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澳洲大选关键选区分析之新南威尔士州

2022年联邦选举活动的发令枪打响,是时候把我们的注意力转向决定谁将领导国家的关键席位上。请看下面按州划分的战场选区。


新南威尔士州

Macquarie
Susan Templeman (工党)
0.2%的领先差距

继Sarah Richards在2019年大选中落后371票后,这个位于蓝山的选区成为自由党在新州的头号争夺目标。Albanese和Morrison 一直是这个摇摆席位的常客——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该席位在工党和自由党之间多次转换。这个包括Windsor、Richmond和Hawkesbury这些洪水易发区的联邦席位是工党必须保住的席位,也是联盟党必须赢得的席位,以帮助平衡其在新州其他地方的预期损失。

Reid
Fiona Martin(自由党)
3.2%的领先差距

Reid是新州最具多元文化和宗教多样性的选区,在2013年Craig Laundy为自由党赢得该选区之前,这里一直是工党的大本营。Albanese迫切希望赢回他的”父亲形象 “导师Tom Uren的席位。在Laundy退出政坛后,工党曾将Reid作为2019年大选的囊中物,却被Martin轻松击败。Martin在与其他四名温和派自由党议员站在政府对面,在扼杀Morrison的宗教自由法案方面中起到突出作用,她面临着一场艰难的斗争,以保住这一席位。由于选区内华裔澳大利亚人较多,工党提名了陈莎莉(Sally Sitou)为其候选人。Sitou是华裔父母之女,他们在越战后逃离了老挝。Morrison和Albanese经常访问这个必争席位,并将在竞选期间加强他们在那里的出现。

Gilmore
Fiona Phillips(工党)
2.6%的领先差距

Phillips将与自由党明星候选人、前新南威尔士州财长Andrew Constance在Gilmore的争夺战中对决。在另一位备受瞩目的候选人、前澳大利亚自由党全国主席Warren Mundine在2019年被Phillips轻松击败后,Morrison一直专注于赢回Gilmore。这个新州南部的席位曾由国家党的John Sharp 持有十年,并在1996年至2019年期间由自由党掌握。Gilmore选民仍然关注联邦政府对丛林火灾恢复的处理。Constance曾在2003年至2021年12月期间担任州议席Bega议员,他是火灾期间的一个重要人物,自由党总部希望他能减少工党攻击之痛。

Dobell
Emma McBride(工党)
1.5%的领先差距

在过去的十年中,这个中央海岸的席位见证了人口结构的巨大变化,这里有着退休人员和年轻家庭的混合。在大流行期间,更多的悉尼人为逃离城市而北上。自由党认为他们可以把中央海岸变成一个保守选民的中心地带。在近年的选举中,Dobell 在大党之间易手。在前工党议员Craig Thomson的丑闻发生后,自由党在2013年赢得了Dobell,但在2016年大选中未能守住它。新州自由党的内讧使联盟党的希望变得渺茫。最近搬进该席位的悉尼知名心脏病专家Michael Feneley,是Morrison在选举前几周空降到这里的。

Wentworth
Dave Sharma (自由党)
1.3%的差距领先于独立候选人

这个位于悉尼东郊的联邦席位,包括Bondi、Darling Point、Rose Bay、Paddington和Vaucluse,将成为自由党的一个主要选举战场,因为自由党要在这里抵御“Voices of Independent”独立候选人Allegra Spender以及经费充足的”气候2000“ (Climate 200)组织。尽管这个以前曾由Malcolm Turnbull 和 John Hewson掌握的富裕席位几十年来一直由自由党主导,但联盟党的战略家对Sharma再次当选的前景严重担心。这位前澳大利亚驻以色列大使和受尊敬的外交官自2019年以2346票从高调的独立人士Kerryn Phelps手中赢得该席位以来,一直表现出色。已故时装设计师Carla Zampatti 的女儿Spender 围绕气候变化方面展开激烈竞选,被认为很有可能重复独立人士Zali Steggall 上次大选在Warringah的成功。Sharma正在获得自由党总部提供的大量资源,以尽一切努力守住这个席位。

Hughes
Craig Kelly (UAP)
差距:不详(他上次是作为自由党赢得该席位)

在因反疫苗言论和社交媒体上的虚假宣传而与Morrison闹翻后,Kelly在2021年初退出了自由党,转为中立议员,后来加入 Clive Palmer,成为澳大利亚联合党(United Australia Party)的领导人。Palmer将花费巨资,用Kelly的广告牌和反自由党的广告充斥该选区。讽刺的是,这位特立独行的议员曾在2016年和2019年选举前的党内预选战中分别被Malcolm Turnbull 和Scott Morrison救下。新州自由党在预选竞争中的内讧推迟了对Hughes候选人作出认可。1996年Danna Vale将Hughes从工党手中夺回后,自由党已经将该席位保持了26年。他们预计该党的高初选得票率将有助于赢回这个席位。

Lindsay
Melissa McIntosh (自由党)
5%的领先差距

这个位于悉尼西部Penrith的席位总是竞争激烈,而且传统上是由赢得执政权的政党赢得。当John Howard在1996年上台时,Jackie Kelly 从工党手中赢得了这个席位。工党的David Bradbury在2007年的Rudd的选举大胜中赢回它,而Fiona Scott 在2013年Tony Abbott 执政时又赢得了它。在工党议员Emma Husar在2019年大选前退休后,McIntosh 以近1万票的优势击败了工党候选人Diane Beamer。虽然Lindsay 的选民在上次大选中大量倒向Morrison,但他们同样可以迅速地倒向工党。自由党会极力保住该席位,因为他们知道他们需要留住悉尼西部的工薪阶级和技工的支持来击败工党。

