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務卿稱中國要建反自由新秩序 澳前總理批澳防長言論稱危險荒謬

【Sydpost】來澳參加Quad四方會談外長會議的美國國務卿表示,中國的戰略雄心已經得到了極大擴展,在世界軍事和經濟中佔據主導地位。

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接受澳洲人報採訪時說,在他看來,毫無疑問,隨著時間的推移,中國的目的是要成為該地區乃至世界的主要軍事、經濟、外交和政治大國。中國計劃建立一個新的世界秩序,這個秩序的特點是反自由主義,和我們的世界秩序是不同的,我們的世界是自由的。無論誰挑戰這些價值觀,都必須堅決捍衛。

澳洲澳國防部長杜頓(Peter Dutton)表示,他認同布林肯的評估,重要的是「不僅要看布林肯的話,還要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該政權發言人的話」,這是需要面對的現實,從澳洲的角度來看,我們希望成為一個可靠的合作夥伴,希望在中國人權得到尊重,澳洲希望兩國建立關係,但這是一個雙向的過程。許多其他國家也面臨同樣的困難,中國已經大大偏離了我們認為的在一段時間內建立起來的原則。

中國對澳洲的貿易制裁適得其反

布林肯在接受SMH和The Age的採訪中說,中國對澳洲的貿易制裁適得其反,澳洲站出來對抗北京,為世界「樹立了一個極其强大的榜樣」。中國在擠壓澳洲經濟的努力中,損失比澳洲更多。

中國對價值200多億元的澳洲產品實施了抵制,美國公司已經在中國市場的某些領域佔據了一席之地。 在被問及各國是否有更有效的方式應對中國的貿易脅迫時,布林肯沒有提供直接的解決方案,只是讚揚澳洲和澳洲公司在市場和供應鏈多樣化方面所做的非常好的和有效的工作,以及巨大的恢復力,並表示他認為這將使中國在未來對此三思而後行。

澳洲貿易經濟學家哈考特也認可布林肯的這一評估,稱這樣做讓中國打亂了自己的供應鏈,導致煤炭和鐵礦石短缺,存在能源安全和糧食安全問題,而澳洲出口商已經能够有效地實現多樣化。中國有3億中產階級的孩子想上大學,任何咄咄逼人的事情都會傷害中國。

澳洲財長費登堡(Josh Frydenberg)去年9月表示,受影響行業對中國的總出口「估計在截至6月的一年中下降了約54億元」,但這些商品對世界其他地區的出口新增了44億元。

布林肯指出,美國通過其累計投資存量支持澳洲經濟,使其成為澳洲最大的外國投資者,不過日本去年是澳洲最大的新投資來源。

布林肯談AUKUS和俄烏危機

布林肯說,雖然澳美英的AUKUS安全夥伴關係是新的協定,美國正在尋找最有效和最高效的途徑來推動這一行程,在維護核不擴散制度方面,美國也在製定標準。我們之間,以及潜在的其他國家之間在其他對我們的安全和福祉至關重要的事情上進行合作,特別是在新興技術、人工智慧、量子科技上的合作,以及在供應鏈上的合作也是AUKUS的一部分,這將對我們所有國家的持續安全產生深遠影響。

針對俄烏危機,布林肯說,如果俄羅斯真的襲擊了它的鄰國,他預計澳洲將給俄羅斯帶來「巨大的外交和政治成本」,以及財政和經濟成本,不過不是軍事成本。

預計周五舉行的四方部長會議將討論烏克蘭危機,以達成共同立場。Quad四方會談領導人將在未來幾個月舉行峰會。

澳前總理譚保和反對黨領袖批杜頓對中國評論

杜頓周四表示,澳洲正面臨著二戰以來最複雜、最具潜在災難性的地區安全環境,進攻性的中國政府帶來的威脅是非常真實的,而且還在繼續增加。中俄之間的「邪惡聯盟」應該「引起全世界的極大關注」,中國政府「决定」支持工黨贏得即將到來的聯邦選舉,有公開的和情報「證據」可以證明這一點,這是公開和明顯的,他的評論不是對工黨領袖的指控,而是「反映了中國政府、中國政府的行動,這就是我發表評論的背景」,這可能會讓持不同觀點的人感到不舒服,但這是完全正常的,這種們關係可以追溯到鄧森(Sam Dastyari),而卜卡(Bob Carr)現在與中國的關係仍然非常密切。他認為現在需要提高認識,尤其是工黨對那些不關心澳洲國家利益的人的認識。

對此,工黨領袖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表示「不可接受,也不符合澳洲的國家利益」。而早些時候,澳洲前總理馬譚保(Malcolm Turnbull)對ABC表示,杜頓的言論是危險和荒謬的的,純粹是為了獲取政治利益,我們不應該把有關中國和國家安全的辯論成為「在床下尋找紅色分子的危言聳聽」。面對中國,澳洲必須堅定立場,但是同時必須非常謹慎,必須要有細微差別和外交手段,總理應該「試著把杜頓先生拉回來」,這樣真的很糟糕,並沒有根據。(澳洲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