允許Facebook發佈「普京去死」等詛咒言論引爭議 Meta為自己辯護

【Sydpost】3月10日,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向員工發送內部郵件稱,在俄烏衝突期間,Facebook及Instagram將放寬原本制定的反仇恨言論規定,允許用戶對俄羅斯侵烏以及俄羅斯、白羅斯領導人進行死亡詛咒等各類暴力言論,同時亦會允許對烏克蘭右翼極端武裝組織「亞速營」(Azov Battalion)的讚揚。

該決定迅速引發巨大爭議。除了Meta的回應以外,Meta所建立的全球獨立監督委員會、克林姆林宮、聯合國人權辦公室等機構皆相繼表態。

Facebook發言人一度解釋,這一臨時安排僅限於俄烏衝突期間,且不能「明顯地攻擊俄羅斯平民」。另外,即使是詛咒對方領導人,也不能提及明確的地點和企圖致人死亡的手段。因為包含了這兩點訊息後,會讓推文看起來像宣佈自己將對具體的個人發起有計劃的刺殺行動。對於怎樣的言論算是「合理範圍內的暴力」,Facebook制定了一個初步的判斷標準,也列出了一套所謂的「禁令」。比如在發文時寬泛地用「俄羅斯」、「俄方」和「俄軍」這樣的稱呼,後續文字即使帶上暴力內容,也被視為可接受的範圍。

3月11日,Meta所建立的全球獨立監督委員會(Oversight Board)於Twitter發文稱,「確保網絡言論自由和人權的一個關鍵部分,便是在制定內容政策和執行的過程中,言論共享時的語境背景」。

Facebook母公司Meta於11日解釋道,該臨時調整是為了讓用戶表達對俄羅斯侵烏的反對。其全球事務負責人Nick Clegg於Twitter發佈公告稱,如果Meta未做內容政策更改,便等同於阻止「平凡的烏克蘭人表達他們對入侵軍事力量的抗爭及憤怒」。

同日,聯合國人權辦公室發言人特羅塞爾(Elizabeth Throssell)則在日內瓦表示,Meta新政策缺乏明確性,「肯定會導致針對俄羅斯人的仇恨言論」。不過特羅塞爾亦表示,「這顯然是一個非常、非常複雜的問題,但根據人權法和國際人道主義法的條款它確實引起了一些擔憂」,「在持續的衝突中,向直接參與敵對行動的人尋求暴力,可能不會被禁止發表言論」。

俄羅斯方面,該國駐美國大使館11日表示,「Meta攻擊性非法政策將煽動對俄羅斯人的仇恨和敵意,這令人髮指」,「該公司的行為是信息戰的又一證據」,希望美國當局「制止Meta的極端主義活動,並採取措施將肇事者繩之以法」。

克林姆林宮發言人佩斯科夫(Dmitry Peskov)則表示,如果關於Meta的該報道屬實,莫斯科將終止Meta在俄羅斯的運營。「我們不想相信路透社的報導,這太難以置信」,「如果這是真的,那將意味着我們必須採取最果斷的措施來結束這家公司的活動」。

上周,因應Facebook在其平台限制用戶對俄羅斯媒體的訪問,俄羅斯在該國禁止Facebook。11日,俄羅斯媒體監管機構表示,由於社交媒體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容許發表針對俄羅斯士兵的暴力呼籲,決定封鎖Instagram。俄羅斯總檢察長辦公室亦已經要求以涉及極端主義法律為由,向Meta展開刑事調查。

據研究機構Insider Intelligence,Facebook、Instagram和WhatsApp服務在俄羅斯去年分別有750萬、5,080萬和6,700萬用戶。

Facebook及Instagram暫允發布詛咒普京死亡等暴力言論 被指雙標

Facebook宣布暫時允許包括對俄羅斯領導人發起死亡詛咒在內的暴力言論,中東網民指責Facebook立場雙重標準。

社交媒體平台Facebook3月10日向員工發送內部郵件稱,在俄烏衝突期間,Facebook及Instagram將放寬原本制定的反仇恨言論規定,允許用户對俄羅斯特別軍事行動和俄羅斯、白羅斯領導人進行死亡詛咒以及其他暴力言論。

Facebook發言人表示,這一臨時安排僅限於俄烏衝突期間,且不能「明顯地攻擊俄羅斯平民」。另外,即使是詛咒對方領導人,也不能提及明確的地點和企圖致人死亡的手段。因為包含了這兩點訊息後,會讓推文看起來像宣布自己將對具體的個人發起有計劃的刺殺行動。

儘管Facebook這封郵件稱放寬限制的臨時安排是提供給烏克蘭等東歐國家的用户,但暫時還不知道其他地區的用户是否也能成功發表上述言論而不受限制。

對於怎樣的言論算是「合理範圍內的暴力」,Facebook制定了一個初步的判斷標準,也列出了一套所謂的「禁令」。比如在發文時寬泛地用「俄羅斯」、「俄方」和「俄軍」這樣的稱呼,後續文字即使帶上暴力內容,也被視為可接受的範圍。但如果對除了俄方和白俄方政要以外的其他平民發布威脅,則仍將按照此前頒佈的規定對推文做出限制。

另一方面,Facebook不鼓勵對俄方被俘人員用暴力言論進行恐嚇和威脅,因為類似言論可能會給這些被俘人員帶來危險。

另外,也有不少網民指責Facebook立場雙標,一位網民嘲諷道:「當被美國侵略的中東人民發表暴力言論時,我們不僅封殺他們的推文,還說他們是恐怖分子。」還有網民質問Facebook會不會給利比亞、敍利亞、伊拉克和阿富汗這種譴責和威脅美國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