Page
Kevin Hogan(国家党)
9.4%的领先差距

虽然国家党在2019年大选中增加了他们在这个新州北部席位的优势率,但这个位于Lismore的席位的城镇在州和地方选举中都趋向于支持绿党和工党。Hogan是国家党同意支持2050年净零排放计划的关键人物,他认识到需要宣传自己在气候变化上的资历。洪水灾害破坏了Lismore和该选区的其他城镇,这将使选民对气候变化的看法更加敏锐。在支持该地区重建方面的任何失误都将导致转向Hogan的选举失败。工党候选人Janelle Saffin 曾在Rudd-Gillard政府时期持有该席位。

Paterson/ Shortland/ Hunter
Meryl Swanson (工党) /Pat Conroy (工党) /Joel Fitzgibbon (工党,将退休)
领先差距分别为 5% | 4.4% | 3%

在2019年大选中,工党在其三个Hunter Valley选区中遭遇选票流失之后,Morrison将大量资源转移到这些煤矿席位以赢取它们。总理已经多次访问Hunter地区,并在该地区宣布了包括Kurri Kurri天然气发电厂在内的重大消息,以提高联盟党在这些传统工党席位上的竞选实力。工党中坚力量Fitzgibbon曾在上次大选中差点失败,因为工党选票流向了一国党候选人Stuart Bonds。而他在辞职前,已经成功地从Albanese那里确保了工党在气候变化和能源政纲上的中间立场。工党的战略家们越来越有信心,在减少了前工党领袖Bill Shorten的反矿业言论后,他们将可以保住所有三个席位。

Warringah
Zali Steggall (独立议员)
7.2% 的差距领先于自由党

在2019年大选中,前总理Tony Abbott 在Warringah落败,丢失了这个他自1994年以来一直持有的位于Manly的席位,这在新州自由党的保守派队伍中引起震动。虽然Abbott在将Malcolm Turnbull拉下台的过程中起到突出作用,但Steggall的获胜规模超出许多人的想象——当时这位前冬奥会奖牌得主以气候变化为主题,在Simon Holmes a Court的支持下,获得了4万多张首选选票,并在拨票后以13,333票击败了Abbott。对Steggall有利的是,新州自由党没能在Warringah选区及早安排一个高知名度的候选人,此前Morrison曾试图争取让前新州州长Mike Baird 和Gladys Berejiklian在这里竞选未果。

Eden-Monaro
Kristy McBain (工党)
0.8%的领先差距

这里曾经被称为澳大利亚预测获胜政党的风向标席位,现在工党在过去两次大选中成功地推翻了这一传统。McBain在工党受欢迎的议员Mike Kelly退休后,在2020年的补选中赢得该席位,自进入议会以来,他在当地建立起强大的支持。这位前Bega Valley Shire市长领导了工党对联盟党对山林火灾重建问题的处理的攻击。工党总部曾为在补选中守住Eden-Monaro而投入大量资金,并获得了微弱的胜利,以735票击败了自由党候选人Fiona Kotvojs。选前的混乱局面推迟了对该选区的自由党候选人的选择,使工党在 Eden-Monaro的选举中占据优势。

 

Robertson
Lucy Wicks (自由党)
4.2%的领先差距

这个位于中央海岸的席位自2013年以来由Wicks持有,是一个传统的战场选区,自1940年代以来一直在大党之间易手。这里被称为风向标席位,自1984年以来一直由赢得大选的政党获得。自由党曾在1996年赢得这个席位,当时John Howard取得了胜利,而工党则在2007年Kevin Rudd带领的大选获胜后夺回这个席位。这个联邦席位包括Gosford、Woy Woy和Terrigal,在2019年转向自由党,并由Wicks稳妥地持有。工党派出了当地急诊科医生Gordon Reid参选,以争取将中央海岸囊入其中。

Banks
David Coleman(自由党)
6.3%的领先差距

这个悉尼南部选区自1949年设立以来一直由工党把持,直到Coleman在2013年大选中为自由党赢得该选区。在2019年大选中,在7%的选民转向政府的支持下,Coleman扩大了他在这个前工党据点的优势,该选区包括Revesby、Hurstville、Mortdale、Panania和Bankstown的部分地区。在本届大选中,马来西亚移民、前澳大利亚外交官Zhi Soon是工党的候选人。Banks拥有大量的华裔澳大利亚人,在2019年3月的新州选举之前,Banks的选民受到了时任新州工党领导人Michael Daley对亚裔的贬低言论的影响。

Parramatta
Julie Owens (工党,即将退休)
3.5%的领先差距

Andrew Charlton 是埃森哲(Accenture)的董事总经理,也是Kevin Rudd的前经济顾问,他是由工党领导人后期挑选的人选,被空降到这个Owens自2004年以来持有的悉尼关键席位上。Owens当时从自由党的Ross Cameron手中赢取了这个席位,但在2019年大选中却遭遇了对她的选票流失。Charlton是一位备受尊敬的经济学家,也是快速晋升部长职位的主要候选人,他住在该选区外,他的预选胜出激怒了当地工党分支。自由党总部在预选混乱拖延选定候选人之前,一直对这个席位虎视眈眈。

(《澳大利亚人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