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中國研究等撥款被否決 政府干預令大學強烈不滿

【Sydpost】據一所大學的校長稱,聯邦政府干預阻止研究探索現代中國,中學生對氣候行動的動機以及對英國文學的做法「令人難以置信」,該大學在聖誕節前夕被代理教育部長羅拔(Stuart Robert)否決的六筆研究經費撥款中佔了兩筆。

西悉尼大學(Western Sydney University)格洛弗(Barney Glover)表示,指稱任何被否決的研究經費撥款不符合國家利益是很容易的。

他的批評與諾貝爾獎獲得者,澳洲國立大學校長施密特(Brian Schmidt)的批評相呼應,後者表示,政府制定了關於如何獲得研究經費的規則,因此,「除非不遵守研究經費補助的規則」,否則它進行干預以研究經費補助金是完全不合適的。

在否決6項研究經費補助金時,羅拔表示,被拒絕的研究補助金「沒有證明納稅人的錢的價值,也沒有為國家利益做出貢獻」。

其中兩筆被凍結的研究經費撥款集中在瞭解現代中國,另兩項是對早期英國文學和戲劇的探索,還有一份是關於宗教與科幻小說和奇幻小說的聯繫。

然而,格洛弗教授說,第六項被否決的研究項目,是試圖瞭解在氣候行動中大規模動員學生,以及這與他們參與民主的關係。

西悉尼大學研究員柯林(Phillipa Collin)在申請研究經費的報告中說:「更好地瞭解組織和參與的動機,形式以及對學生氣候行動主義的回應符合澳洲的國家利益,這些活動支撐著公民對民主的當前和未來的期望。」

格洛弗教授質疑代理教育部長為何會認為這項研究「在全世界動蕩如此之多的時期不符合國家利益」。

他說:「當然,我們希望我們最好的社會和政治科學家來探索這種現象。在一個支持言論自由和頌揚學術自由美德的自由民主國家中,部長可能會發現甚麼令人反感。」

聯邦政府對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ARC)已批准的研究經費補助金進行否決只發生過三次,從而在社交媒體上引起了明顯的憤怒。

一位密切跟蹤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動向的匿名研究人員將羅拔在聖誕節前夕阻止研究經費撥款的舉動描述為「可恥的競選活動,幼稚和簡單」。

這位以@ARC_Tracker為名的研究人員說:「這不是部長的自由裁量權;這是政治,僅此而已」。

「它破壞,侮辱和浪費了由獨立的ARC召集的200多所專家學院的寶貴時間和徹底考慮。」

澳洲國立大學校長施密特教授表示,破壞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的獨立性是一個冒險的舉動。

「(ARC的獨立性)使知識的長期發展不受當時政治的阻礙。與其他制度相比,西方民主國家擁有的一個關鍵優勢是,它們在整個可能性範圍內尋找答案,而不僅僅是聽從當時政府的命令。」

澳洲人文科學院(Australian Academy of Humanities)執行主任帕羅林(Christina Parolin)對此表示贊同,她表示,如果我們在這裡不表現出同樣的價值觀,就不可能讓其他國家達到高標準的學術獨立性。

帕羅林博士說:「讓研究人員在通過對同行的嚴格評估程式後,再次猜測他們的工作是否會被當天的部長拒絕,是無法支援自由民主國家的研究體系的。」

研究資助經費審批過程已經引起了相當大的批評,宣佈2022年研究經費資助是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30年歷史中的最新消息。

與此同時,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負責人湯瑪斯(Sue Thomas)也面臨著來自研究界和她的政治領導人的壓力。12月14日,在她收到代理教育部長羅拔的指示,要求徹底改革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的管理並讓行業在評估撥款申請方面發揮作用一周後,她宣佈提前退休。

羅拔自12月6日以來一直擔任代理部長,當時教育部長杜治(Alan Tudge)被指在與他的一位前辦公室女職員米勒(Rochelle Miller)有婚外情期間虐待她,遭莫禮遜(Scott Morrison)總理下令停職接受調查。

政府部長們過去只否決過兩次澳洲學術研究委員會已批准的研究經費撥款。上一次是在2018年,當時的教育部長白明罕(Simon Birmingham)阻止了11個研究項目的經費撥款。而此前在在2006年何華德(John Howard)政府領導下,時任教育部長納爾遜(Brendan Nelson)否決了七項研究經費撥款。(澳洲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