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举潜规则?华人参政透视 老萧访政坛华界领军人物周硕

11月7日星期天,在新州市议会选举即将举行之际,华人专栏作家老萧到Ryde前副市长和独立议员Simon周硕的家中,进行了一次访谈。好在世间总有星光开道,就算荆棘满途,也不枉此行

老萧一支笔入木三分,是华人社会唯一以辛辣评论和敢言著称的专栏作家,深受主流华人社会认同和支持。这次访谈,既然是名笔,老萧就必须要当今澳洲政坛屈指可数的参政华人之中的佼佼者,可说是政坛华人领军人物的周硕,尽诉心中话,要他拿出压箱底的货,以飨悉尼邮报读者。

市议会是澳洲三级政治制度的最基层一级,相对州议会和联邦议会,市议会人数更多人员构成更多元。
那么选举有无潜规则?华人参政现状如何?选票的排位有何秘密?为何有陪跑角色?政党用陪跑角色拉票?政党希望华人做的三件事和最不希望华人做的三件事。。。
这是一次含金量十足的访谈。是放到十年后,仍可以翻看的文章。参政素人,有投票权的公民,对选举政治有兴趣的读者不妨一读。

到访周硕的家,老萧发现二个细节,但觉周硕真的是非等闲之辈,哪二个细节?文章最后解开谜底。

下面是老萧与周硕的访谈:

老萧:新州市议会选举,这次多了不少华人参选,特别是独立候选人更多,你怎么看?
周硕:
先谢谢您过来。我看到了在过去很多,不管是传媒也好,大家在讨论也好,对华人不公平的待遇和不公平的言论不少,而经过我在政治上这种这么几年的经验,我认为我们最有效率最有效果的方法是以结果为导向。也就是说当出现一些让我们不是很舒服,不是很愿意接受的处境的时候,与其骂他不如拿下一个位置(参选),我觉得这就叫结果为导向
在西方的政坛和在西方的文化里面举一个例子,比如说现在是一场拳击比赛,我们是一个拳击比赛的选手,我们站在拳击台上,这个时候我对对手破口大骂,是无效的,是没有用的。而我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让自己强大到能够把它打趴下,把他打趴下了以后,我还把他扶起来跟他握手啊,这是我们现在大家应该做的。如果我们觉得这个,现在遇到一些挑战,觉得有一些不公平的待遇,我们需要做的,在各个领域让自己变得更有竞争力,而且要敢于去竞争,竞争完了还要能帮我,我觉得这个是我们现在在各方面反击最有效的方法。

老萧:
这个比喻还蛮贴切的。把自己当成一个拳击选手,你是光是靠骂是没有用的,靠骂自己拿不了金牌,你当不了冠军,必须要有自己的实力,必须就是有这个能力,继续挑战。
周硕:
对对,而且你是符合规则的去做,全局有全局的比赛规则,在规则下的赢得比赛对还把人家扶起来了。

老萧:
这次华人参选市议会选举,跟以往有什么不同?
周硕:
这一次首先我觉得从民众的角度来看。民众的角度就是,在经历这几年之后的,普遍华人对于这个兴趣有所提升,而且特别是在市政府这个层面。它其实不仅仅是政府的市政府层面,市议会做的决定是会直接影响到居民的日常生活的,越来越多的华人意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他们对在市议会里面的决策,和市议会里面的这些选上去的议员的兴趣提高了,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这一次因为受到这个疫情的影响,原本是应该去年9月份就选举了市议会,推迟了一年三个月,而推迟一年三个月,人们的生活节奏,卫生习惯,很多东西都变了。就是变的生活就变得有效的沟通方式被人接受,然后这个效率提高了。这是一个。
还有一个就是今年的选举委员会改变了竞选规则,改变的竞选规则主要包括有两项。第一个就是他对于在这一次选战中的支出开销他设了一个上限,今年的上限是在打选战只允许花两万五千澳币,总选战的资金上限。
另外一个呢,就是今年他为了这个避免病毒的传播,他不允许有大量的志愿者在选票站附近去发传单了。
还有一个呢,因为人们的卫生习惯的改变,就今年没有条件,也没有时间让这些候选人们能够挨家挨户去敲门了!去做这种沟通了。
其实这一系列的改变,都给新的华人后备的,提升了咱们当选的概率,因为这个环境,竞选的过程变得更简单单调了,甚至这种宣传可能更多的由线下转为线上。所以这些都是我从理性分析觉得在今年参选的华人的新闻,特别还是以这种独立候选人的身份参选,跟以往比比起来,难度大大降低了。
我上一次我参选的时候,4年前,那真的是腿走断了,不是走断了一个人的腿,是走断了我们一组志愿者的腿,因为我们是挨家挨户敲门发出来的敲出来的。然后不是每天在火车站去做宣传,就是在街头发传单一系列的东西,在不断的搞活动。这是以往的竞选方式,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政党有无限的预算,而且政党有很多的人都是靠传统优势选战,你必须要去做到比他们更好,才可能当选,这是4年前。
但今年这个规则的改变是对所有人的改变,也就是说政党有一些优势,没有了。包括他们志愿者人数的优势,资金的优势和这个在社区里面去有大量的人去做,跟居民做这个团队有对点沟通的这些优势都没有,所以说大家起点差不多。这是我觉得今年的一个主要的改变,而这种改变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大大增大了新华人新的独立候选人参选的概率,所以我觉得这是个好事。

