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切香腸」吞併擴勢力 西方乏板斧 強調按國安需要行事 「維和部隊」迴避正式宣戰

【Sydpost】按俄羅斯國內外學者的分析,莫斯科透過烏克蘭危機提出的安全保證要求,反映意欲挑戰冷戰結束以降以北約東擴為標誌的歐洲安全架構,甚至重塑在中東歐的勢力範圍。俄羅斯這次承認烏東親俄叛軍控制的地區獨立,連部分俄國專家都感到意外,但總統普京的演說顯示俄方仍是按自身國安考量行事。另一邊廂,俄羅斯以派出維和部隊的名義迴避正式宣戰,再次用「切香腸」(Salami tactics)吞併或擴大勢力範圍,事態發展反映西方依然未能有效應對類似挑戰。

自從俄羅斯去年12月披露向美國和北約提出安全保證要求清單後,外界已認定普京目標不止烏克蘭,而是更進一步尋求逆轉後冷戰時代的歐洲安全架構。不少俄羅斯專家強調,北約東擴等情况改寫安全平衡的做法損害莫斯科的利益,但西方學者質疑莫斯科只求強行恢復勢力範圍。研究美俄關係的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歷史學家薩羅特(Mary Sarotte)向《華爾街日報》稱,一如蘇聯時代情况,普京如今正尋求在俄周邊建立緩衝區,並推動莫斯科重回比肩美國的超級大國地位。

普京主動出招 迫西方回談判桌

莫斯科官方智庫「俄羅斯國際事務委員會」(RIAC)學者博奇科夫(Danil Bochkov)向本報表示,近期發展引發對歐洲安全架構動態及地區穩定的許多憂慮,但許多國家尋求嚴厲指控莫斯科的行為,令其感到被疏遠孤立,對全球安全也是非常負面的事,「俄羅斯仍然覺得是在按照自身國家安全需要來行事」,即普京在電視講話多次強調的北約東擴問題。但莫斯科國防智庫「PIR中心」研究員克瓦塔爾諾夫(Artem Kvartalnov)向本報稱,許多俄羅斯人實際上對事件感到驚訝,因為它看來是秘密準備,並跟俄方官員此前說法不符。

莫斯科國立國際關係學院博士生王家豪同樣表示,普京的決定形同撕毁《新明斯克協議》,這是「有點出奇」,畢竟俄方一直指摘基輔違反明斯克協議在先。像法國、德國和中國的許多大國都認可新明斯克協議,令協議原被視為各方公約數,堪稱讓步空間。王家豪坦言,這是民族主義色彩很濃厚的決定,俄共國會議員上月首度提出類似方案時,普京及執政黨未有多少意欲,即使近日杜馬(下議院)通過無約束力議案,要求普京承認烏東兩叛區獨立,但外界依然認為只是談判策略,故對最新發展感到驚訝。他依然認為,普京今次是主動升級局勢,迫使西方國家重回談判桌。

用西方一套 親俄地區搞公投

但西方的反應似乎不算激烈,有華府官員更表明莫斯科尚未觸發至為俄方全面開戰準備的制裁門檻。香港國際問題研究所秘書長陳偉信表示,這種針對西方的「切香腸」方式並不是第一次,至少可數到2008年南奧塞梯戰爭,當年西方無甚反應,第二則是2014年吞併克里米亞,但因鞭長莫及而軍事上無力回應,同時因當地民眾意願親俄,道德上也欠板斧。他預期,普京會在頓巴斯地區重演克里米亞的情况,即先承認兩個烏東叛區獨立後,再讓兩地加入俄羅斯,但一如以往,西方政府沒什麼可以做。

陳偉信表示,西方最大難題在於不想正面對抗俄羅斯,又想保住俄方盯上的中東歐國家,而烏克蘭想要走近歐盟的方向跟莫斯科的期待背道而馳。另一方面,普京擅長以西方的玩法去取得想要效果,例如在親俄地區舉行公投,既然符合民主,就令西方難以反駁。他認為,俄羅斯短期內未必會更進一步,但長遠目標或是將控制範圍推到第聶伯河以東(烏東)的所有俄語裔人口佔優地區。

料不會攻基輔 免陷國際制裁

博奇科夫估計,頓巴斯地區很可能會繼續升級,甚至成為未來數年歐洲的新衝突戰場,理由是相關各方都堅決捍衛自身立場。但他不預期俄羅斯會奪取其他烏克蘭領土,包括基輔,因為這會是公然違反所有國際法,不止令莫斯科陷入國際制裁,更令俄方在國際關係體系中成為絕對的被拋棄者。因此全面開戰就更加不可能,此舉肯定損害俄國經濟,反而威脅統治政權本身。(明报)

圖 – 在烏克蘭東部城市頓涅茨克,周一有親俄民眾在街上放煙花慶祝普京宣布承認烏東兩地區獨立,部分人揮舞俄羅斯國旗。(路透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