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萧析 工党执政没蜜月期 只顾外交不顾物价 未获七成华人认同

悉尼邮报评论员 老萧

工党在野九年后终于上台执政,如何表现深受关注。
对于工党政府自5月21日上台后的首月表现,英文媒体《每日邮报》以及华人媒体《悉尼邮报》不约而同地均做了民调。

在《每日邮报》的民调里,该报读者认可工党的外交和边境处理,而应对能源危机和经济则属一般,国会审议表现是不合格。
而在《悉尼邮报》的民调中,46%华人对工党的综合表现选择一般,对工党表现满意和不满的比例基本相同,分别为27%和26%。
如此理解,工党政府的首月综合表现,未获得七成华人的认同。

有趣的是,在一个月前的联邦大选,有七成五华人支持工党,投票给工党。笔者无法得知不认同工党首月表现的七成华人,是否与大选支持工党的七成华人大致重叠相同,若相同或接近,无疑是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了。

值得指出的是,英文民调里,对能源危机的处理以及经济应对(例如通货膨胀等)的处理,工党只得B,也是未获民众肯定。这与七成华人未肯定工党表现较为一致。

事实上,工党上台,是在自由党创下巨额债务,澳洲遭遇能源危机,经济处于通货膨胀的背景下上台的。选民都寄望换政府能换一番新景象,因此,工党艾博年政府执政后,首要的任务理应是处理与民生有关的能源危机和通货膨胀这些民生问题,外交上也应配合。现在,澳洲六月的油价已经创历史新高,新政府是否要做点什么压抑油价?超市是百物腾贵,新政府是否要出台什么紧急措施,或临时措施,压抑通胀?私有电力公司7月1日起电费升价,新政府是否要表现什么,表示关心民间疾苦?

可惜,工党执政首月,最忙碌的不是抑制通膨,处理经济问题,民生问题,而是在外交上,绞尽脑汁配合美国,马不停蹄地压制中国,这方面真是不遗余力,还忙得要死,如艾博年飞完日本,印尼,又飞西班牙,法国;外长黄英贤也在南太岛国出出入入,都忙着和美国如何算计自己最大的贸易伙伴。发文之际,艾先生还在法国公开警告中国呢。

在艾博年呼吁发达国家采取行动应对通货膨胀,那艾先生知不知道澳洲的生菜已经卖到12刀一个,小白菜(上海青)卖到7刀一棵呢?

艾博年在法国称,施压俄罗斯以警告中国“至关重要”,笔者认为艾先生错了,压抑物价才是至关重要!

与美英努力探讨如何压制澳洲的最大贸易伙伴,自由党这样,换个工党也这样,好好发展经济不好吗?为啥就与自己的最大贸易伙伴过不去呢?

艾博年先生,大家需要你压抑物价,并不需要你压制最大的澳洲客户,华人希望澳洲经济腾飞,而不是物价飞涨。。。。

相信5月逾七成五投工党的华人,心里是五味杂陈。那些屁颠屁颠参加艾博年悉尼吹捧会的华人,难道忘了当年也是那样给莫里森捧场最终被莫里森耍的前车之鉴?艾博年还没政绩就去欢呼,是不是早了点?

工党执政第一个月,内政处理真的很一般(笔者已笔下留情,换做自由党早就开喷)。若不控制价格这匹脱缰野马,工党未来只怕得到的只有一片骂声。任何政府,民生不放在第一位的,执政都不会长久。

需要指出的是,中文民调与英文民调里对工党外交似乎有分歧,反映主流华人社区对澳中关系有自己的视角。

说到外交,是说来话长,笔者将另外撰文分析。但概括来说,首月观察,笔者的初步结论是,工党在坚定地延续自由党的对华外交路线。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这次华人民调,或给工党敲了警钟,天下从来没有免费午餐,得到华人的票,却漠视华人的愿望,未来结果可想而知。华人可不是傻子,经过自由党的洗礼,不会再象以前那样好糊弄了,华人已经站起来了。

一般政党新上台都有蜜月期的,目前看,工党似乎没有蜜月期,英文中文民调虽有分歧但均反映工党都不占优。

本文是笔者根据《悉尼邮报》民调结果而做的分析评论,什么意思?也就说,是先有民调,后有评论。表示笔者没有左右民意(也没那本事),同时表示笔者所言是代表那七成主流华人的立场。

有幸地,笔者的立场,一直以来每次都与比例最高的华人投票结果完全一致,反映笔者接地气,熟知主流华人心中所想。笔者很乐意做主流华人的代言人。只可惜,主流华人的代言人,在华人社区凤毛鳞角,很少很少。是否澳洲不再言论自由?也未必,笔者一直就畅所欲言,上至总理,下至市级议员,无论自由党,还是工党都被笔者无情鞭挞,笔者文章已经成为是否言论自由的试金石。

笔者看来,华人总有怕事的心态,咱能不能“不惹事,也不怕事”?(在这里卖个广告,无论是邮报,或辣评周刊,都欢迎有识之士赐稿。华人参政已经人少,议政门槛低,理应众多人议政才是)。

若执政党与笔者一样接地气,而非绿党参议员所说,坎陪拉和国会一直远离选民,那该多好?
可惜,这基本是奢望。

可能有人会问笔者是否对工党失望?
这么说吧。借工党之手赶了自由党,这次大选还是成功的,工党和华人均是双赢。那你说笔者会否失望?别忘了,做棋子的是工党,不是华人。

笔者早在评论指出两党均会反华,只是风格有所不同。工党目前所为基本是预料之中,只是还是没料到工党如此坚决延续自由党外交路线,执政首月的重心放在外交上而不是内政上,这出乎意料。印象中,工党是左翼社会主义政党,应该比右翼资本主义自由党(已经变质为意识形态政党)更关心民间疾苦。比起工党,自由党更烂。

笔者在这里喊一句,艾先生,投票给工党的红酒商人,那红酒还等着出口中国呢,这愿望还能实现不?不要天天讨论潜艇好不好?现在百物价格飞涨,老百姓还要不要吃饭?上任首月,去了日本,印尼,西班牙,法国。。。艾先生,你是澳洲总理,不是联合国秘书长,更不是美国第51州州长,职责是为选民服务,不是为美国围堵中国服务,不是去国际场合出风头,满足虚荣心!

未来,主流华人对工党什么态度,笔者就对工党什么态度,不存在所谓支持者一说(事实上,早在大选时,笔者的评论就形容选举是二个烂橙之中选一个,也主张投绿党)。​也将继续会为逾七成的主流华人发声。相信以笔者的无党派立场,会更公正和客观。而大家的支持,就是笔者的写文章的动力,也希望大家以后积极参与邮报的民调,转发拙文,因为这是笔者的写作源泉之一。

2022.7.2  农历六月初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