯表示,支持澳洲走向共和。

2016年1月26日,澳大利亚庆祝国庆(Australia Day)。澳大利亚8个州和领地的其中7名领导人25日签署宣言,要求该国推选自己的国家元首,取代英国在位君王的统治。唯一没签宣言的是西澳州长巴尼特,他虽然支持共和国制度,但认为“现在不是对的时间”。据报道,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向来是共和主义者,他在踏入政坛前曾领导共和运动。2016年是澳洲最近的一次共和努力。

2014年,Fairfax-Nielsen在2014年进行的民调显示,在受访的1400人中,只有42%的人支持澳大利亚成为共和国,51%的人则维持现状。

1999年,澳大利亚曾就共和制问题举行了公投,45%民众投了赞成票,55%投反对票。

1995年,时任澳洲总理、工党领袖基廷(Paul John Keating)就向澳洲众议院宣布:“我们认为,澳洲的国家元首应该是澳人——安排在应该在2001年成为一个共和国。”基廷是工党的独立派,支持澳洲脱离英联邦独立,也成为澳洲走向共和的一面旗帜!

至于最早出现共和声音的时间,可以追溯到1832年。

澳洲在建立联邦前的19世纪,就已出现建立共和的呼声。牧场主人兼政治界人士威尔斯(Horatio Wills)在1832年发表的文章中,公开呼吁澳洲应该成为与美国一样的独立国家。1854年,维多利亚殖民地的尤利卡(Eureka)金矿矿工发起武装起义,反抗英国的殖民当局。由于起义的部份领袖及参与者本身亦提倡共和主义,尤利卡事件其后亦被视为宣传建立共和的其中一次运动,而蓝底白十字星的尤里卡旗亦从此被提倡共和的组织广泛使用。

蓝底白十字星的尤里卡旗被视为澳洲共和的象征。

可能有人认为,就算元首是女王也是象征性,不会干涉澳洲实际内政。错矣。

1972年,中左翼工党赢得执政地位,时任总理惠特拉姆(Gough Whitlam)不仅取消臭名昭著的白澳政策,更有建立共和国体制的愿望,引发当时的“保皇党”时任澳洲总督柯尔(John Kerr)的不安,柯尔在写给英国女王的信中曾表示“如果不换掉惠特兰,惠特兰就会换掉我。”

于是,1975年爆发了澳洲历史上一次宪政危机,时任澳洲总督柯尔以总理惠特拉姆无法在参议院通过预算案为由,罢免了惠特兰的总理职务。

柯尔当时表示做决定前未向女王征求过相关意见。而女王也表示由于《威斯敏斯特法令(Statute of Westminster)》,她不会在澳洲宪法架构下介入政府人事任免。

但你信吗?

事实上,2020年7月14日澳洲档案馆公布的女王与时任总督柯尔的秘密信件公开了实情。

就公布的信件显示,女王通过其当时的私人秘书查特里斯男爵(Martin Charteris)、以及查尔斯王子 (Charles, Prince of Wales)一直与柯尔保持信件联系,就惠特拉姆总理的罢免问题有着深入讨论。很明显,女王自始至终都知道此事件。许多时候,她更是给柯尔提出相关建议。女王此举已坐实其违背《威斯敏斯特法令》,干涉澳洲联邦政府运作。

回到2021年今年,也是多事之秋,无论是菲列亲王逝世,还是哈里王子夫妇宝白金汉宫内幕震惊世人,都引发澳洲走向共和的以论。

前澳洲总理谭宝(Malcolm Turnbull)今年公开表示,现在是澳洲民众考虑脱离英联邦的时候了。谭宝说道:“我们的国家元首应该是澳洲公民,是我们中的一员,而不是英国的女王或国王。坦率地说,我认为在澳洲,伊丽莎白主义者比君主主义者要多得多。所以,当女王的统治结束后,澳洲或许就会考虑说,好了,我们已经越过了分水岭,难道我们真的会想让英国的国王或女王,再成为我们的国家元首吗?”

无独有偶,前总理霍华德(John Howard)近年也曾表示愿意公开讨论澳洲君主制的未来。霍华德表示:“我认为,现代君主立宪制是产生非实权国家元首的非常好的制度,我相信,在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位期间,澳洲不会成为一个共和国。”他接着又说道:“除此之外,我不能作出承诺。”别忘了,霍华德在任时还是保皇党呢。

无论是谭宝,抑或霍华德,都似乎给澳洲共和拟定了时间表,即女王逝世后。而事实上,自70年代以来,大多数总理都支持共和制(Republicanism),而非现行的君主立宪制(Constitutional Monarchy)。例如工党的惠特拉姆,霍克,基廷,陆克文,吉拉德,自由党的弗雷泽、谭宝均支持共和,只有自由党的霍华德,阿博特,莫里森支持君主立宪制。

笔者咋一看来,难道默多克媒体还靠支持自由党来维持君主立宪制,因此与工党交恶?

澳洲走向共和,是否为摆脱右翼误国之良方?

当前AUKUS国际风波的发生,令人对澳洲的独立性产生怀疑。同时燃起对澳洲走向共和,摆脱殖民象征的希望。

为何?因为澳洲右翼寻找保护伞,错误地选定美英,更为美英完全不顾自身利益的两肋插刀,将澳洲百姓绑上美国战车不仅十分不智,还有对历史认知的匮乏。

有人认为,谁能保护澳洲就靠谁?懂历史就发现美英二个都靠不住,不仅如此,英国被美国出卖的历史也有不少。谁能保证美国的西贡时刻,喀布尔时刻不会再度上演?谁能保证以投机主义著称的英国不会第三次伤害澳洲人的心?

澳洲要靠的只有自己。要靠自己,首先就要独立,法律上不再从属于英国。

其实,不论在五眼联盟,还是AUKUS三国联盟,澳洲都不具有话语权,更别说指挥权了。当前的自由党不仅选边站,违背了历来总理建立的不选边站的外交传统,还积极选边站,做敢死队,把国家送上核战边缘。深层根源正是右翼的另一种政治身份认同,澳洲不属于澳洲,属于英国,属于美国。这种政治奴性,完全可以解释当今右翼势力的匪而所思的外交行径。

随着全球殖民历史逐渐结束,笔者相信澳洲的新生代迟早会终结澳洲的殖民历史,带澳洲进入政治新纪元。笔者支持澳洲独立,支持澳洲建立共和国!

澳洲何时出现第一位总统?十分值得期待,但相信不出10年。大约在冬季。

2021.9.21  八月十五中秋之夜完稿

作者为草根资深时事评论员/华人专栏作家

节选自《历史蕭析:澳洲的身份认同 英国出卖澳洲 澳洲共和呼声》https://sydpost.com/45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