老萧:
我在文章里面也提到,希望这一次市委市政府的选举,独立候选人身份参与的数量能突破,你觉得这个可能性大不大?你有具体了解各个区的华人独立候选人的那种参选情况吗?
周硕:
很明显我觉得会突破,我认为会有三个直接表现出来的。第一个就是以独立人士参选的华人团队应该是比以往更多,这是第一个。
第二个就是这一次以独立人士参选的华人团队比以往看起来更成熟了,而且更高调。看起来就是民间的呼声更高,可能民间呼声更高,前面的说前一个问题还有一个变化,其实现在在过去的这几年间,大量的民众对于现在的执政党是不满的,而对于现在的反对党,是觉得没有留下什么印象的。也就是说现在民众这对于政党没有,不是全民那么支持某一个政党,就总体失望度是比较高的。
第三个我认为这一次当选的人数,就是华人以独立人士当选的,当选的人数应该比上一届和比往届要高。但是我在这里面说的就是以独立人士当选,并不是说你只是头衔是个独立的,而是你当选了以后是有独立自主权的。因为在上一届有很多看起来独立候选人,事实上都是政党的独立候选人。
那政党的独立候选人有什么问题呢?就是就相当于你未来的发展方向,你的投票,你的言论,然后其实是政党依然是掌控的。

老萧:
现在我们看官方网站,每个候选人的背景,有政党,也有说是独立的。
周硕:
看上去说是独立。就像你去北区,北区你看不少人都是independence, 不是没有政党,但实际上他们大多都是有党派的。无论是白人还是华人,他们全部是independence,他们很多是有政党的。

老萧:
就是说他官网就是这样子,你查就是查,查不出来,但是他可能宣传他不会讲这种政党,民众不会上去网站查的,只有我们做媒体的才会去或者有这个加入,才会查他的对接,他背景列得很清楚嘛。什么背景是独立的政党的,但是民众就不会上官网上去查这个人的,民众只会看你政纲。
周硕:
我的意思就是有很多政党的党员用独立候选人身份去选,然后这种在我眼里看来并不是特别好

老萧:
现在虽然市议会选举跟澳洲的外交没有扯上直接关系,但是我觉得比如澳中关系现在不是特别的好,影响到一些贸易,这些贸易会不会影响到当地的物价各方面的,或者对当地的民生,会不会有这种影响?
周硕:
看起来这有影响,因为我们市政府一般的在我们市区,要么就是企业在这边办公,要么就是这些小生意,然后就普通的叫small business,这种小生意的运营。看似是没有直接的关联,但是对于社区里面的情绪,影响是很大的
也就是说市政府关心的是居民有没有安居乐业,商人小生意人在我们这边能不能够成功的运营。然后是这些,但是在背后国际的大环境,其实对他们的安居乐业和小生意是否能成功有影响,甚至看现在在我们社区里面做生意叫苦,年轻人叫什么苦?之前的叫苦是因为疫情封城对他的生意有影响,现在的叫苦是留学生进不来,没有员工,这些其实都有影响。这个是哪来的影响?国际大环境的影响。但是有没有直接的影响和影响物价,这些东西我觉得可能人们感受没有那么真切,对,但是对社区有影响。

