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周萧析 德日韩一边抗中一边投资领跑 澳洲外长二会王毅

悉尼邮报评论员 老萧

澳洲外长黄英贤周四(22日)在美国纽约参加联合国大会期间,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黄英贤在会后表示,尽管两国在贸易问题上仍有分歧,澳洲的目标是与中国建立稳定的关系。黄英贤与王毅上次会晤是在7月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今次是他们在3个月内第2次会面。澳媒指双方从人权以至关税等一系列问题上均未取得进展。不排除黄英贤是想在G20峰会,为澳中领导人举行峰会铺路。笔者认为,工党上台百日,已经错失了改善澳中关系的良机,若至今还围绕着人权这些问题喋喋不休,只怕澳中关系改善遥遥无期。澳洲亟需借鉴美国的盟友处事手法,而不应被澳洲的右翼媒体与智库牵着鼻子。

美国盟友的政经之道

接棒默克尔的德国新总理朔尔茨似乎一改默克尔时期对华务实战略。同时,日本岸田政府比安倍政府表现的更为明显,深度同美国绑定,甘为为马前卒。政客们在对华强硬路线上争相取悦美国,挑衅中国。然而数据显示,韩国、德国、日本实际对华投资领跑各国,对中国投了信任票。商界和政界的「反差」说明了什麽呢?说明身体比嘴巴「诚实」。

报道称,德国正在加入印太地区的反华联盟。并在二战后首次派遣军事力量参与亚太军演。德国联邦副总理兼经济事务和气候保护部长哈贝克对媒体说,有关中国的讨论是确保国际贸易高标准并防止北京利用其经济实力碾压其他国家而所做努力的一部分,「对中国不再天真」。实际上,欧洲为美国损害自己的产业去制裁俄罗斯,用欧元贬值来支持美国割欧洲的韭菜,就十分天真之举。非欧洲人对此都百思不得其解。

关注国际政治的人都知道,岸田政府完全承袭安倍时期的印太战略大方向,在防卫上维持抗中路线。甚至可以说,不只是维持,岸田政府表现的甚至比安倍政府更加激进。

长期以来,日本执政党自民党主要寻求修改放弃战争权的「和平宪法」第九条,以便把自卫队升格为「国防军」,继而提高国防能力。不断以日美同盟为基础,协助美国搞乱亚太。

尹锡悦上台後,韩国整体外交政策转向全面加强韩美战略同盟。为满足美国对加强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的要求,修复韩日关系被尹锡悦列为重要施政内容。韩日关系回暖,当然少不了美国的牵线搭桥,尤其是在军事方面。

诡异的是,别看德日韩等这三个美国盟友帮美国围堵中国不遗余力,但实际上对中国的投资却是不减反增。

近日来自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2年1月份至8月份,全国实际使用外资金额8927.4亿元人民币,按可比口径按年增长16.4%,折合1384.1亿美元。其中高技术产业实际使用外资增长34%,其中高技术制造业增长43%,高技术服务业增长31%。

从来源地看,韩国、德国、日本实际对华投资分别增长59%、30%、27%。足可见身体比嘴巴「诚实」。

韩国、德国、日本是三个传统制造强国,结合看高技术产业实际使用外资高增长的情况,可见高端制造业正在疯狂向中国转移。韩国、日本来华投资保持了较高增速,RCEP的生效促使中日韩价值链合作更加密切,对投资也有极大的促进作用。德国、英国等国来华投资的增加,反映了中国作为全球制造业生产中心对外资的吸引力。外资在高技术制造业和服务业领域投资增速加快,说明外资希望利用中国的发展环境优势实现自身更多利润、更大市场占有率,以及在全球价值链上位置的提升。

8月,美国三号人物众议院议长佩洛西访韩吃了韩国总统尹锡悦的闭门羹,而9月,中国三号人物人大委员会委员长栗战书访韩则与尹锡悦相谈甚欢,还邀请习近平访韩。

值得指出的是,韩国总统尹锡悦在国际会议上,与拜登只寒暄了48秒,更别说邀请拜登访韩了,还传出尹锡悦私下对拜登爆粗的新闻。韩国总统对美对华的反差可谓不小。

二相对比,中韩美关系在未来肯定有所变化。在尹锡悦当选初期,表现出亲美动作,包括加入北约情报机制,获邀出席G7,并有意加入四方机制等,让外界认为尹锡悦将会疏中亲美,而今韩美关系的暗涌却是不断,说明中韩美三角关系存在很大变数。

中韩关系就差一步进入低迷期,现在出现曙光,据说与韩国内部的“知中派”努力有关。参加欢迎栗战书访问宴会的二十一世纪韩中友好协会会长金汉圭(前总务处部长)向记者说:「韩中关系还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不过,如果两国政府积极努力,振兴两国交流是没有问题的。两国通过增加民间部门的交流来改善彼此关系是一项重要优先事项。」他是从韩中建交初期开始即与栗战书一直保持良好关系的「知中派」韩国人。

澳洲的理性选择

在澳洲无论是技术,人员操作均不具备发展核潜艇之下,在工党政府表示发展高科技武器更佳的意愿下,美国唯恐失去澳洲的千亿收入,提出在美国为澳洲造核潜艇,迫不及待“武装”澳洲,根本不是为澳洲着想,更别说是站在澳洲的立场了。

澳洲一天不抛弃美国这个损友,包袱,一天都只是一个美国附庸而已。谁能早一天看清这个政局,谁才有机会成为澳洲的政治家,而不会最终成为莫里森那样的二流政客。

外长黄英贤近期二次与中国外长会面,肯定是有正面意义的,但若只是围绕贸易纠纷,成杨二人之事,那就缺乏大智慧了,从新闻公布来看,似乎是这样。她指两国的首要分歧是贸易封锁问题,另在会上提及澳洲籍华裔女主播成蕾和网络作家杨恒均在华面临间谍指控一事。可以说,黄英贤并没有真正把中澳中关系症结之脉。

政治老手黄英贤,断不会不知道澳中症结所在,不在澳中关系,只在澳美关系。只要澳洲选边站,澳中关系就难有实质进展。既然澳洲的目标是与中国建立稳定的关系,那就需要一改前自由党政府的外交,否则只是空话。衡量黄英贤外长的政绩,不妨只看一个指标,就是扬名世界的澳洲红酒,何时才能进入中国市场。若澳洲红酒卖不到中国去,说再多也是废话。

不改变前朝外交策略,会晤次数再多都是徒劳,值得指出的是,在会晤黄英贤等外长之前,中国外长率先会晤的是所罗门群岛外长,同为南太国家,澳洲是否看出点什么?

既然德日韩等均是一边抗中一边赚钱,为何澳洲不可?在所谓价值观与出口红酒牛肉之间,笔者肯定选择后者,中国人怎么选择是他们的事,自己赚到钱过得丰衣足食才是最重要的。不是吗?工党真要改善澳中关系,而不是演戏的话,贸易部长是比外长更为重要的。政坛老油条黄英贤若任职贸易部长,那才是点睛呢。

事实上,若澳洲回归到以前,或类似目前东盟小国采取的在中美之间保持中立策略,澳洲才有机会改善澳中关系,接驳被自由党损毁的澳中关系,才能完成入亚之百年大局,毕竟,澳洲离亚洲最近。

2022.9.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