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餐館關閉奶茶店火鍋店增 悉尼唐人街正經歷痛苦轉型

【Sydpost】在悉尼唐人街,無論你在哪裡看,許多店面都關門了,一些受人尊敬的著名餐館經歷過去兩年的苦苦掙扎後被迫停業。

雪梨唐人街最大的酒樓之一富麗宮酒樓兩周後將關門,該餐廳因其美味佳餚備受喜愛40年。在此之前,唐人街最著名的金唐海鮮酒樓一度接受清產,目前正努力恢復營業。此前燒鴨而聞名得記燒臘店則於2020年倒閉。

你只需要數一德信街(Dixon Street)上空蕩蕩的商店的數量,就會發現大牌的關閉只是一個更大問題的尖端。如果說德信街是唐人街跳動的心臟,那麼脈搏是微弱而不穩定的。

非營利組織唐人街之魂(Soul of Chinatown)聯合創始人鄭凱文(音譯,Kevin Cheng)表示,有許多鮮為人知的企業,包括家族餐館和正宗的雜貨店,「逐漸消失」。

他說:「唐人街的靈魂和結構已經發生了變化,並且有完全消失的危險。」

自防疫封鎖結束以來,悉尼人一直在成群結隊地返回唐人街,特別是在富麗宮酒樓即將關閉的報道之後。 周末富麗宮酒樓飲午茶需排隊三個小時,而在附近的地方,如禧街(Hay Street)的同樂軒,要等待時間長達45分鐘。

富麗宮集團經理鍾綺華表示,由於新冠疫情對餐館業務的打擊以及Citymark大樓的翻修,該餐廳正在關閉。

她在給《周末悉尼晨鋒報》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她沒有時間接受進一步的採訪,因為公眾的「壓倒性」反應意味著工作人員忙於確保給客戶留下快樂的回憶。

她在郵件中說:「自從我們關閉的消息傳出以來,支援和祝福的電子郵件和電話一直沒有停止,更不用說客戶在我們關閉之前出來『享受盡可能多的美味茶』。一位顧客是從墨爾本飛來的,和我們一起做她最後一次的美味佳餚!」

但正如唐人街另一家餐館九龍冰室老闆Howin Chui所說,唐人街企業需要更持續的支持。

他說:「如果人們只是為了盛大的開業或盛大的關閉而來,你會看到所有這些企業都倒閉了。我看到人們發帖說他們有多傷富麗宮正在關閉,他們會想念它,但他們已經10年沒有在那裡了。」

失去國際學生,其中許多人在該地區生活和工作,以及外國和州際遊客是一個很大的打擊。

悉尼市議員陳君選表示,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前,每年有120萬遊客專門來到唐人街,而國際和州邊界關閉,只有很少遊客到唐人街。

他說:「最終他們會回來,但此前會給(唐人街的)家庭和家族企業帶來很多痛苦和苦難。」

陳君選每周訪問唐人街兩到三次,並與當地有著悠久的家庭聯繫,可以追溯到他的曾祖父,他的曾祖父於1883年作為面料商人來到悉尼。

經濟復甦不會帶回已經關閉的企業,並且存在一個問題,即甚麼將取代它們。Howin Chui是唐人街三家港式餐館和酒吧的老闆 。 他說,即使新企業開業,它們也不一定是正宗的中餐館。

他說:「唐人街現在都是珍珠奶茶店和火鍋店 – 它們是特許經營企業,而不是悉尼唐人街文化的一部分。」

不是每個人都同意這是一個問題。

正如唐人街之魂的鄭凱文說:「你更願意甚麼?珍珠奶茶店還是空置的商店?」

金唐海鮮酒樓創辦人之子黃比利(音譯,Billy Wong)表示,珍珠奶茶是中國文化的一部分,雖然他承認其中許多是連鎖店,但他說它們等同於咖啡店。

陳君選市議員說,在疫情大流行之前唐人街就已遭到忽視,原因是市政廳和州政府投資不足,娛樂中心(Entertainment Centre)關閉以前,每天晚上都吸引數千人來到該地段,此後的道路封閉和建設工程,尤其是建造輕軌和喬治街(George Streets)和禧的行人專用道。

唐人街許多餐館老闆抱怨道路封閉和缺乏停車位,嚴重影響到唐人街餐館的生意。

特別是在周末,由於感染新冠病毒的風險,許多人仍然避免乘坐公共交通工具。有一件事可以改善唐人街和整個禧市(Haymarket)的活力,那就是讓它們變得容易到達,無論是乘坐公共交通工具,還是步行交通,但重要的是,便於駕前抵達。

陳君選表示,他不反對建步行街,但需要與商家協商。他說,禧市的規劃制度需要在州和地方政府層面進行徹底審查,以便對唐人街的未來有一個願景,激勵人們照顧和維護建築物,並減少戶外用餐的「繁文縟節」。

他說:「各級政府都必須專注於照顧和培育悉尼周圍的這些特色小區,因為它們是重要的文化場所,也是重要的經濟驅動力。」

「你可以把它變成一個有趣的地方,一直可以露天用餐,但目前通常很難通過規劃過程來完成這些事情。對於以英語為第二語言的人來說,駕馭整個規劃制度也非常困難。」

有計劃在喬治街的舊禧市圖書館大樓內開設一個華人博物館,這將有助於保持唐人街的舊故事。在唐人街的另一端,在達令廣場旁邊,距離信德街只有幾個街區,是中國傳統園林誼園。

禧市商會會長(Haymarket Chamber of Commerce)會長、誼園諮詢委員會成員陳建青表示,文化機構和活動對唐人街的復甦至關重要。

他說:「人們來唐人街購物和吃點東西,如果他們也可以誼園或博物館,他們可以度過一天。」

他說,誼園在防疫封鎖期間被關閉,但通過鼓勵更多當地人參觀來彌補國際遊客的損失。該花園最近啟動了一項會員計劃,以鼓勵悉尼人隨時前來游玩。與2019年同期相比,10月和11月的當地遊客增加了600%。

位於唐人街西部邊緣新開發的達令廣場(Darling Square)地區正在蓬勃發展,在綽號為「鳥巢」的新The Exchange大樓(舊娛樂中心曾經所在的地方)中,有熱鬧的餐廳和酒吧以及裝飾著燈籠的巷道。

金唐海鮮酒樓創辦人的兒子黃比利就在新開發的達令廣場The Exchange大樓開設新式中餐館XOPP,在金唐海鮮酒樓關閉期間,他把這家老餐館的許多菜單帶到XOPP餐館。黃氏家族仍在附近的悉尼星億賭場開 The Century餐館。金唐海鮮酒樓的債權人不久前投票表決,支持讓這家唐人街最著名的餐館重新開業。

黃比利說,金唐海鮮酒樓不得不離開莎瑟街( Sussex Street),這讓他們很難過,這並不是他們輕率做出的決定,但成為一個充滿生機的新區域的一部分也令人興奮。

不過他說:「我不會說這是新的唐人街,但它肯定很熱鬧。我認為這只是唐人街的延伸,也是禧市活力的擴展。」

黃比利說,達令廣場無法取代舊唐人街的文化和歷史意義,整個地區需要復興。

「唐人街正在經歷轉型,很難說唐人街(最終) 會是什麼樣子。我們需要將禧市視為一個整體,讓它成為一個充滿活力的城區,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吃喝玩樂。」(澳洲新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