老萧:
现在如果澳中关系目前的环境,对华人参选的影响有没有体现在哪些方面,或有没有具体影响华人?
周硕:
对,现在这个影响也是双向的,从技术层面去判断的。在澳洲没有说一个区域,它的人口说也是大部分是华人的,即使也有这样的区域,有很多华人,只是华人比例较高而已,他华人手里的票也没有那么多,就是有投票权的华人也没有那么多,所以说一般的候选人会要争取拿到更多的族裔的人来支持。
而在现在这种国际环境下,可能是有一部分居民对于出生在中国的人,是带一个有色眼镜的。所以在这种时候可能会增加这些独立候选人去拿到其他族裔对他支持的这种把握,会有一定的影响,大家在这种投票的时候没有那么客观。可能他对你的所有的政策是同意的,他是赞同的,但是因为你是一个在中国出生的人,他在投出这个票的时候,他可能就用英文讲叫think twice,他会有所迟疑,最后可能会选择不支持。
但这也是双向的,反而华人看来,如果是感受到这种对于我们这个人种的在社区里面不公正的期望值,或者不公正的态度的时候呢,华人力量可能会更爆发。也就是说在以往不太适用选举的一个心态,反而现在有可能成为主流,这个心态是什么?就是华人支持华人。
在过去,选举的说实话我之前是鄙视这种心态的。我觉得这个是很荒谬,因为你是一个华人,你没有作为,然后你没有好的点子,你没有这样的能力,然后凭什么华人就要去支持华人,但是现在在这种国际环境的影响下,搞不好,我今年的这个风格反而是正确的。

老萧:
在维州这一块,他这个市议会选举,他不是公民都可以投票,只要是居民。现在新州这一块是什么?什么人才有资格去做参与投票?是不是非要公民?PR身份或者是临时签证的留学生,这些有没有投票权利?
周硕:
新州现在这群体是没有投票权力的。有投票权的人必须是澳洲公民,并且必须是本地的居民,然后或者是在本地你缴市政费的,每一个人只有一票,比如说如果你在各个不同的区,你拥有5处物业,你只能选择一处作为你的选举地点。
而在新西兰选总理PR都可以投票的。

老萧:
其实我十分提倡支持华人入籍,因为我们华人多,我还主张改投票制度,PR也可以投票,因为他是纳税人,是澳洲社会的一份子。我觉得不能投票不是很合理,但是政党的改变可能需要时间需要过程。
然后另外一点,目前就你所知道的华人独立候选人参选,各个区都有,你觉得哪几个区可能会有一个好的表现,哪几个区可能表现不是一般般?对各区的看法。
周硕:
对,首先就是说我这一次组的这一个独立候选人联盟,用的是我上一次当选的时候时候的使用过的品牌和口号。我们这个品牌叫neighborhood independents,然后我们的口号是a voice for all,就是我们自己的声音,或者是要所有人的声音都被听到。但是对于我们少数族裔来说,其实我们之所以提出所有的,是因为在过去这个人里面发出声音的人群里可能不包括我们少数族裔,然后我们这几个候选人是在Ryde这边有两个选区,分别是我自己在Eastwood,有一个候选人就在Macquarie Park麦考瑞那边,然后有一个候选人的团队在Burwood,有一个在Strathfield。然后我们之所以去报这个团去打这几个位置,事实上我们对这几个地区的成功率是抱有一定的希望的,这是第一个。
另外有一些我们现在还没有机会打过交道,但是我有留意到,比如说在乔治河那边,有一个叫王斌的候选团队,王斌是有过选举经验的,他上一次有参选。他在过去的几年,在乔治河这边发生了很多直接影响民生的事件,而在这些事件里面他都有参与,而且有参与主导,我觉得他有一定的基础,所以我也希望看到他们那边的这次的好的表现。

