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鸟专栏:面对种族歧视 新州警察私下爆来自上层的指令 华人如何应对?

  “种族主义不可原谅” “There are no excuses for racism”

华人在澳洲最大的长期威胁是什么?如果只能选一样,我会选“种族主义”。无论华人在澳大利亚事业多么成功,工作多么光鲜,种族主义就好比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能将一切美好化为乌有。每次我表达这种担忧的时候,总会有人对我说,澳洲是一个多元文化国家,有立法保护每个种族的权益,我真心的希望他们是对的。

澳大利亚有没有种族歧视?

我引用ABC 新闻很出名的Australia Talks 栏目在2021年对6万名受众进行了问卷调查,考察这些人对多个社会性问题的反馈:

  • 76%的受访者认为澳大利亚处处都有种族歧视( “a lot of racism” ),
  • 61%的人身边有人会开一些与肤色和国家相关的” 玩笑 “,
  • 20%的受访者曾经遭遇过种族歧视,但是如果将欧洲裔样本排除掉,这个数字飙升到76%,
  • 68%的澳大利亚人认为我们需要更多的努力来改变现状。

以上这些反馈在澳大利亚各州和各选区的都呈现出一致性,有普遍代表性。同时,为了对比上面数字的严重性,顺便提一句,只有31%的人认为 “我交了太多的税给政府 “。

种族歧视的形式有哪些?

种族歧视的形式多种多样,无时无刻,无处可逃。

有些歧视让人如鲠在喉、有些却难以觉察:

  • 它可以是一句“玩笑”,一个与肤色有关的“绰号”,一个排他性的小团体或活动,
  • 也许是作为学生的你,无论怎么努力,却成不了校园的明星,亚洲孩子永远不会是最酷的那一个,
  • 又或是某位彬彬有礼的人力资源经理将你的简历直接扔进了垃圾桶,仅仅因为你姓Li 或者Wang。

有些歧视来得让人猝不及防,造成最直接得伤害:

  • 没缘由的辱骂、一夜之间出现的歧视性涂鸦、甚至暴力行为等,
  • 疫情之后,即便是民选的华人议员,也遭遇了不公的待遇甚至死亡威胁,

种族歧视可以是个人行为,也可能成为一种组织文化甚至成为国家政策。从澳洲建立联邦之后的整整半个世纪,人口和劳工政策都是围绕着“白色澳洲”和“英国血统”来制定的,直到1973年工党惠特曼政府从形式上废除“白澳政策”。

有哪些立法、机构和措施可以应对种族歧视?

在联邦层面,经常被提及的反歧视法是Racial Discrimination Act 1975,这是惠特曼政府从立法的层面将“白澳政策”彻底扫进了历史的垃圾堆。但各州的情况则参差不齐,有的无法可依,有的执法不严。根据澳大利亚官媒ABC News 2019年5月的报道:

  • 新南威尔士州从1994年正式记录由“偏见”导致的攻击以来,竟然无一例定罪,
  • 南澳洲1996年就通过了Racial Vilification Act (种族污蔑法2016)以来,竟然也是无一例定罪,
  • 维多利亚州警方数据显示,平均每天有3例与“偏见”有关的案件,十年就能累计数万此类案件,然而,真正按照Racial and Religious Tolerance Act (种族与宗教宽容法)被定罪的也仅有3例,
  • 在塔斯马尼亚州、北领地、和首都领地,种族诽谤甚至不属于犯罪。

美国亚利桑那州布朗宁探长2016年受新州警方邀请探讨如何应对种族仇恨引发的犯罪,最后他说了一句话 “(在澳大利亚,关于种族仇恨这件事儿),每个人都是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新州警察表示 “最大的问题是,新州的警方是由一帮白人老男人把控,我们收到的指令就是让少数族裔闭嘴” 。

看完上面的数据和报道,也许会让人压抑,别着急,曙光来了。

澳大利亚人权委员会Australian Human Rights Commission

  • 人权委员会是一个独立和中立的第三方机构,受理与种族、性别、年龄、残疾等相关的歧视案件的投诉,调查和调解,同时也努力进行公众教育,营造更好的社会环境
  • 人权委员会帮助两边沟通,不判断对错,不支持任何一方,
  • 潜在的受害方应该充分利用人权委员会的社会网络寻求进一步的帮助,包括免费的法律咨询、社会公益团体和媒体途径,
  • 人权委员会无法解决的争端,双方可以诉诸法律。有一点很重要,如果调解失败,调解过程中涉及到的信息交换和妥协条件,不能被用于未来上庭的呈堂证供,法律术语叫做 “without prejudice”。 也就是说你不能假装调解,骗取信息和证据,用以建立上庭的优势,
  • 在人权委员会之下,单独设立“种族歧视委员会专员”负责与种族歧视相关的案件,目前的专员CHINTAN 是一位律师,前维州政府多元文化委员会主席、Swinburne 科技大学多元文化总监。

遇到种族歧视行为该怎么办?

我的建议很简单:

  • 如果是来自街头的种族歧视:安全第一、立场坚定、寻求帮助(包括报警),
  • 如果是来自职场和机构的种族歧视:据理力争、要求Fairwork和工会的介入、上报人权委员会协调、诉诸法律、寻求媒体曝光。

如何从我做起,营造一个更好的多元文化环境?

我抛砖引玉,给一些生活中的例子:

  • 华人赞助商可以在推广的时候与反歧视组织进行合作,在赞助体育俱乐部的时候可以采用反歧视标语来突出自己的社会责任感,
  • 华人家长在择校时,多问一句,学校anti-discrimination 反歧视的文化和大纲是怎样的,
  • 作为工会会员的朋友,应该通过工会施压,让机构和单位定期举办反歧视培训,张贴反歧视海报。关于这一点,妇女权益运动做的非常好, White Ribbon (白丝带)反家暴的海报几乎在澳洲所有大型机构都会有出现,
  • 华人市议员考虑推动在市区举行反歧视Campaign的动议,甚至可以考虑将反歧视作为竞选纲领,
  • 州议员应该努力填补各州反歧视立法的空白,尤其要推动违法必究和执法必严的体系建设,真正做到为华人和少数族裔造福。

在各自的领域单打独斗都是武林高手,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如果能有什么共同“事业”可以汇聚华人的人力和财力,那么“反对种族歧视”绝对是一个利人利己,功在当代惠泽子孙的“好项目”。

最后,说到歧视与反歧视,所谓 “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老祖宗留下来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境界,高标准的。华人社区在保卫自己权益的同时,也应该按照古训进行自省,捍卫所有少数族裔在澳大利亚的发展空间。

青鸟已经振动翅膀,一切都将不同!

2021年10月6日,于阿德莱德

 

青鸟,是凤凰的前身,传说西王母驾临前,总有青鸟先来报信。文学上,青鸟被当作传递信息的使者。

作者简介:

我叫李晶,2005年来澳求学4年,私企职业经理人6年(融资、理财、咨询)、政府高级公务员6年(战略、招商、拨款), 2018年金合欢奖(澳大利亚10大杰出华人青年)和2020年澳中杰出校友奖(社区贡献奖)获得者。未来,希望能成为华人社区民主/法律科普的践行者。

免责声明:所有信息均来自网络,由本人整理并加入了部分自己的理解,仅供参考,如有纰漏,概不负责。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