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蕭析 华人支持工党非必然 达顿称大党都失民心 陆克文新书浅析

悉尼邮报评论员:老萧

反对党领袖达顿吐真言:两个大党都在失去民心。这是达顿极少数正确的言论之一。
选前还没有执政的工党为何也失民心?这十分值得深思。
达顿的结论是有选举数据支持的。达顿的结论说明几点:
第一,反证自由党过去的所为不得民心,包括内政,外交;第二,作为大选前的在野党,工党没有掌权也在失去民心。

虽然在主流社会,工党总体支持率下滑,但在华人社区,工党却是另一番天地,得到75%(民调)华人支持,反对只有18%。
笔者认为,工党在大选得到华人支持,其实不代表华人喜欢工党,而是更厌恶右翼自由党。两个选择下,不得不选择工党。
但这种政治格局,未来有可能打破,未来六年,澳洲将会进入三分天下的格局。

本次联邦大选,除了达顿所言,还有如下结论:

基本证明民主选举是真实的(默多克无法复制过去的操控);自由党已不得人心,天理循环存在(让自由党跌一个大跟头);亚裔选民21世纪首次初步聚集力量,成功通过民主制度改变国内政治格局(沉默的大多数投出正义一票,值得欣慰);第三种政治力量崛起,逐渐改变国内政治格局(澳洲未来将进入多元政治时代)。

要指出的是,工党政府能否改革媒体垄断顽疾,出台相关法规,将是工党新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

一般而言,工党不会针对亚裔人,但澳中关系还是会影响华人社区与政府关系,社会关系。而澳美关系不会有根本改变。故复杂性依然存在。很多时候,华人先要守护华人权益这块田地,再以澳洲利益出发点推动协助政府平衡中美和澳中关系。

目前观察,新总理艾博年依然跟随莫里森达顿论调,认为澳洲没变,变的是中国,依然把澳中关系的恶劣归根到中国身上。不排除工党政府正在思考如何将澳中关系软着陆。所以,很多华人在观望未来工党的表现。

自由党之所以被主流华人抛弃,最大原因就是自由党好战,准备跟美国合伙与中国打仗。热爱澳洲和自己故乡的华人,最不想看到澳中刀剑相向。华人拒绝战争,更拒绝对华战争,希望不要把纳税人的钱无节制的大开水龙头似的送给美国购买武器。正如基辛格所言,台湾不应是美中关系的核心。同样,台湾更不应是澳中关系的核心,正因为自由党把美国优先放第一位,拿8000公里以外的台海做扩充军费借口,花天文数字的纳税人金钱,牺牲百姓福利玩军费,天天盼着打仗过于好战,才得到澳洲主流华人的唾弃。

澳洲前总理陆克文近日推出新书《可以避免的战争》(The Avoidable War),剖析美国可以避免这场败仗,只要美国真正理解中国,而不是用自己的想像和偏见投射到神州大地。他从军事的观点看,认为美国低估了中国在两岸统一问题的决心与能力,冒进煽动台独反华,只会使中美两败俱伤、但最後导致对美国更为灾难性的结局。

在西方的政坛,妖魔化中国正成为主旋律,但陆克文的新书显示,关键不是亲华派或是反华派,澳洲领袖要成为知华派,才能确保澳洲的国家利益。
陆克文的新书就是一帖清凉剂,让美国和澳洲鼓动台海终须一战的狂热分子,可以头脑冷静下来,明白战争的冒险主义不能成为内政危机的遮羞布。

右翼自由党已经失去民心,若工党新政府依然跟随自由党右倾,继续乱弹琴,只会失去更多支持率。由于工党在气候,经济上的政纲与自由党不同,无法解释为何支持率依然下降,唯一的解释就是工党与自由党外交上大同小异,而偏偏自由党的外交最为人诟病,也是败选原因之一。

对于理性的华人而言,大选的喜悦不是庆祝工党上台,而是庆祝自由党下台。工党应有自知之明。全澳而言,自由党,工党的首选票都跌至历史最低,这一现象,其实是对工党的一瓢冷水。无论如何,华人这次弃自由党改投工党,是对工党充满期待的。希望工党不要学自由党,改变自由党美国利益优先的国策,积极改善澳中关系,这样能根治过去冒起的种族歧视现象(依然支持自由党的只剩下铁杆种族主义者,对人动不动就喊滚回中国的低端阶层)。

自由党令五分之四的华人选区改投工党。可以说,没有华人贡献的逾5个席位,工党不可能成为多数派政府执政。但工党不要把主流华人的支持看成理所当然。工党应该吸取自由党的前车之鉴。

澳中关系当今的局面,是自由党一手造成。澳中关系的恶化,就是从前总理谭保那一句“澳洲人站起来”开始,形成分界线。后来莫里森上台后,进一步恶化澳中关系。没有自由党的各种挑衅,何来中国的什么“14条”?这种因果关系,很难懂吗?还是政治使然?
据闻有专家学者呼吁工党改善澳中关系,不妨拭目以待。

按照美国国务卿布林肯的话:中国是长期挑战,但仍然要打交道。美国尚且如此,澳洲何必死撑?陆克文是澳洲政坛少有的明白人,虽然在位曾有与希拉里商议军事打击中国之传闻,但近年似乎已经改变立场,认识问题更为理性。

此消彼长下,绿党与蓝绿色独立议员群体支持率在上升之中,蓝绿色独立群体可说是大捷,绿党增至4个席位,蓝绿色独立群体赢得6个席位。这是澳洲走向多元政治,实现真正的民主制衡的开始!

对于联邦大选,很多老华人早就有批语,即两党选举,就是挑一个不那么烂的党,甚至有华人认为,两党竞选就是左手换右手,右手换左手。这是实情。
因此,笔者早在去年就提出第三选择概念,希望注入新力量,改善局面。
与笔者不谋而合的是,主流社会也有同样感受,这次第三政治力量如蓝绿色独立候选人群体崛起,绿党振兴,说明华人也紧贴主流社会的思维,一直处于同一维度空间。绿党首选票上升,众议院历史上增至4个席位;独立议员席位历史上增至12个,无不是第三选择新观念的胜利,反映笔者观点的前瞻性。

改变两党大同小异的格局,推动澳洲多元化政治,避免被美国政治利益绑架,这才是澳洲政治的正确之路,也迟早会回到正轨。

若主流华人愿望落空,下届大选将充满变数。

2022年6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