老萧:
你比较看好王斌这次的参选?
周硕:
王斌这次参选比他上一次参选的概率会大很多,双重原因,一个是刚才前面提到的环境改变的原因,还有一个是其实他的团队,他自己在过去的4年里面,其实也做了一些让人认可的事情,有所准备了,有打基础。
老萧:
其他的区呢?
周硕:
其他的区域有互相认识的,有山区的,有叫Tiger Liu的。
老萧:
你怎么看? 他还有一个拍档。
周硕:
对,而且他们是打两个不同的word,在山区两个不同的选区。我很鼓励他们这个行为,我很鼓励他们出来参选的行为,而且他们参选的这次的目标,不是只以结果为导向的,就是他们并不是说我们参选的目的是为了顺利当选,而他参选只是表达当地华人抱团出来去有参政意识的一个态度,所以说我很支持他们。而且我们其实平常在特别是跟Tiger liu,我们平常在竞选策略上都是有沟通的交流,所以我个人还是很欣赏他们这种做法。这是我们知道的好像真正独立的。
对,还有北区的Ku-ring-gai那边的,对Ku-ring-gai有我们认识的一个朋友在那边参选,是一个牙医。Ku-ring-gai 那边以这种专业人士和高收入人群的价值观为主,而那边的华人人口其实也是越来越多。我们在前不久也有过一次沟通,我也觉得也呼吁就是在那边的华人要关注这一位候选人叫姓程,就是前程的程,牙医,Anthony Ching,讲广东话。

老萧:
这些都需要宣传的,很多人都不知道。我觉得几位候选人必须要有宣传,不一定是只是自己一个选区,其实整个悉尼范围的都要提高知名度。因为其实悉尼人的一个社交圈都很大的,不会局限于生活这个区,就认识这个人。比如说他的朋友,不同区的朋友就会讲,你什么东西,他做的怎么样,这过程其实也是一种积累和宣传,有时身边朋友一句话就很有影响力。所以你现在说的人我都完全没有印象,他可能是新人的,但是他需要做这些工作。
周硕:
对,这些基本上都是新人,而我心里面看到这一个现象非常高兴,跟我们上一次局面完全不一样,有这么多的华人有意识。
老萧:
你觉得这次是比上次多了很多独立候选人的华人去竞选?
周硕:
对,或者说是这么说,客观点,就是这次给上一次有选上的机会的独立候选人多了很多。上一次有多少独立候选人参选我们知道,但是上的最后能选上的是极少数,而这一次我觉得看到了希望,比上次大。

