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時社論稱澳防長矮化澳洲 澳國防軍將變成美國「外掛」

【Sydpost】中國「環球時報」最新社論指責說,在最近的美國之行中,澳洲防長馬利斯(Richard Marles)不僅貶低了自己,實際上也貶低了澳洲,和澳洲前防長杜頓(Peter Dutton)的「極端反華」越來越接近,正在危及澳中關係的未來。

這已經是「環球時報」第二篇責備馬利斯的社論,在澳洲新政府當選幾天後,中國媒體開始了對澳洲的攻擊,這種攻擊也變得越來越針對個人。在澳洲總理將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與北京對台灣的威脅聯系起來後,三周前,中國官方英文報紙China Daily指責澳總理「缺乏外交頭腦,對政治現實把握不足」。

環時社論中說,馬利斯上任後的首次訪美之旅期間多次鼓吹美澳合力「遏製中國」,並提出澳美軍隊將實現可以快速無縫運作的「互換性」,這些表態讓人感覺他已經準備好充當美國的一個「前沿戰區司令」了。以澳美軍力對比來看,所謂「互操作性」或「互換性」,無疑將是美方對澳軍的單向「操作」,結果是澳洲軍隊被更大程度整合進美國全球軍事體系,任美驅使。正如部分澳媒所言,馬利斯不但「自我降級」,還事實上矮化了整個澳洲,這無異於對美「交出主權」。澳洲國防軍由此變成美國的「外掛」,澳洲成為美軍的一個「前進基地」。

文章中說,在美國還遮遮掩掩地表示「無意與中國發生沖突」的時候,澳洲已經幾乎不再掩飾在軍事上把毫不相幹的中國作為最大假想敵,甚至一次次沖到了美國的前面,馬利斯也成為澳洲對華最為激進的角色之一,加速顛覆著外界對他「對華理性派」的印象,其所謂「中國威脅」的一系列論調,讓人越來越分不清他與極端反華的自由黨前任杜頓有什麽不同,也讓人對澳新政府改善對華關係的行動意願產生更多疑慮。

社論說,澳洲新政府上台以後,中澳兩國國內關於雙邊關關係的「破冰」有很多討論,一些部門也陸續在進行接觸,但澳洲先後兩任國防部長都把中國作為戰爭「假想敵」,足以說明美國對澳洲尤其是軍方影響之深,折射了當下中澳關係改善所面對的復雜挑戰。從冷戰時期至今,在堪培拉流傳著一種觀念,澳洲受益於「偉大而強大的朋友」。所以堪培拉把維持、鞏固和加強美澳同盟視為其國家利益之所在,更是用充當美國亞太「副警長」發揮作用的大小來衡量自己的「價值」不難理解,不過,現在的問題在於,澳方執著於為了「偉大而強大的朋友」,正在無端製造一個「偉大而強大的敵人」。美國是澳洲的主要地緣戰略盟友,而中國在可預見的將來仍是澳洲的主要經濟夥伴。這也意味著,不與中國發生沖突同樣是澳洲的國家利益所在。澳洲前政府嚴重帶偏了方向,越是這種時候,澳人越應回味前總理何華德(John Howard)的告誡:「敵視和遏製中國不僅有害,而且危險」。

社論說,危險的苗頭已經在出現。在前任國防部長不斷的戰爭叫囂聲中,今年6月份發布的洛伊民調已經顯示,有75%的受訪者認為在未來20年內,中國「非常」或「有點」可能成為澳洲軍事威脅。澳洲越來越頻繁學著美國的樣子在南海搞「自由航行」,甚至對中國搞抵近偵察,澳國內的有識之士越來越擔心有擦槍走火的風險。

澳洲財長甘馬斯(Jim Chalmers)一直呼籲中國取消制裁,稱這是恢復兩國關係的關鍵部分。

反對黨領袖达頓則說,他歡迎兩國恢復對話,但希望看到「北京方面真誠的具體證據」。(澳洲新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