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反疫苗令示威持續 美國政治文化輸出的威脅

【Sydpost】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反疫苗令示威持續11日未止。即使法院2月7日頒布了為期10天的車輛高聲響號禁令,而渥太華市前一天也宣布進入緊急狀態,由起初車隊遊行演變成佔領國會大街行動的示威依然持續。這場示威最先由貨車司機發起,抗議針對他們穿越美加邊境時須已接種新冠疫苗的規定,如今已演變成廣義的爭取「自由」、反對一切抗疫管制和疫苗法令的行動。儘管參與人數比起初大減,但在寒冬之下,佔領人士情緒依然熱切。

這個以「自由車隊」(Freedom Convoy)為名的行動,並沒有統一的指揮,卻混雜了加拿大內外的各種右翼勢力,其籌款能力更顯示出運動背後的支持廣度。曾主張加拿大中西部「草原三省」(Prairie Provinces)獨立的邊緣政治活動家Tamara Lich,以「自由車隊」名義在眾籌平台GoFundMe迅速籌得超過一千萬加幣捐款,其後遭該公司在2月5日以示威「暴力和其他不法活動」為由取締。之後,人們轉往基督教眾籌平台GiveSendGo支持「自由車隊」,至7日傍晚已籌得超過500萬美元。

外部勢力與陰謀論

GoFundMe的「禁籌」事件,突顯出加拿大示威背後的「外部勢力」。此前,特朗普已對「偉大的加拿大貨車司機」表示「全力支持到底」,又以「極左瘋子」(far left lunatic)去形容加拿大總理杜魯多(Justin Trudeau)。有了特朗普的「御筆」認證,美國至少5個州的共和黨檢察長已表示會對總部位於加州的GoFundMe採取行動。特朗普長子小特朗普(Donald Trump Jr.)更呼籲所有共和黨州檢察長都應該跟從。

上周,渥太華警方就指「自由車隊」眾籌行動得到來自美國的重要支持。而在邊境的南邊,有美國貨車司機也在正籌備發起類似的示威行動。

另一「自由車隊」的組織者是一個稱為「加拿大團結」(Canada Unity)的雨傘組織,其在網上發起要求全面取消抗疫管制和疫苗令的「諒解備忘錄」(MOU)已獲得超過32萬人簽署。該組織的創辦人James Bauder指杜魯多應該被控以叛國罪和違反人道罪。

翻看Bauder的社交媒體歷史,他對於來自美國的右翼陰謀論可說是照單全收:他認同2020年美國選舉被舞弊;經常分享以「全球戀童精英幕後組織」為陰謀論核心的QAnon符號;認為9-11事件是影子政府的陰謀;指新冠病毒是索羅斯(George Soros)、比爾蓋茨(Bill Gates)、輝瑞公司(Pfizer)所創造的。

極端勢力騎劫政黨?

同一時間,隨着加拿大民情轉向反對抗疫管制措施的延續,且有超過三成人繼續對「自由車隊」示威表示支持,加拿大較主流的政界也出現支持示威的趨向。一直反對抗疫管制的右翼邊緣政黨「人民黨」(People’s Party),繼去年大選得票比前次翻了兩翻至接近5%之後,如今在不同民調中也出現雙位數字的支持度。

作為加拿大右左兩大黨之一的保守黨,在2月2日也投票踢走了走傳統中間路線的黨魁奧圖爾(Erin O’Toole),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奧圖爾對「自由車隊」沒有率先表態支持。

保守黨的臨時黨魁如今更是一位曾因戴上特朗普「讓美國再次偉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標語帽子而惹起爭議的人物,使人擔心大體上同屬兩黨制的加拿大的其中一黨會走上類似美國共和黨般被極端政治勢力騎劫的命運。

雖然這次示威看勢難以長久持續,但示威當中所顯示出的國內外支持聲勢,加上反對抗疫管制的具體訴求能吸引一般民眾支持,間接讓陰謀論式的政治論述「正常化」,可見極端政治在未來將會是加拿大政治階層的一大威脅。

這次加拿大「自由車隊」示威的風波,其實只是美國政治文化輸出的一環。

社交媒體造成政治文化全球化

近年,隨着社交媒體的冒起,特別是美國社交媒體平台的全球通用(來自中國的TikTok固然是紅遍全球,但國內的抖音與海外的TikTok始終有所區隔,與Facebook、Twitter、Instagram、YouTube等的無區隔溝通依然有差別),美國的政治文化也跟以往的荷里活電影跟麥當勞快餐一般傳遍全球。

要量度美國的全球政治文化影響,有一定難度。但無論從個別事件中看到趨勢,以至有限的可見數據分析當中,我們都可以看到美國的影響力。

根據《經濟學人》2021年6月按網紅影響分析公司HypeAuditor的數字作分析,研究Instagram與YouTube最具人氣的100帳號的跨國影響力,發現美國對英國、西班牙、俄羅斯、印度、墨西哥、巴西、法國等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例如法國的9%訂閱和追蹤對象也是美國的內容。

而對於源自美國的QAnon陰謀論,反對宗教歧視和不包容的組織「Get The Trolls Out!」2020年12月底也發表過對相關Twitter推文的分析,指出只有25%的QAnon推文來自美國,間接顯示出這個美國陰謀論的全球化。研究人員亦指出,新冠疫情成為了這種訊息溝通的重要途徑,而QAnon也演變成歐洲極右表達不滿的旗號。

根據《華盛頓郵報》去年9年在德國大選前的報道,與QAnon相關預言德國政府終將被推翻的「第X日」(Day X)陰謀論愈見廣傳,一些相關的德語Telegram群組成員人數高達15萬人。一些主張德國從未承認二戰後領土分配的人,更認為特朗普將會是解放德國的救世主,跟QAnon將特朗普放置在破解全球戀童精英組織的關鍵地位一般。有研究人員更指出,德國已成為美國以外擁有最多QAnon追隨者的國家。

從個別事件中,我們也可見到美國政治陰謀論的影響力。2020年2月,曾宣稱美軍在德國有秘密基地正在進行侵犯兒童勾當的極右份子Tobias Rathjen就曾在法蘭克福槍殺11人;2021年4月,法國亦有一群QAnon陰謀論者幫助一位失去撫養權的陰謀論信徒將其女兒綁架到瑞士山區小鎮的一家廢棄音樂盒工廠。

除了這些個別事件之外,在多國出現的反抗疫管制示威之中,人們也不難發現支持特朗普或QAnon相關的符號。

美國的政治文化輸出,正如其荷里活電影輸出一般,並非沒有正面的影響。例如2020年弗洛伊德事件後,「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運動就引起了全球各國對種族平權問題的關注。然而,反疫苗觀點、疫情相關虛假資訊與美國各種政治陰謀論的合流以至在他國的植根和本地化,卻是極其值得警惕的發展。(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