老萧:
目前来说,我认为你是属于华人独立候选人里边的一个领军人物,标志性人物,就是对你觉得有什么对其他独特所人的一些建议,或者对大华人社区有什么一些建议?
你说一下,因为很多华人都不认识,独立候选人是一个什么概念,我一直支持政党的,现在你怎么跑出个独立候选人来?究竟独立候选人他跟政党背景的候选人有什么不同?
周硕:
对,首先在独立候选人和有党派背景的候选人,他在竞选的过程不一样,在将来参政的作用也不一样,然后仔细说说来就是这样。
有党派支持的候选人,因为在澳洲这里几大党派啊都是深入人心的。都是相当于有他们自己的固定的支持者的,所以说党派的候选人选上了,根据你的排位来说,至少我这么说,党派的一号候选人,每一个党党派在每一个区域的一号候选人,他选上的概率是非常大,而且很轻松的。因为你借助的是党的基本盘当选的,所以首先第一个竞选的难度,远远低于独立候选人,把握性就比独立候选人更大,这是一个好处。但是同时,在选上以后,党每一个党有它自己的规则,也就是说你党派推出的选上了这些议员,就党有党派背景的议员。你在做决策的时候,首先要支持是党团的利益。你比如说你代表的更多的是一个党派利益,党派利益排在你自己的社区的居民利益之前,更排在你自己的种族利益之前,这个就是党派的这里面的一些限制。
那么反过来,独立人士他竞选的难度是很高的,因为你要的是最后人们是要找到你的名字,把票投给你,你要表达自己表达清楚,就是没有现有的基本盘的,所以在竞选的难度是比较高的。然后你也没有资源,没有竞选的经费,你没有竞选的这些党员们给你做志愿者的这种支持,所以他竞选的难度是比较高的。但是一旦当选以后,你的自由度很高,你能完全代表你自己社区的声音,然后你能够代表愿意相信你的这一个族群的声音,这个族群包括华人,包括很多当地的这种移民的少数人群,这些人群会更愿意跟你沟通,原因是什么?因为他们知道你是自由的,他们知道你能够代表他们的利益,所以就说这是当选以后的价值所在,我们的自由度灵活性会更高。
还有一个很重要的点,往往市议会上总共也就是那5个到15个之间的这么多的市议员,在这个市议会里面,政党跟政党之间很容易形成势均力敌的形式。那么在这种形势下,独立议员相当于可能成为这一个城市各种决策中的裁判。从而能够为社区实现可以做的实事,我看重独立议员的这种重要性。
老萧:
这是关键角色。
周硕:
对,而且所以在这里面我不是说只支持独立议员,我认为现在只要是人品靠谱的,愿意付出的华人,愿意参政的,大家都应该关注,都应该支持,但是我们要懂关注什么样的人?
我希望大家都知道一点,你要去关注这些有选上的概率的华人,而不是纯粹陪跑的华人。那么每一个团队一般都在事业部或者每个位置,比如这个位置,你看我看似是推出了4个候选人去选4个区,其实每1个区的候选人都要组成1个4个人的团队,都有一个竞选团队。那么往往在政党里,华人出现在这些团队里面,比如说他这里他在这个市议上他能选上一个人,那么后面三个人在这个团队里都是陪跑的,能选上两个人,后面两个人就是陪跑的。华人往往投选票的陪跑的角色,这种时候没有必要去关注他们,因为他们只是用来拉票的。
老萧:
但是华人怎么知道谁是陪跑?谁概率比较高?
周硕:
关注一号候选人。也就是排位。因为(政党)就相当于是利用华人在拉票,而不是给华人当选的机会。所以那么如果是这种情况下,在这个群体中应该去看每个政党的发展机会值不值得留意,如果没有政党给华人机会,你就应该去观察华人的独立候选人,去了解他的政纲,去看看他给你的感觉值不值得你支持,就把重点放在他们身上。
就是说其实独立候选人,有华人背景的候选人当选的,是对于这个华人社区在澳洲的整体目标啊非常关键的一点。为什么?现在就有两个实际现象,第一个实际现象,从华人的角度觉得自己在政治上被边缘化,觉得我们华人在政治上失去了话语权。为什么呢?政党行为在国际环境的这种压力下,他跟华人社区基本上现在开始就不再那么的亲密,几个政府都是一样不再走动,所以就属于脱钩了,脱节了。然后第二个就是华人在政界的这些人,人数又少,位置又低,在新州里面州议会一个都没有,然后当市长的一个都没有。

周硕:
华人的感觉在政治上面在边缘上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这个问题,这是在华人角度。那么从主流的角度,在过去的几年里,其实有一个不好的现象。就是他们对于华人在澳洲的影响力出现了一种恐惧感。所以澳洲华人在澳洲本地的活跃度和影响力,现在澳洲华人对澳洲的忠诚度,这些东西他们都居然发生了一种恐惧感。
所以当时有一个还比较主流的看法,就是华人的文化-白人担心华人的文化,华人已经越来越多了,在澳洲他们会取代我们(白人),他们抢了我们(白人)工作,抢了我们(白人)的权利,用文化在影响着我们(白人)。是这种情况下觉得我们要取代,但是他们希望就是说他们要取代我们,而我们现在需要做的事情是我们要同化他们。其实这是有几个英文的词,取代replacemence,同化叫做Assimilation。
但是你知道中西文化这种骨子里面的差异,和我们的这个人本身的形象的差异,如果我们今天天天都在宣传说鼓励华人说我们应该被其他的种族所同化,华人是不认同的,而且你同化我是个啥意思?其实就有一个中间值,这个是澳洲华人应该要走的方向,和我们后代要走的方向,就是我们融入,融入叫integration,融入在这个里面,融入的过程是什么样的?
融入的过程第一个是你自己在这边积累经验,对于这个语言对于文化对于这边的社会规则越来越了解。第二个就是你自己要有在这边做全国每个级的政府做决策的过程,都是通过例会,那么华人通过可以了解这边的政治体系,了解关心政策,关心每次的大选,甚至主动的表达自己的观点,这就是融入的一个很积极的动作。和有更多的华人的候选人以独立身份进入市议会,能够更好的代表自己的居民社区和自己的种族文化社区。其实是在这种融入的过程中,会起到很有效率的,双向的沟通。它能够让华人敢于跟政府沟通,他能够让政府准确的听到华人的声音,所以我觉得这些独立候选人选上以后,能给社区的少数族裔带来了最直接的影响就是能够让少数族裔的声音被听到。
声音被听到分两步,第一步我们社区敢于发出声音,敢于表达诉求。第二个敢于表达了诉求以后,又被政府准确的听到,他愿意听,并且他能够得到准确的信息,我觉得这个就是华人融入澳洲的一个必经之路。所以这个是我认为独立候选人当选在这个方面是很关键的。
现在就是说,华人我自己觉得华人在政治上如果不想被边缘化,如果不愿意做变量的话,最容易做的就是千里之行,始于足下。那么现在要走的第一步是什么?就是像现在这样在机场三级政府,三级政府在最贴近生活的管理着你这个日常生活的这一级的市政府,踊跃的参与,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且是有自主权的。因为现在政党这几年让华人是比较失望的。

