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人失望的拜登 活在泡沫中的民主黨

【Sydpost】踏入2022年,執政近一年的拜登不得不面對一個他難以接受的事實:在他任內因新冠病毒死去的人數行將超越特朗普任內的總數。在Omicron變種導致疫情數字急漲的背景下,美國人發現自疫情之初就出問題的檢測短缺依然未解,拜登自己也不得不承認聯邦政府的反應的確慢了半拍。相比起輕忽疫情、推廣不實療法、提出「注射漂白水論」的特朗普,主打恢復管治專業的拜登似乎沒有表現得比其前任更好。

疫情反覆不止,只是美國人對拜登深感失望的其中一環。自阿富汗撒軍亂局之後,拜登民望一蹶不振,是為執政一年後民望第二低的總統,只比特朗普表現好一些。

電視上喀布爾機場的畫面,固然在美國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但向來不太關心外交且支持撤軍的美國人,對拜登最感失望的,還是其國內政策。

抗疫未見成功

在處理疫情方面,拜登幾乎獨沽一味的信賴疫苗,輕忽了其他抗疫措施。其在7月4日美國獨立日談話中慶祝「從新冠病毒獨立出來」(independence from covid-19)的豪言,如今看起來與特朗普在疫情之初將病毒與流感相比之語差距不大。

當然,在高度權分的美國,拜登抗疫未如眾望的一大原因依然是共和黨人。目前,拜登三道聯邦疫苗接種令也因保守派的官司而困在法院之中。當中有關醫療人員的疫苗接種要求,以及大公司僱員的檢測或疫苗接種要求,將於1月7日登上最高法院的台前。雖然最高法院多有保護企業和州政府推行疫苗令的歷史,但聯邦政府的全國性命令將會涉牽到聯邦和行政部門有否越權等複雜問題,使拜登的政策前途未卜。

雖然疫苗接種路阻的責任不在拜登,但人們難免心理上會將疫情不止的矛頭指向白宮。

踏入2022年,執政近一年的拜登不得不面對一個他難以接受的事實:在他任內因新冠病毒死去的人數行將超越特朗普任內的總數。在Omicron變種導致疫情數字急漲的背景下,美國人發現自疫情之初就出問題的檢測短缺依然未解,拜登自己也不得不承認聯邦政府的反應的確慢了半拍。相比起輕忽疫情、推廣不實療法、提出「注射漂白水論」的特朗普,主打恢復管治專業的拜登似乎沒有表現得比其前任更好。

疫情反覆不止,只是美國人對拜登深感失望的其中一環。自阿富汗撒軍亂局之後,拜登民望一蹶不振,是為執政一年後民望第二低的總統,只比特朗普表現好一些。

電視上喀布爾機場的畫面,固然在美國人心中留下深刻印象,但向來不太關心外交且支持撤軍的美國人,對拜登最感失望的,還是其國內政策。

抗疫未見成功

在處理疫情方面,拜登幾乎獨沽一味的信賴疫苗,輕忽了其他抗疫措施。其在7月4日美國獨立日談話中慶祝「從新冠病毒獨立出來」(independence from covid-19)的豪言,如今看起來與特朗普在疫情之初將病毒與流感相比之語差距不大。

當然,在高度權分的美國,拜登抗疫未如眾望的一大原因依然是共和黨人。目前,拜登三道聯邦疫苗接種令也因保守派的官司而困在法院之中。當中有關醫療人員的疫苗接種要求,以及大公司僱員的檢測或疫苗接種要求,將於1月7日登上最高法院的台前。雖然最高法院多有保護企業和州政府推行疫苗令的歷史,但聯邦政府的全國性命令將會涉牽到聯邦和行政部門有否越權等複雜問題,使拜登的政策前途未卜。

雖然疫苗接種路阻的責任不在拜登,但人們難免心理上會將疫情不止的矛頭指向白宮。

黨內談判變亂局 基建政績無人理會

在傳統修橋補路的基建層面,相較於「只談不做」的特朗普,拜登的白宮的確促成了共和、民主兩黨達成1.2萬億基建法案的通過,在不同項目中也構成了美國史上的最大投資案。單是這個法案的通過,客觀上已能成為拜登任內的最重大政績。

然而,民主黨的政策要求眾多,其不得共和黨同意的稅制改革、福利、社會開支、氣候等目標,都全數收歸原高達3.5萬億的《重建更好未來法案》(Build Back Better Act)之中。在較保守州份的同黨議員反對聲中,民主黨人在國會山和白宮門庭之中上演了連綿數月的談判與內鬥,法案價格大減至1.75萬億美元之餘,當中各主要項目也被拆解得支離破碎,而類似對民主黨州政府有利、卻着益最富有者的州稅減免額被暗渡陳倉,更突顯出部分民主黨人的自利心。至今,法案依然未得通過,而持反對意見的民主黨參議員也堅定了立場。

在此背景之下,《重建更好未來法案》不但成為了民主黨人宣傳惠民政策中的極大公關敗筆,其談判之亂象也蓋過了基建法案的成功。最終,上任近一年之後,拜登在民眾的心中似乎已為了一個一事無成的總統。相較於懂得製造政治話題的特朗普,拜登的低調執政更加深了人們對他的這種印象。

政治議題被騎劫

另一邊廂,在民主黨公關不力之際,政治議題卻由共和黨人繼續主導,無論是在「民主黨花大錢造成通脹」,還是在「批判性種族理論」的學校教育爭議之上,亦是如此。在公眾輿論之中,民主黨的形象幾與其左翼進步派等同,使管治未見成效的民主黨進一步失去中間派選民。

但活在自製的泡沫之中的部份民主黨依然不願接受共和黨負面宣傳的效力。例如他們就不假思索地繼續以「Latinx」(即「拉丁裔」)等不作性別二分的人造語詞去顯示自己的文化進步性,不顧只有2%拉丁裔美國人會以「Latinx」自稱的事實。在這種離地形象之下,民主黨已逐漸失去其在拉丁裔選民中的優勢。

民主黨的失敗,在美國結構性的兩黨制中,當然有利於共和黨在2022年重奪國會其中一院或兩院,甚至是在2024年重奪白宮。

在共和黨只有意識形態主張、個人崇拜和反民主傾向的背景之下,民主黨以實際政策超越兩黨文化戰爭的嘗試失敗後,同樣面臨失敗的將會是拜登上任以來一直希望挽救的美國民主體制。而當美國體制再一次被證明不能有效運作,其外部化內部問題的潛在走向,絕對值得遠在海外的他國人民擔心。(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