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立:中澳關係改善的關鍵

澳洲與中國的關係若要改善,決不能再死抱美國大腿,應抓緊建設世界新政經秩序的機會。

近年來,澳中關係處於緊張狀態,二零二零年五月初,澳洲總理莫里森突然公開說新型冠狀病毒源於武漢的一個病毒實驗室,使關係進一步惡化。儘管手上沒有任何證據,而且遇到中國政府強烈反駁,莫里森仍然敦促應該調查新冠肺炎病毒疫情的起源。莫里森堅持不放棄還呼籲追究中國引致疫情的責任,並展開全球調查。此行為不僅非常不合理,實質上是一番「暴言」。疫情爆發以來,世界各國人民的生活受嚴重影響,當務之急就是集合全球科學家的力量為一體,合作解決問題,讓社會盡快恢復正常,而絕非加劇矛盾。莫里森引發的此場政治鬧劇,最終以中國政府禁止進口澳洲牛肉、葡萄酒、海產品等告終。對於澳洲國民而言,這是有弊無利的結果。

澳中關係在政治和經濟上隨時發生衝突,每每引起連串爭執,有時感覺陷入「菜市場爭鬥」,似乎已成見不到結局的惡性循環。哪怕媒體緊貼報道尋求突破,終究是事與願違,因澳中的對立來源為兩國政府對世界應有秩序抱有不同政治哲學。有人認為這是冷戰再續,延續西方資本主義陣營與舊蘇聯和中國共產國家之間,在政治、經濟及軍事層面上的對抗。不過就澳中兩國而言,它們的關係與冷戰時期迥然不同,彼此的衝突不是資本主義與共產主義的對抗。中國經濟已經以市場原理為主,在外交和對外貿易上,按照現有國際遊戲規則,不再試圖將共產主義思想往外推廣。中國的「崛起」就是在此環境中實現的,但對於澳洲政府來說,中國在全球的政治經濟影響出現得太突然,還沒準備好如何應對一個崛起的中國,仍然依賴老辦法,選擇與盟友美國政府統一步調。澳洲政府如此支持美國政府,似乎回到冷戰時期,依靠美國軍事力量捍衛國土及舊有世界秩序,對付被視為外敵的中國。不過從另外一個角度看,莫里森的發言與澳洲政府一連串的表態暴露出改善澳中關係的難度。在新的世界格局下,澳洲對中國缺乏獨立政策,澳洲政府也從未認真思考過在中國影響已成世界常態,乃至本國利益到底在新世界秩序的何處。

改善澳中關係澳洲政府必須改變其政治哲學。莫里森的發言實質上將中國政府當作敵人,與冷戰時期中國威脅論一脈相承。敵視中國這種思想來源悠久,可追溯至一九零一年澳洲聯邦建立之前十九世紀後期,澳洲各殖民地政府個別開始頒布限制華人的政策。控制華人移民的舉措便是為了緩解一部分英裔澳洲人,特別是工人階級,他們擔心中國移民湧入會降低澳洲人工資水平、搶走工作機會,懼怕澳洲資源歸中國人所有。結果澳洲建國時,對於中國移民的敵視被載入莊嚴的法律中,這個「知名」的白澳政策持續到一九七三年才終於由總理高夫.惠特蘭廢除。此後,澳洲政府為了推行國內不同文化之間的相互尊重和寬容採用多元文化主義政策,民間對待包括中國在內的非歐洲移民明顯改善,促進移民對澳洲的認同感。然而莫里森的發言卻暴露出眾多澳洲政治家似乎帶有中國威脅論的後遺症,心態深處中仍然蘊含著一種對於中國的恐懼。

前總理基廷痛斥莫里森

可幸的是澳洲尚有頭腦冷靜清晰的政治家。澳洲前總理保羅.基廷在二零二一年九月二十二日在《悉尼先驅晨報》題為《莫里森製造中國敵人,工黨在幫他》一文中,批評莫里森故意將中國政府作為敵人,明確說中國沒有對澳洲進行過軍事威脅,並且強調莫里森的這種觀點不符事實,純屬謊言,同時也指責澳洲媒體「妖魔化中國」。基廷自一九九一至一九九六年任澳洲總理,一直主張澳洲與全球各國和平交流的重要性,但反覆聲明要優先在政治經濟上與近鄰東南亞、東亞地區的融合,因為無論是政治或經濟上,澳洲的既得利益就在此廣大地區。儘管前總理展開如此適合本國地理政治位置的宏圖,澳洲政治家中卻還有許多戴著中國威脅論的眼鏡看待問題,不願改變,僅想緊抱美國的大腳,在與美國維持盟友關係的框架內牽制中國的崛起。

改善澳中關係,關鍵在於澳洲人想要塑造出具有什麼個性的國家,認同什麼價值。澳洲人需要認真考慮,既然自國利益處於與近鄰東南亞、東亞地區的融合,是否還值得為了堅持現有美國盟友的關係下犧牲本國利益?這樣做下去意味著什麼?答案很簡單,這意味著澳洲在對外關係缺乏獨創性和彈性,尚未成熟到有自信維持本國利益優先的政策。這是國家懦弱的表現。假如澳洲對本國政治制度和價值觀有足夠自信,應能適應中國「崛起」和美國全球國力的衰退所帶來的各種轉變。

中國「崛起」的結果,就是改變現有二戰後戰勝國所建立的世界政治經濟秩序,並重新設計建設能容納全球國家的新秩序。現在澳洲有千載難逢的機會跟中國修好關係,積極參與新政治經濟秩序的建設。實際上,沒有什麼值得恐懼。中國威脅本來是空論。一千年來,中國經濟文化對於東南亞、東亞地區的影響很深,也不能否認經歷過衝突,但是這些衝突從未影響到日本、韓國、越南、泰國、緬甸、印尼等國的主權,各國還保持自己獨特的政治和文化體制。澳洲應該有自信在一個新的全球秩序中發揮其潛在能力。

唐立,Christian Daniels,澳洲人,日本東京大學博士,現任香港科技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教授;研究雲南歷史、東南亞史、中國西南民族史、明清史、前現代科技史及邊境民族的文化政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