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大選|追求公平社會成時代呼聲?

撰文:湯文詩

上周六(21日)舉行的澳洲眾議院大選結果出爐,莫里森領導的自由黨執政聯盟敗陣,在150席中只取得45席,比起上屆的77席減少了22席。而阿爾巴內塞(Anthony Albanese)領導的工黨則成功從上屆的68席增加至76席,並取得多數黨執政資格。為趕及出國訪問,阿爾巴內塞周一(23日)已宣誓就任總理。

莫里森政府過去以對華強硬而聞名,不單在新冠追責、香港、新疆、台灣等問題上配合美國的強硬節奏,甚至推動澳洲加入「QUAD」及「AUKUS」等針對中國的安全夥伴計劃。不過,正如其他大選一樣,澳洲選民比較關注切身的民生問題,對華強硬並未能為莫里森保住執政地位,反而影響了選情。

對華強硬未能救莫里森

澳洲有5%的人口為華人後代,雖然當中並非所有都親中,但華人因連帶而遭歧視也打擊了華人對政府的信心。澳洲智庫Lowy Institute去年的民調顯示,莫里森政府的支持度在華人後代中下降14%至28%,幅度明顯比其他族裔要大。而在今次選舉中,一些華人集中的選區例如墨爾本東邊的Chisholm等,都由上屆自由黨佔優改為今年選出工黨代表。

工黨的對華政策雖然跟執政聯盟相似,政治表態上可能大同小異,但畢竟工黨過去九年在野,選民對管治的不滿也合理地先反映在執政自由黨身上。而且前總理、工黨領袖陸克文(Kein Rudd)強調澳洲應緩和與中國的關係,因此工黨相對較易為親華選民接受。

世界左傾浪潮持續

澳洲大學的民調反映,這次大選選民最關心的首五項議題依次為通脹、養老、健康、氣候變化及教育。莫里森及執政聯盟卻沒有充份重視這些民生議題,例如根據澳洲大學的統計,養老問題在莫里森政綱及發言中的出現率只排到第9位,而健康則只排到他的第5名。相較之下,這兩項在阿爾巴內塞的政綱及發言中分別佔第3及4位。而且,阿爾巴內塞出身基層,工黨也以此宣傳他在價值和理念上更接近基層、更能了解他們的問題。

事實上,工黨的勝利不只是左翼價值在澳洲得到支持,更是在承接西方世界近年的左翼思潮。在英美加澳紐五個以英語發達國家中,已經有四個國家在最近期的大選中選出了左翼政黨,在此前包括美國的民主黨、加拿大的自由黨及紐西蘭的工黨,餘下只有英國尚由保守黨執政。即便在歐洲大陸,德國偏左的社會民主黨在2021年也結束了基民盟16年的執政地位。

歐美近年的左翼政黨上台執政,當中固然有部分是常見的政黨輪替現象,但各地民眾無疑也正從90年代對資本主義的單邊信任走出,變得愈來愈關心公平正義、社會保障、社會分配等問題,左翼價值在民主國家的選舉中化來愈重要。香港社會過去雖然關注政治鬥爭,但深層次而言同樣承受着經濟和社會不公所困擾。新特首既揚言要為香港開新篇,來屆政府就必須從這場世界性的左翼浪潮中汲取教訓——如果政府繼續不能在社會分配、公平正義等問題上回應市民的期望,最終只怕會成為社會不滿的根源。

(转自01,文章为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