从政党的角度来看,我看到政党最希望的华人的态度,政党最喜欢我们华人做的事情是什么?第一个给他丢钱,第二个在竞选的时候给他免费的人力、志愿者帮他打选战。第三请他们去各种华人精心举办的活动,让他们致辞,去表现,这是他们最喜欢华人做的事情啊。然后但是其实这些政党,你跟他深度有交集的时候,发现他有几件事情是不喜欢华人去做的,不喜欢华人的做法,第一个不喜欢华人去做的就是他不喜欢给华人留上位的位置,这些都已经在行动里面看出来了。第二个,他们只希望华人跟他们合影,而不希望华人去对他的政策提出质疑,甚至提出诉求。他只想把他想要的东西灌输给你,而他并没有想让你把表达,诉求给他,我看它并没有这样的一个维度。第三,他们不想看到华人出来参选,甚至不想看到华人入籍。

老萧:
政党希望华人怎样不希望华人怎样,这些方面,华人要了解。
周硕:
我觉得就是在过去的这些年,华人社区被这些政党所放弃,我们就要去调整我们现在对于政党的态度,我们要,不能够只做他们喜欢的我们去做的事情,而我们应该去做的事情,不管他们喜不喜欢。
老萧:
这个可以作为你的金句呢,可用到明年的联邦大选,华人怎么为自己争取权力自救,怎么去投票。

周硕:
把这个东西说完整了,就是落脚点,就是您刚才说的最后一件事情。其实华人如果想不被政治边缘化,想得到政党的重视,一个是要了解政策,了解政策跟政治是不一样的,我们对Politician 对于这些政客可以冷淡一些,但是我们对于 policy对于政策,不能乱来。
所以这是如果华人跟其他的种族一样,跟政党之间沟通做成这种方式,首先我们可以华人也是可以抱团的支持,政党的,但是抱团是把感情抛开的,是理性的,是提诉求的。其余的这些种族他们跟政党打交道的时候,他甚至是有一个清单的我支持你可以这些,东西你能做到,对你能做到,我支持你做不到是吧?我支持你的竞争对手,而这种这才叫融入了主流,就是在政治上面,这就是澳洲的,这是其实整个西方政治,这是规则,这是合理合法的去实现这种理性支持。反正如果走到这条路上,从基层参政开始,从了解基层政治开始,从自己也能够代表自己的这种族裔的声音的,不受党派控制的人开始,才能够实现在政治上能够平等的提出自己的诉求来。对,但我觉得是需要时间的,但是这一次是市议会大选,如果在基层真的有这样的活跃度,而且有一定的人数当选,我认为我们走在一条正确的路。

