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思亲恩

撰文:Benjamin CAI 市议员

二零二零年初突如其来的疫情,让人措手不及也打乱了许多人的生活方式,和回国的路。对于我个人来说,上一次回国还是二零一九年的八月尾到九月初。到如今已经有将近四年的时间了,所以回家的事情一直都在脑海里盘旋着。本来想着在今年清明节的时候回国,既可以看望我那年迈的老妈还可以去墓地祭拜我的老爸。清明洒泪思亲恩,也是常情。但是,因为各种原因,在二月底想到可以安排清明前回国时候,才发现疫情前签的签证只用了一次就过期了。只好重新申请了。

年初的各种的庆祝活动也多,或许也是因为疫情的关系,大家都是憋着这么多年了。有一个发泄口,终是要爆发的。而且今年的新历新年和农历年都在一月份,挨得挺近的。活动也是一个挨着一个的,有时一个周末好几个。人家请我去也是尊重我,没有来由的不去。但是有时实在是抽不开身就只能抱歉了。我的回国不仅要就我的工作时间,还得想办法去办签证。真的有点顾不过来。到今天还没有拿到签证,回国的路只能等待到清明后了。

一个月前,我已经在网上填了表格,拿到了预约的号码。这个日期是在清明前一个星期的时间。时间虽然紧了点,但是还凑乎。几乎可以确定可以在清明前回国的。后来,我被告知领馆增加了人手,放出很多号,我就想能不能早一些去做。但是要完成这个动作,必须把之前的预约取消才行。结果就瞎了,新的预约到了四月三号。完全没有机会了,因为取证是在四天以后。那个表格真的需要改进一下。很多问题不知要如何填写。填不好就无法继续,费了不少时间。

那天去办签证,我做了许多的准备工作,力求一次性搞定它。我准备了相片,重新确认表格填写完整,把护照复印了,并把复印件带上。那天去办理签证的人一如预期的那样人很多,但是秩序不错,服务态度也很好。在排队过程中,会有人过来先预审一下,看看有什么不符合的,不需要等到柜台才发现,会浪费很多时间。我的预审是轻松的过了。其实,我心里清楚我前一天晚上复印护照的时候,忘了把护照和申请表放在了一起。第二天早上起来,提了包就走。好在护照刚刚用过,还可以补救,让家人赶紧送过来。反正队伍还挺长的。排队还有一些时间。

拿到护照后,在排队到柜台后,发现我提供的相片带眼镜,而护照相片没有带眼镜,就得到签证处对面的专门为此而生的小型服务点去拍照。服务点的收费真的贼贵,照张相片三十元,立等可取。拿到相片真的哭笑不得。满头的乱发,就这么拍下来了。太没有工匠精神了。费用贵了不说,拍的相片比拍犯人的相片还差。总共收到八张相片,还有七张就不敢用了。要不要吐槽一下啊?

拿到签证还不能马上走,还得请个假,同时又不想错过重要的事情,还得和council商量一个节点再走。老妈每天心心念念的就是子女的平安和幸福。每次在视频的时候,看到我的孙子和孙女,喊的声音可大的呢。那是把命给他们都可以,他们的地位可是比我高多了。 但是,作为子女,可以回去好好的陪陪老妈也是一种幸福。一代都是欠一代的。

这次回去,可能会去南安的祖家。我们的家族的族谱就是从那里开始记载的,前两年我的族哥和族侄们费了千辛万苦联系上的。也是时候去认祖了。就像马英九这次去武汉祭祖一样,只是我们的历史更加的久远,而且有意义。据说,我们祖公有兄弟几个,分别离开了南安的祖籍地,开枝散叶,其中一支就来到了福清。这已经是三百一十八年前的事情了。这就是我们的家族,既会讲福清话,在家里和父母兄

2023/4/6

作者为Strathfield市议员

(文章为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