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选议员不应要求审查选民的见面资格—专访堪培拉著名侨领黄树樑AM先生

近日,媒体报道了廖蝉娥议员接受ASIO面谈的新闻。报道指在國會新人訓練班上,廖禅娥议员詢問情報局可否審查約見者。据《澳洲人報》(The Australian)報道,上月為國會新人舉行的特別保安簡介會上,廖嬋娥問劉易斯,情報當局有沒有程序審查想約見她的人和機構。她當時向劉易斯說,自己是惟一的移民華裔政客,收到大量會面要求。
劉易斯向廖說,情報局不會預先審查訪客,但若議員跟一些被視為有保安風險的人見面後,便會收到情報局的提示。

外界对此新闻有不少看法,就此话题,本报专访了堪培拉著名侨领黄树樑AM先生。
悉尼邮报(以下简称邮报):黄老先生,华人首位众议员廖禅娥女士接受ASIO面谈,提到接见访客的安全审查的问题,您对此怎么看?
黄树樑AM先生(以下简称黄老):一个刚刚当选华人议员,不可以这样子,想见他会面的华人华侨,要有澳洲保安局(ASIO)认证,查清背景,才可以和她见面见面,我在澳洲住了50年,从未听过见一个民选议员,要需要保安检查,才可以见面,真是天下奇闻。

邮报:完全理解和认同你的想法。我理解的民主国家不是这样的。现在有一种蚁民的感觉。完全没有当家做主的感觉。如果按照这个要求,那么能跟廖议员见面的人,可能是少之又少了。据你所知,你所认识的华人有多少人有安全局的审核的?
黄老:不知道,我知道實行Foreign Interferences transparency Scheme legislation , 很多华人华侨已经入册。问题不是ASIO , 也不是你和我个人问题,是新任议员以后见华人华侨的条件,澳洲立国,我从来没听过,联邦议员见人需要這樣的规矩。

邮报:廖婵娥议员主动要求ASIO审查见她的人的做法很多人不理解。大家没听说哪一位议员这么做过。见她的大多是华人,难道她让ASIO查所有的华人? 那支持她的人还有什么安全可言?
黄老:是的。问题是ASIO会不会按照廖议员的要求去做。

邮报:按照ASIO的做法,一般华人ASIO不会去专门审核吧?审核要花18-24个月。很贵的。
黄老:国家安全,是沒有金钱和時間限制的。

邮报:应该很少人有ASIO审核过的资质。还是廖议员就从此不见没有ASIO审核过的人了?幸好ASIO说了不用,廖议员可以放心见人了。
黄老: 一个澳洲纳税人支付的联邦议会一位民选议员,他的工作是什么,最主要是:听取和代表选民的意见,个人任何背景,是没有关系的。要出来被民选为联邦议员,不可以畏首畏尾,草木皆兵,是要和选民服务和代表他们的声音,如果认为自己没有能力和怕出头,就应该退出,回乡故里,不要浪费服务澳洲国家社会的机会。

邮报:因为发表丛校长的评论,邮报受到自由党支持者的谩骂和污蔑。新当选的英国首相致词说,人民是他的顶头上司。我现在完全不觉得,澳洲是这样子。自由党支持者称悉尼邮报是“唯一批评自由党和廖议员的媒体”,侧面反映澳洲正在不知不觉中成为了最大的一言堂。这是对言论自由的最大的讽刺。
黄老:质疑者可以不理。澳洲是民主国家,是言论自由的姣姣者。

邮报:谢谢黄老先生接受邮报采访。

另附另一位记者的发文截图,其内容也显示担忧不仅在华人圈子里存在,新闻也在主流社会媒体圈子里引发议论。

题图:TUGGERANONG Arts Centre ( 政府艺术中心)董事会主席Don Cumming 先生7月17日晚颂发一张(荣誉)永远会员( Life Memberhip) 证书给黄树樑,表扬其多年在中心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