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谷愛凌」 冰雪女王影響美籍華裔的身分認同

【Sydpost】正當廣大的中國民眾為谷愛凌冬奧的驕人成績歡呼時,太平洋彼岸的華裔美國人也在熱烈討論着她。儘管美國媒體對她毫無餘力地批判,但谷愛凌所說的「當我在美國時,我是美國人,但當我在中國,我是中國人」,引起了不少美國華裔的反思和共鳴,如像鏡子般映照出這種二元身份。

年僅18歲的谷愛凌征服北京冬奧賽場拿下兩金一銀佳績,使其不單只成為中美話題女王,也成為華裔美國人熱烈討論焦點之一。有人受到她輕鬆飛越險峻斜坡的能力和技術所感動而喜歡上她;有的欣賞她在中美關係緊張之下的處世之道;也有人認為她選擇代表中國僅是為了14億人口的龐大市場。

《紐約時報》報道,28歲的紐約居民Sarah Belle Lin表示:「我認為我看到的,是一個不怕去愛自己身份並與他人分享的人,我認為她在公共平台上談論這件事是非常勇敢的。」另一位華裔美國人Lucy Yu則表示:「做中國人並不意味着你總是支持中國政府,我可以尊重谷愛凌這一點,也理解表達這點所帶來的困難。」也有人認為谷愛凌的故事,讓他無論身處何地,對自身亞裔美國人的身份變得更加堅定。

另一方面,也有部份華裔美國人認為谷愛凌僅是個特例。撇除其特殊且優秀的家庭和成長背景,非一般人所能及,不少美籍華人其實掙扎於「在美國時覺得不夠美國,在中國時覺得不夠中國」的尷尬處境。而谷愛凌卻可在繼續享有在美國的生活,又可盡收代表加入中國國家隊所帶來的名利。

我認為如果中美緊張局勢繼續加劇,我們會發現自己處於這樣的境地,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人們都會迫使我們認同其中一個。

–美籍華人Easten Law

擺脫「書呆子」形象 為華人自豪

在美國成長,但在主要中國家庭文化下長大的谷愛凌,也有着很多美籍華裔的文化身份,他們不少人一直是在跨越兩種文化、地域和語言的環境下長大。

谷愛凌於自己首屆冬奧的非凡成就,也令許多華裔美國人為她感到驕傲與及吶喊助威,其出色的體育運動表現既可突破在美國,華人「書呆子」的刻板形象。此外,谷愛凌「既是美國人,又是中國人」的放膽態度,多少反映出部分華裔的心聲,無須必要把自己弄成「黃皮白心」,順從主流文化及觀念。谷愛凌大聲說出這句話,或者讓他們發現,中美二元性實際上並不是個問題。

長期以來,美國作為經濟發達、科技先進的西方大國,百年來一直吸引着許多中國移民的目光。不少人選擇前往美國發展,部分人更通過自己的努力留在美國,後來取得美國籍後留在當地生活。他們的後代出生於美國,成為了土生土長的美籍華人。然而,美國國內存在系統性的種族歧視,尤在特朗普任期及新冠大流行後,美國社會對於亞裔及華裔的歧視近年變得很嚴重。素來「低調、默默耕耘」的華裔要想被主流社會接受,不得不放棄部分華人傳統,甚或與中國身份切割。

無法迴避中美角力

在谷愛凌這位少女運動員聲名大噪以後,美國華裔也許再次開始思考身份認同,認為自己或能像谷一樣,為華人、甚至中國人身份自豪,華裔及亞裔都不應刻意埋沒自己的種族身份,而是通過自己的成功故事感染更多人。

然而,在中美角力只會日益加劇的當下,在華裔美國人面對更多是掙扎。因為不論是身份認同、種族歧視,都是無法輕易帶過的沉重話題。

中美之爭 只能站邊?

近年,隨着中國經濟和軍事全球實力的日益增強,中美關係跌至新低。前總統特朗普在任期間,針對亞裔美國人的襲擊更是在全國範圍內激增。也因此,不少美國人將谷愛凌視為「叛徒」,認為她忘恩負義,在美國學成受訓卻為中國出力。前美國駐聯合國大使黑利(Nikki Haley)日前更向代表中國出賽的谷愛凌喊話:「美國或中國你只能選一國」。

如今,不少華裔美國人擔心,谷愛凌雖然一方面對他們的華人身份認同有幫助,但另一方面的現實是,美國華裔的處境會受中美地緣糾紛所牽連,波及他們真正的家。正如居於新澤西州的Easten Law表示:「我認為如果中美緊張局勢繼續加劇,我們會發現自己處於這樣的境地,無論是在美國還是在中國,人們都會迫使我們認同其中一個。」

時移勢易,20年前代表美國參賽的華裔乒乓球運動員莊永祥回憶說,他於1990年移居美國,2008年他回到北京參加夏季奧運會時受到了熱烈的歡迎。在一場比賽中,有一群中國球迷聚在一起,向他喊出鼓勵的話讓他激動不已。當時,與他相似背景的花樣滑冰運動員關穎珊和網球運動員張德培等人被視為中美文化大使,成為兩國的橋樑。他坦言今屆冬奧的氣氛完全不同,「看看今天的兩國關係,以及兩國之間的政治和競爭時,有點讓人傷心和遺憾。」

(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