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总理李显龙:若在中美之间下错注就要付出代价

撰写: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Lee Hsien Loong)评价习近平是有使命感的政治人物,他坦言若在中国与美国之间下错赌注,就要付出代价。新加坡应必须非常小心处理同中国关系。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4月1日接受美国《华尔街日报》专访时谈及乌克兰危机、中美关系和美国的信誉三大话题。

李显龙首先表明乌克兰危机的立场,他称主权和领土完整不仅仅是《联合国宪章》的原则之一,对于新加坡这样一个小国来说,这是一个不容妥协的根本原则。

乌克兰危机对亚洲各种事态发展带来众多影响。一些轻率之人就谈到亚洲正形成一种类似北约的情况,但亚洲是截然不同的。此外,个别国家正在盘算如何在国防能力,甚至是核能力等方面做出回应,以及乌克兰危机对它们的影响。至于谁会来帮助它们,以及一些日渐升温的事态会如何发展,例如台湾问题。他的个人看法是:乌克兰危机不会给台湾的前景带来太大的影响。台湾问题有它自身的发展动态和历史背景,但人们可以就此进行讨论。

第二,乌克兰危机将许多事情复杂化,包括中美关系。美国问中国为什么不和他们站在同一阵线。新加坡必须非常小心处理,不要顺理成章地把乌克兰问题定义为中国已经站在错误的一边,让这个问题变成一个民主主义与专制主义之间的斗争。

第三,当被问及美国的信誉时,李显龙认为,这可从两个方面着手——其一,人们是否还能跟美国做生意并相信他们作出的承诺。

虽然没有规定不能跟美国做生意,但这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美国立场的稳定与一致性有好有坏。他认为一个稳定但可惜且无益的层面是美国两党对于中美关系的立场。

其二会影响美国可信度的是一个国家的世界地位。但世界对此的看法并不一致。世界某些地方,明确地说包括中国,强烈认为东方正在兴起,西方正在衰落。他们认为美国并没有一个光明的未来,因为对于美国这种权力制衡的民主制度而言,世界的变化太快了。

李显龙称,这是个赌注,若下错,就需要付出代价。而且错的可能性很大。比如要为过于雄伟的计划,过于自满的假设,以及过于强势的行为引发问题而付出代价。这不只会影响美国也会影响世界各地。

《华尔街日报》称赞李显龙的观察和看法很有用也很坦率。记者想知道“他认为中国领导人对美国持有什么态度,以及他认为习在太平洋地区及其它地区的整体战略是什么?”

李显龙回答道,中国是把太平洋区域视为所谓的近邻。中国与该区域有着密切的互动,而不仅仅在贸易方面。中国也是本区域大多数国家最大的贸易伙伴。许多国家都在中国进行投资,新加坡当然也有,而中国也日益在这些国家进行对外投资。中国想交朋友,也想施展影响力。

他提示称,区域内的每个国家都与中国有着广泛的关系,都希望抓住中国提供的商机,与中国做生意。但同时,也希望在多极化的世界里,保有一定的行动自由和自主权。

记者问及“对中国从一开始对疫情的处理和应对有什么看法,而这是否造成了什么持久性的影响?”

他认为太平洋区域比美国更尊重中国的做法。美国严厉指责他们一开始没有迅速发现、公布和消灭新冠病毒。但实际上,中国一个月内就公诸于世,各国也争相作出反应。一些国家反应迅速,而另一些国家,如美国,则后悔没有更快地作出反应。

李显龙还称,如果他是中国人,被要求证明病毒没有从实验室里泄漏,而这个说法本来就没有太多根据,他会质问:为何要开放实验室,以消除这种不合理的要求和猜疑?在实验室里,可能还有很多其他事物,是中国不愿意透露的,这也合情合理。

《华尔街日报》问及中美制造业贸易和香港局势时,李显龙称,这是两个不同的问题。脱钩的问题对新加坡造成多大的影响取决于它有多严重。

他认为,目前为止,基本的原则是各国可在法律允许范围内偏离严格的自由贸易规则,并提供津贴。世贸组织制定了一套公平贸易规则,并进行仲裁。

香港则是另一个问题。对香港而言,更长远的问题是在2019年后,在发生学生示威事件后,中国改变了条例并制定了新法律。

在香港回归中国前,两地的发展起点很不一样。中国大陆会与香港靠得更近,而香港也会更像中国的情况。今年是香港回归中国25周年,是50年的中间点。他相信即便环境正逐渐改变,香港仍然可以维持生计,不仅仅是挣扎求存而已。

当《华尔街日报》记者质疑中国加入国际组织如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是为了扩大影响力时,李显龙反问道,问题不是美国为什么要让中国发挥更大影响力,而是这个机构的合法性是否有所改变,特别是现在无法避免中国成为世界经济的一部分。

《华尔街日报》提及李显龙在讲话中提及过“很明显的亚洲没有北约,也不会有亚洲版的北约。”记者问道如何面对中国所带来的的挑战时,他称,除了要防御传统的战役外,各国还要考虑核武问题,尤其是东北亚国家和地区。

他还称,新加坡和美国的合作紧密,美国参与本区域事务是件好事,但这并不表示新加坡会参与美国涉入的战争,或在新加坡出事时会要求美国前来搭救。他认为,最好是维持现状,因为本区域的国家并非都想和各方对峙。

《华人街日报》记者一再追问李显龙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个人评价时,他称,至于中国方面,无法知道习近平的想法,但他相信习有一种使命感。他们明确提出“站起来” 、“富起来” 和“强起来”三大目标。毛泽东让中国“站起来”,然后邓小平再让中国“富起来”,现在习近平要让中国“强起来”。

他还提醒美国所面对的挑战是,能否处理好与中国的关系,让中国以有建设性而非破坏全球体系稳定的方式实现目标。

文章为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