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里森借佐高域名人效应树“抗疫总理”形象 出尔反尔政治操作为做秀

撰文:老蕭

  网球球坛「一哥」、塞尔维亚球手佐高域日前获豁免接种新冠疫苗到墨尔本参加澳洲网球公开赛,但周三晚(5日)抵埗後却被澳洲政府以豁免证据不足为由,取消入境签证并拘留,他昨日提出上诉阻止被逐出境,暂在一间隔离酒店等候结果。事件引发外交风波,澳洲总理莫里森称并非针对佐高域,但强调无人有特权,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则指佐高域受到「骚扰」及不当对待。

据澳洲入境签证要求,必须完成接种新冠疫苗或有医疗豁免。前年曾表示反对强制接种疫苗的佐高域(Novak Djokovic),前晚在墨尔本机场被澳洲边防部人员扣留问话,数小时後送往墨尔本一间用作入境覊留的酒店。澳洲边防部称,佐高域无法提供证据支持其豁免,不符合入境要求,因此撤销其签证。佐高域昨就撤销签证提出上诉,法官将案押後至下周一再讯,佐高域暂毋须被逐出境,但要继续留在酒店。

澳洲有入境要求这是公开的,诡异的是,若佐高域知道不符合要求,又没得到豁免的话,他会花14个小时和团队一起来澳洲吗?

以一哥的智商,一定不会来,对不对?既然来,肯定是预先得到豁免的。

事实上,澳洲网球协会和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政府早前已向佐高域发出医疗豁免,让他毋须接种新冠疫苗仍可入境参加澳洲网球公开赛。澳网协和维州官员周三表示,佐高域是少数数名获医疗豁免的参赛者之一,强调申请医疗豁免均为匿名、且由两个独立的小组严格审核,不会有特殊待遇。

而莫里森在1月5日曾表示,是否批准佐高域入境,由維州決定,但不到一天他改口,說沒有人能凌駕規例。莫里森出尔反尔,原因何在?

还有破格的地方,就是面对这个网坛一哥,澳洲是派出警察守在他的房门,行李被没收,佐高域不是非法入境者,只是检疫的问题,为何享受“罪犯式”待遇?

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在社交网站发文说,他已和佐高域通电话,告诉对方「全塞尔维亚都挺你,有关单位正采取所有手段,确保这名世界第一的网球选手遭受的不当对待尽早结束」。他昨又称,佐高域是政治猎巫行动的受害者。佐高域的父亲表示,儿子被关在一个有警察守卫的房间内。莫里森昨说塞尔维亚驻澳洲大使馆「已提出交涉」。

一个普通有没打疫苗的事情,搞出外交问题。确实不得不令人怀疑莫里森的动机。佐高域一事,归纳起来有几点:
一是澳洲网球协会和墨尔本所在的维多利亚州政府早前已向佐高域发出医疗豁免。这是承诺在前;
二是莫里森出尔反尔,唯一解释是有政治动机;
三是故意升级为“外交事件”,避免干涉州政府的违规指责;
四是真正针对的是维州工党政府和安德鲁;
五是代美国教训塞尔维亚。
澳网是维州具有国际影响力的标志赛事,维州自然有责任办好,安德鲁说过,澳洲不办这项国际比赛,很多国家都抢着办。所以,笔者认为,维州豁免部分种子球手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也是球赛成功与否,含金量够不够的国际认可度问题。
现在是州政府承诺,联邦政府推翻。
按照法例,除军事外交,联邦政府是无权干涉州政府的决策的。
所以,莫里森政府只有将事件升级到外交层面,才有借口否决州政府的决定。也因此才有了佐高域受到“罪犯式”招待的情景,而塞尔维亚总统的介入,无意中也正中莫里森下怀。莫里森就是要搞大件事。
其实,以澳洲目前一天就7,8万的感染人数,一个佐高域感染与否可以忽略不计,澳洲反而应该欢迎国际名将,不惧疫情,前来支持澳洲的体育事业。
 
莫里森真的是关心染疫?非也,看看澳洲目前的疫情发展,莫里森难辞其咎,他根本就不是一个关心疫情的人—在染疫数字创新高的圣诞节,他还开通TikTok和狗合影,哪有一点爱国爱民之意?
一个不关心疫情的人,忽然关心佐高域是否染疫,大家不觉得蹊跷吗?
其实,原因也不复杂。
莫里森借助佐高域名人效应,一是树立自己是“抗疫总理”形象,挽回社会失分;二是为今年大选铺路,标榜自己是“有原则,不会搞特权”;三是顺势打击安德鲁的工党政府,让澳网赛事蒙上阴影,进而打击维州经济;四是也有针对塞尔维亚之意,因为塞尔维亚也是美国的眼中钉。
路透社明确指出,佐高域的命运关系到莫里森的保守派政府与维州州长安德鲁斯(Daniel Andrews)左派政府之间的政治角力。

可怜佐高域成为莫里森的政治牺牲品,他对莫里森竖中指也毫不奇怪(来自推特)
因此,不论那个角度看,莫里森这波都是政治操作,是一场政治秀。2022.1.7作者为华人专栏作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