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資產遭稅務局凍結案 黃向墨輸最高法院官司

【Sydpost】聯邦最高法院裁定,凍結因欠澳洲稅務局(ATO)1.4億元稅款的中國億萬富翁黃向墨在全球的資產是合法的,因為這增強稅務局追討逐在海外逃稅者的權力。

這位華人房地產開發商與與新州聯邦參議員鄧森(Sam Dastyari)的密切關係,導致後者在2018年被迫辭職,而黃向墨本人亦在2019年遭廉政公署(ICAC)調查,但他對稅務局在凍結他在澳洲國內外的資產中,發出的凍結國際資產令提出法律挑戰,認為對他的國際財產凍結令,並不能在海外的每個司法管轄區有效執行。

聯邦法院合議庭曾在去年的判決中支持這位億萬富翁的觀點,聯邦最高法院合議庭周三推翻聯邦法院合議庭作出的裁決。

最高法院合議庭以多大法官裁定,聯邦法院對凍結令的裁決,並不要求稅務局證明判決債務可以在該人持有資產的每個外國司法管轄區實際執行。

最高法院裁決指出:「法院對受法院管轄的人下達命令的權力與下達凍結令的權力有關,而不是與該人的資產所在地有關。」

最高法院表示,要求證明該命令可以實際執行,這將使權力在被告面前「在很大程度上無能為力」,這些被告幾乎能夠立即秘密資產或將其跨境轉移。

1.406億元的稅單主要與黃向墨在中國深圳的一家公司於2014年在中國深圳出售的商業地產有關,當時澳洲稅務局表示,黃向墨是澳洲的稅務居民,應為這項交易納稅。

其中近6000萬元與這筆稅債的利息和罰款有關。

黃向墨在2019年聲稱,依法納稅是他一直遵循的「基本原則」,並指稱稅務局屈服於「一些未知的黑暗勢力的壓力,幾乎讓它成為對我進行政治迫害的工具」。

他後來承認他對稅收索賠沒有辯護理由,導致聯邦法院於2019年12月作出有利於稅務局的簡易判決。

他從未反對凍結他和妻子在澳洲持有的房產的指令,其中包括價值超過1200萬元的悉尼摩士曼( Mosman)區豪宅。

黃向墨於2012年將他的玉湖集團帶入澳洲,到2017年,他吹噓自己很快就會在澳洲持有價值8億元的投資組合。

其核心資產包括悉尼伊士活(Eastwood )和格林伍德(Glenwood)的兩座購物中心物業,以及 北悉尼的一座21層高的住宅樓。

廉署調查他涉嫌非法向新州工黨提供10萬元政治獻金一案尚未公佈最後結果。

他曾向兩大政黨提供不少政治捐款。

在遭澳洲稅務審計期間,這位華裔房地產開發商於2018年12月4日離開澳洲前往中國,他後來被聯邦政府以不符合品行要求,吊銷永久居留權,禁止重新踏入澳洲。

他兒子現在經營著澳洲玉湖集團。(澳洲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