老萧:
所以说我文章就提出一个希望,希望这一次独立候选人能当选的数量是破历史的。
周硕:
我觉得有这个可能性。而且独立候选人这一次互相的,可以通过您的平台也好,我觉得在竞选期间就告诉他,互相可以在策略上面给意见,我觉得这种形成一个有同样文化背景的联盟,互相的支持很重要。
而且呢,有时候就为什么今年我觉得华人支持华人这个事情真的可做了。这次任期是三年不到的时间,我们先支持这些我们看起来觉得愿意支持这些华人,全力支持他选上去,如果他令人失望我三年以后不选他,但是现在一定要给华人自己机会。
老萧:
给自己给华人一个机会,其实也是一个竞选口号。
周硕:
对在这里面有一个尺度,上一次在你们的访谈里其实我也提到,也写进去了啊。我们在竞选中的态度,华人肯定是,就是华人候选人嘛,我们肯定是呼吁华人选民支持华人候选人。但是华人候选人在竞选过程中,包括当选以后所做的事情,要注意平衡好,不是只代表华人社区。政治正确的是代表所有人,你是所有人的市议员,你是所有人的市长,你要代表所有的愿意信任你的人,这是政治正确。
但是实际上从这种行为上面,至少要做到团结一切少数民族,为所有的这种少数族裔。因为少数族裔在澳洲,澳洲是个多元文化国家,我们所有的少数族裔要么是平等公民,要么是二等人。我们要么是一起被歧视,要么一起被尊重,所以在这就是当选以后,一定要注意去联合少数族裔,了解他们的需求,对,我觉得这个是华人,无论是在政界也好,在商界也好,在学术界也好,都应该去做一件事情,就是跟其他的少数族裔告诉他。

我觉得要不要提一点你们参考,这也是我们自己的亲身体验,当你去到了这种最基层的政府,其实你才能真实的体验到华人的社区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因为我相信我们每一个人对我们自己的一个圈子,无论可能是我们的职业,可能是我们的爱好,我们都会在这个圈子里被束缚的。然后往往如果我们一旦走到很高的时候,我们就可能会假设所有的都好像是我这个圈子里面的这么想这么生活。但实际上你到了基层之后,你就会走出你的圈子,看到原来大家的生活是这么样的,大家的诉求是这么样的,就只有到了这个地方,你才能真正的去理解为什么大家有这样的诉求,有这样的声音,这个声音政府一般是听不到的,这个也是为什么基层其实会更重要在这个阶段。

我们在社区里面做了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就是我上一次竞选的时候提出的口号叫 a voice for all。然后在当选以后也是为了兑现自己承诺,我们就开在一手的开设了办事处便民办事处,开设了这个便民办事处以后,在过去的4年里面,在3年多年我们接待了4000多选民,4000多人次不一定选民,这个里面我也要表达居民。而且这些居民你有没有投票权的,你是不是留学生,都不用管在你这个区域,你就要对他负责任。我这样的人是我们接待了4000多人次,然后在这个过程中就发现了,因为这个渠道的存在,这些人他敢发声音了。发声他有两种,第一种是过来希望解决困难,还有事情需要解决。第二种他们这些人里面其实有很多对于政府很宝贵的意见的啊,所以说有很多我们是借用他们的反馈,然后在市政府才去推动一些东西,我们就看到了有一个 simon zhou 在这里,就能够引发这么多人主动的去表达自己的,主动的去沟通。
那么如果每一个这种少数族裔占用比例的区域都有一个这样的渠道,那么其实发声的渠道就会越来越成熟。而且后来我就引发了由这一块先是说我要听到你的声音,大家来了以后,我们感觉就我们只有一个小资源和团队,然后我们可能服务的人数只有一个这样的小办公室,那么如果有更多的人做像我这样的事情,甚至是不仅仅是讲中国话的,可能讲越南话的,讲印度话的都有这样的这种渠道,那么是不是整个少数族裔的生命力都发出来了,所以后来在市政府我推了一个叫多元文化大使计划。就是要市政府官方的培训,我们第一期有40多个不同种族的能熟练操作双语的志愿者,让他们变成官方志愿者,叫多元文化大使。然后培训的内容也很简单,就是让你去了解,让这些人去了解政府有哪些部门,什么样的事情把哪个部门管,还有市政府以外,还有哪一些互相合作的这些部门,有什么服务,全部给他培训一下,培训完了以后把这些人又去这些服务全部备案了,我们有这样的人,这样名单在这些人他会成为我们在社区里面的桥梁。

他讲他的语言的人或通过他把诉求递过来,他相当于就变成一个在我们平常生活里面的全科医生,你有什么东西跟他说,他知道把你委托去了一个specialist,因为他refer的时候,他是有官方身份refer的。这个东西弄起来以后,逐步成熟,我觉得就会有少数族裔带来很大的这种沟通的活跃度。
再说回来,如果每一个城市都有像我这样的独立议员选上,每一个城市的独立议员,又能够在去打造像这样多元文化大使的这种计划,那么就能把整个少数族裔的在这边的社会地位全面提升。但这个是需要一个过程,靠我一个人力量做不到,但是我看得到希望靠大家往前一点点来走,我觉得是值得的。

