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州高官建議新任州長 推動五年吸收200萬移民

【Sydpost】根據新州政府給新州長佩洛德(Dominic Perrottet)的建議,澳洲需要一個似類於二戰結時後的爆炸性移民潮,在五年內吸引200萬移民來幫助重建經濟和解決日益惡化的勞動力短缺問題。

新州政府高級官員敦促佩洛德抓住國家領導力的主動權,推動「就積極恢復移民水平進行全國對話,作為經濟復甦和疫情大流行過後增長的關鍵手段」。

《澳洲金融評論報》看到的這份給佩洛德州長的建議報告說:「一項雄心勃勃的國家移民計劃,類似於澳洲二戰後的做法,將確保澳大利亞從技能、投資和人口增長中獲益。」

這份高度機密、政治敏感的報告是由新州政府的高級官員編寫,作為州長辦公室和內閣辦公室為即將上任的州長簡報的一部分。據瞭解,上周他上任時,這個建議報告已經送到他的辦公桌上。

佩洛德則在本周一表示,在「普遍工作力」短缺的情況下,邊境需要開放,以確保經濟健康復甦。

「如果我們失去這個機會,這些技術移民將流向其他國家。」

他說:「我們將得不到那些工程師,那些會計師,他們會致力於其他國家的項目」。

佩洛德正在推動結束新州為期14天的酒店檢疫隔離系統,代之以更短的家庭隔離期,他還正在重新評估入境旅客人數上限。

他說:「我們需要擺脫正規的檢沒酒店床位隔離制度,轉向更適合以更流暢方式讓人們進出這個國家的制度。」

「我認為,到明年,我們將看到一種截然不同的移民政策,我希望我們能開始看到更多的人進來填補這些工作。」

政府高級官員告訴佩洛德,新州在他的前任貝積蓮(Gladys Berejiklian)領導下,在正推動澳洲經濟重新開放方面發揮了「積極作用」,最近幾周,維州和聯邦也加入了「推動一個專注於與新冠病毒共存的立場」。

他們還抨擊了昆州、塔州、西澳和首都領地的州長和首席廳長,形容這些同行的態度是「抵制性的」。

新州很可能在未達成任何全國協議的情況下,在其他州/領地之前重新開放其國際邊界。

佩洛德被告知,「時間有限」的移民激增可能包括未來五年將新冠疫情前移民人數「翻一番」,以及「更堅定地」關注「發展關鍵行業所需的技術移民」。

自疫情大流行以來,聯邦和州政府無意中對移民關閉大門,開始了戰後影響最廣的政策實驗之一,而移民是此前澳洲數十年來就業和經濟活動的支柱驅動力。

截至2020年6月的一年期間,凈海外移民降至194,400人,比2018-19年度的241,000人大幅下降。

把移民人數增加到疫情爆發前的一倍,凈移民人數將躍升至每年40多萬人,到2026年,人口將激增200萬。

西悉尼大學校董會主席、前聯邦高級公務員協會主席謝爾戈爾德(Peter Shergold)說:「有必要全面恢復更高水平的移民工作,無論是在技術移民方面,還是在持人道簽證入境者方面,以及持有臨時簽證入境的國際學生方面,都應更加慷慨。」

「這些事情對新州的經濟未來非常重要。」

謝爾戈爾德表示,疫情大流行後的復甦將引發一場新的辯論,討論在勞動力短缺最嚴重的新州是否需要更移民前來定居。

「隨著我們再次提高移民人數,我們還需要討論我們希望在永久移民和臨時移民之間取得什麼平衡。」

「越來越多的來到澳洲和新州的海外人士是持有臨時簽證的人,而70年來,我們的傳統是接納永久定居者。」

「然而,今天,我們賴以生存的工人越來越多是打工度假者、臨時技術工人或國際學生。」

謝爾戈爾德還重申了生產力委員會和其他獨立經濟專家的觀點,即抵達澳洲的移民創造需求、刺激增長和「不限制工資增長」。

新州公務員體系高層給佩洛德的建議,與疫情大流行前該州的走向大相徑庭。

不久前剛辭去州長職務的貝積蓮在 2018 年呼籲將該州的移民減半,以滿足基礎設施需求。

她當時說,新州需要「喘口氣,因為人口已經飆升」。

然而專家現在認為示,由於新冠疫情大流行,這種喘息已經持續了太長時間,並且正在削弱經濟潛力。

德勤經濟研究所(Deloitte Access Economics)的理查森 (Chris Richardson) 周一表示,與臨時防疫封鎖揮之不去的影響相比,封閉的國家邊界可能對經濟構成更大的威脅。(澳洲新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