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成爭奪華人選票平台 存錯誤資訊及未經授權廣告

【Sydpost】在目前正激烈進行的聯邦競選活動中,主要政黨努力在關鍵的邊緣席位選區爭取選票之際,澳洲華人廣泛使用的社交媒體平台微信上,出現大量錯誤資訊和未經授權的政治廣告。

微信在澳洲估計每天有69萬使用者。擁有它微信的由中國互聯網巨頭騰訊(Tencent)聲稱,它不允許在微信上做政治廣告,然而即使是簡短的搜索也揭示這一華人喜愛使用的社交媒體上,充斥著廣泛的政治廣告和錯誤信息。

該平台上的大部分討論與臉書(Facebook)等西方社交媒體上的討論類似,華人社區的不同政黨支持者都在為他們的首選候選人辯護。

然而,在一些有多達數百名成員的私人聊天群組中,圖像流傳著關於候選人和政黨的虛假聲明。錯誤資訊專家認為,這些貼子可能是由一些候選人的代理人發佈,在這些關鍵席位上,澳洲華人的選票可能決定選舉結果。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網路政策中心的高級分析師萊恩(Fergus Ryan)說:「所有這些候選人在這些團體中都有自己的代理人,積極傳播材料,除非你屬於這些團體,否則這是一個黑匣子。」

《悉尼晨鋒報》和《時代報》上披露的一張微信截圖顯示,發貼者利用了保守派基督徒選民的焦慮,指稱如果工黨贏得權力,它將強加白左的政治正確意志,迫使女性在游泳等體育運動中與跨性別女性不公平地競爭。由《衛報》報道的其他一些截圖中,錯誤地聲稱工黨將恢復其已拋棄的負扣稅計劃,或隱喻工黨若上台,經濟上將出現「腥風雨血」。

微信上還有大量政治家和政黨的形象,其中一個類似於廣告,描繪了工黨處於勝利的風口浪尖,準備讓勤勞的移民更容易獲得永久居留權。

主要政黨政客已經完全授權在微信頁面上用中文展示他們如何投票卡的廣告或圖像,包括通訊部長弗萊徹(Paul Fletcher)和工黨領袖艾班尼斯(Anthony Albanese)。

但是,如何在未經適當授權的情況下,北悉尼獨立候選人廷克(Kylea Tink)的如何投票指引,出現在微信的澳洲財經新聞(Australian Financial News)的公眾號頁面上。廷克的發言人後來表示,已經向澳洲財經新聞提供了正確的授權,但被剔除了。

廷克的發言人說,已要求該頁面解決此問題。

該新聞網站公眾號沒有回應《悉尼晨鋒報》的詢問。

然而即使是完全授權的政治廣告似乎也違反了微信的使用條款。微信母公司騰訊的一位發言人說,微信規定禁止「平台上的宣傳性政治內容(包括與選舉有關的付費廣告)」,「我們還致力於通過最大限度地減少虛假新聞和錯誤資訊的傳播來提供最佳的用戶體驗」。

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的萊恩對微信在執行其規則方面的認真程度持懷疑態度。

他說:「這顯然是他們沒有投入任何資源來維持秩序的事情」,「這對我來說真的很奇怪,因為顯然有很多付費廣告在登出,包括社論廣告」。

微信提供了多種服務,使其在中國人及其移民中無處不在。用戶可以公開發貼,私下發消息或互相打電話,觀看短片,玩遊戲以及向企業或個人付款。

在洛伊研究所(Lowy Institute)調查的澳洲華人中,至少有80%以上有時會閱讀微信上的第三方新聞網站公眾號。

反錯誤信息組織Reset Australia的分析師Elena Yi-Ching Ho表示,她在微信上觀察到關於澳洲大選的熱烈對話。

她說:「我們看到微信群共用多種新聞來源,群組成員相互提醒只分享可靠的資訊來源,從而推動了強有力的公共話語。」

騰訊此前曾表示,微信的運行受到當地法律和中國法規的指導。微信在西方可用,可與中國提供的類似應用程式微信互操作,但與之有所不同。

澳洲選舉委員會發言人艾金-史密斯(Evan Ekin-Smyth)表示,其工作人員在2022年聯邦大選前通過視頻通話多次與微信會面,此前曾採取行動修正平台上未經授權的內容。

在推特(Twitter)上,該委員會表示已經與這家科技巨頭討論了微信禁止政治廣告的問題。與Instagram,臉書和YouTube相比,微信的透明度也較低,後者近乎實時地報告了在其網站上投放的政治廣告。

艾金-史密斯說:「我們正在通過我們自己的監測活動以及從外部來源和選舉完整性保證工作組接收資訊,在一系列在線渠道中監測錯誤資訊和虛假資訊。

工黨沒有直接回答有關其在微信上面臨的錯誤資訊或自己在該平台上的策略的問題,其發言人表示,工黨希望與所有澳洲人溝通,微信提供了一種溝通的方法。(澳洲新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