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黨深切關注俄烏關係惡化 黃英賢籲中國助化解危機

【Sydpost】工黨外交事務發言人黃英賢(Penny Wong)表示,她對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威脅深感擔憂,並要求聯邦政府就澳洲在今年大選前對俄烏關係政策立場發生任何變化諮詢反對黨。

黃英賢參議員還表示,中國應該利用其與俄羅斯的密切關係來說服它尊重烏克蘭的主權,因為它在與這個前蘇聯共和國接壤的邊境附近集結了10萬多名俄羅斯軍隊,人們對重大衝突的擔憂日益加劇。

美國和俄羅斯外交官之間本周正在舉行至關重要的會談,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警告莫斯科,如果俄軍在俄烏邊境的大規模集結繼續下去,將會產生「重大後果」。

自2014年以來,烏克蘭和俄羅斯一直處於衝突之中,當時莫斯科吞併了烏克蘭的克里米亞半島。近幾個月來,緊張局勢升級,俄羅斯向邊境派遣十萬大軍,引發了對俄羅斯入侵的擔憂。

如果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不能完全排除美國和北大西洋公約組織(NATO)可能會軍事幫助烏克蘭,這可能包括向澳洲提出軍事貢獻請求。

黃英賢參議員表示,工黨表示支援「烏克蘭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並加入國際呼籲俄羅斯降低衝突風險並遵守其國際承諾」。

她說:「作為澳洲有可能替代執掌政府的工黨,對烏克蘭主權受到威脅以及在烏克蘭邊境集結超過10萬俄羅斯軍隊深感擔憂。」

這位影子外長說,工黨將繼續尋求政府機構的定期簡報,包括要求國家情報局以及外交,國防和內政部向工黨提供相關情報。

「此外,我們希望就澳洲對外政策立場的任何發展進行磋商。在選舉年,至關重要的是,在影響我們所有人並超越國內政治的國家安全挑戰議題上保持兩黨合作。」

黃英賢參議員還表示,中國與俄羅斯的密切關係「意味著它有獨特的責任敦促莫斯科保持克制 – 並且中國表現出對國際法的支援,包括所有主權國家邊界的完整」。

近年來,隨著美國與俄羅斯和中國正面交鋒,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俄羅斯總統普京越來越多地結成統一戰線。

但迪肯大學(Deakin University)戰略研究講師、西點軍校現代戰爭研究所(Modern War Institute at West Point)研究員布坎南(Elizabeth Buchanan)表示,假設北京對莫斯科在烏克蘭問題上有影響力是有問題的。

布坎南博士說:「北京方面尚未正式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主權主張,莫斯科也沒有涉足南中國海爭端。」

「事實上,如果美國(及其歐洲盟國)在歐洲進一步分心或陷入困境,中國可能會認為它現在在印度-太平洋地區有更大的迴旋餘地。」

「如果有的話,我預計中國將繼續袖手旁觀。北京對緩和(俄烏)緊張局勢沒有重大興趣。」

布坎南博士說,國際法和主權邊界的首要地位是澳洲最關心的問題,採取「原則立場」很重要。

但她表示,澳洲可能還必須考慮「對任何盟國任務的國防支援」。

「然而,在自2014年以來一直在醞釀的烏克蘭突破背景下,我們的盟友一直對加劇與武裝部隊的緊張局勢猶豫不決。相反,對話是選擇的途徑。」

羅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研究主任勒馬休(Hervé Lemahieu)說,習近平和普京「有一個共同的敵人,我認為永遠不要低估所呈現的團結品質」。

「他們都意圖削弱美國的全球地位,雖然他們的外交政策不盡相同,但它們是相輔相成的。」勒馬休表示,烏克蘭戰爭將給華盛頓帶來重大挑戰 – 「要麼可能讓俄羅斯逍遙法外,要麼減損其在印度太平洋地區的努力」。(澳洲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