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情观察 李逸仙弃联邦转战州议会背后的政治解读

 

撰文:老蕭

李逸仙宣布代表新州工党参加史卓菲(Strathfield)选区补选。

那么是否意味着联邦大选就不会再有可能是参议员?若选上成为州议员,那么就很难再成为参议员。
传统上,州议员和参议员二者兼任的例子极少极少。
为何?因为,既然担任州议员,就要诚心为所在选区民众乃至所在州的政党服务,以联邦事务为主的参议员,显然与州议员的工作内容完全不同。所以极少既是州议员,同时也是参议员的先例。值得指出的是,Strathfield选区属于联邦选区Reid的范围,而Reid选区的工党众议员候选人是老挝华裔移民Sally(陈莎莉)。
李逸仙选择参选新州的州议员,意味着基本退出今年的联邦大选参议员席位的角逐。
2019年,李逸仙是以第三排位候选联邦工党的参议员席位,当时若工党胜选,李逸仙就是参议院的极少数的华人参议员,可惜,工党功亏一篑。
2022年1月5日,新州工党宣布李逸仙参加史卓菲(Strathfield)选区补选,时间点有点耐人寻味。
自从新州前工党领袖Jodi 宣布退出后,其席位的人选迟迟未定,显然存在合适人选问题。
踏入2022年大选年,做为2019年联邦工党参议员候选人的李逸仙,忽然宣布出选新州州议员,说明联邦工党的这届大选另有人选替代李逸仙。李逸仙可能在这种参选联邦选举机会不大的情况下,转战至新州议院。并延至2022年1月​才宣布。

(图为李逸仙在新闻发布会宣布代表新州工党参加史卓菲(Strathfield)选区补选截屏)

如此政情,说明什么信息呢?
笔者认为,还是与党内派系以及大环境政治气候有关。
去年,2019年众议院的维州候选人杨千慧竞逐墨尔本市长一职,当时,笔者就认为排除了杨千慧再次在2022大选中角逐众议员席位的可能。因为若当选墨尔本市长,就不可能再参选联邦大选。
同理也适用李逸仙身上。对于国会,一直是李逸仙的政治追求,所以,李逸仙的政治履历,没有担任过市议员,州议员等政治经历,在社会亮相,均以非政治类的社会公职为主。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李逸仙是工党为数不多,主张澳中关系正常化的工党成员之一。2019年大选宣传时,李逸仙就支持过维州参与的一带一路计划。同时,李逸仙还曾是澳大利亚共和运动全国委员会成员,并于1999年成为澳大利亚共和国全民公投赞成委员会成员。不难看出,李逸仙是工党坚持初心的党员之一。
反过来说,坚持初心的人,不能进入联邦层面,笔者认为,这或是联邦工党的损失。
所以,在笔者这个外人看来,李逸仙在联邦大选出局,在州议会入局,反映联邦工党还是存在任人唯亲的官场习惯。
可能,杨千慧,李逸仙等等,均是前朝之人,新官自然会发展自己的嫡系。
同时,坚持初心的人,还是华人得不到重用,侧面反映本届联邦工党,走的将是中间略略偏右的路线。与自由党的反华鹰派立场相比,本届工党或是反华温和派。

据悉,州补选将在2月12日前后进行。这次补选,李逸仙的赢面将会很大,第一是能借助前任Jodi的政治红利;第二Strathfield选区本身也是工党的票区,基础深厚。所以,李逸仙应该能成为第一位新州下议院华人议员。

2022.1.5

作者为华人专栏作家

悉尼邮报【政坛华人】,是全澳华人媒体唯一原创政情分析评论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