老萧:
其实刚才还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没有问,为什么组团参选?这是一个选举,可能很多人都会关心这个问题,为什么组团而不是自己去做这样子?
周硕:
主要这次组团是从竞选的战术。因为我自己相信,因为我是一个过去的4年,有大家还比较认可的独立议员。我也比他们早走一步,而且我在过去的4年经受了这个经历了不仅仅只是参政和发声,我也经历了所有在政坛里面可能遇到的风波,就是积累了很多的经验教训。
所以在这种时候,我觉得华人要有一个分享和这种传承的心理。如果明明你知道这个方法,你应该大胆,特别是在我们现在感觉自己被边缘化的时候,应该主动的把这些经验分享出去,给更多人机会,我也愿意为更多人站台。
当然就是说我们形成这种联盟的候选人,互相之间也是有一定的提前沟通,有一定的互相了解的。特别是在大家都是新人的时候,我是真心的希望能够增大他们选上的概率,让整个华人社区有政治抱负的人,牵着手一起走上坡路。
老萧:
其实我觉得这种组团一个形式很新鲜,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其实是你的个人的一种政治红利,等于跟其他候选人分享。因为如果说认知知名度或者从政经验,你都是排在前面的,他们可能是第一次参选,无论他们的知名度还是传统企业都很欠缺的。但是如果你们去组团的话,就是你带来的一种这种政治红利,他们会分享,对他们是有好处的
周硕:
这样对他们的选战能提高效率,提高效率,而且说实话也有更多的人就知道simon zhou ,我的对你的人品是认可的,你组的团队里面推出了这些人,那么我们可能给他们这些人一次试一试的机会,然后可能风险比我们给一个完全我们自己也不认识你也不认识的低很多。
老萧:
至少候选人simon都是认识的,也是认可,不然不会一起站在合影对吧?所以,大家都要谢谢你分享你的政治红利。

 

访谈在近三个小时的时间结束。在品尝周硕泡的好茶之中,老萧发现周硕家中有二点细节异于常人。
第一个细节是周硕家中花园,竟然养了二只乌龟,正在草地上爬走,很有去到侏罗纪世界的感觉。
第二个细节是如图,一本《舍得》书籍不是放在书柜,不是放在书桌上,而是放在桌子下,摆放的位置十分有趣,是舍得扔下的意思吗?


二个细节反映出Simon周的与众不同,也正是这与众不同的特质,使之能在华人参政之路上走出一条光明之路,并启迪后来者。
对比其他高高在上,或扮高人一等的从政之人,Simon不仅深具洞察力,还肯分享自己的从政经验,,难能可贵的是还提携后辈分享自己的政治红利,纵观澳洲华人政坛,几乎没几个做到。老萧喻Simon周是华人政坛的领军人物毫不为过,他绝对配得上这个称号。

(图为Simon周硕)

这次成功的访谈,既因周硕要与华人分享从政体会,同时也是周硕建基于对悉尼邮报的信任。周硕更提到,他身边不少人是邮报的读者,可能未必认识老萧,但悉尼邮报还是很熟悉的。

(华人专栏作家老萧与周硕访谈)

用二句话结束老萧与周硕的访谈:夜暗方显万颗星,灯明始见一缕光!

11月12日,悉尼邮报全新推出[政坛华人]专栏,报道华人从政,参政的动态,评论分析政情,内容将有赞有弹。也是全澳唯一以各地华人参政从政为主轴的专栏,属于澳洲华人媒体的首创。目的是鼓励更多华人参政,提供一个增加社会关注度的媒体平台。跟现实社会一样,参政人士之中,肯定良诱不齐,不泛投机分子,老鼠屎,本栏目也将一一揭示和评论,继续发挥悉尼邮报独一无二的敢言之风格,保证社会的知情权

本文作为新栏目的开篇之作。

去年维州地方选举华人参选人数创历史,今年延迟的新州地方选举华人参选也创历史,说明华人用参政表达融入主流社会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也成为未来趋势,[政坛华人]也随势而生,揭开华人发展历史新篇章。

办报独特,风格创新,数码媒体之悉尼邮报无出其右。

撰文:老萧
(华人专栏作家/悉尼邮报创办人)

2021.11.12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