悉尼邮报特稿:不再沉默!悉尼华人举行“护港反暴”大游行!专访海外首次护港大游行组织者

【Sydpost】自香港6月9日爆发反修例示威以来,在加拿大,澳洲等地均有香港留学生及一小撮华人不断举行反修例示威活动响应,甚至渗入当地校园,香港的暴乱(Riots,特朗普词)有在海外蔓延的趋势,由此引发当地华人不满。据悉,8月17日,经悉尼警方批准,澳洲悉尼CBD将有一场以“ 817悉尼守护香港和平反暴力示威”为主题的大游行,这是国际上首次有华人举行支持维护香港特区社会和平反暴力示威的大型游行活动。
8月10日,澳洲华人媒体《The Sydney post》(悉尼邮报)率先独家专访了这次游行的“17/8悉尼活动组”多名组织者。由于组织者曾受到在澳洲的香港激进分子的恐吓,也发生有成员被人肉的情况,本次采访唯有隐去组织者姓名,分别以J,X,R字母来代替,以下是独家访问内容:

悉尼邮报(以下简称邮报):是什么原因,促使你们要举行这样一场游行活动呢?

组织者之一R(以下简称R): 其实我建议你换个问法。活动是自发组织起来,虽然肯定会有号召者寻找志同道合的人,但是这个活动的发起其实并非是一个单纯的自上而下的团体性活动,谈不上“举行”。

具体到你的问题,我更愿意说是海外华人对公平与正义的追求,使得我们走到一起,来表达对香港局势的态度。香港目前的局势,需要沉默的大多数站出来,所以我更愿意说,是时代选择了我们。

组织者之一J(以下简称J):要举行这个活动的原因有很多,肯定不是单一个原因,而是各种各样的原因积累而成的。其实我们都是普通人,假如不是去到某一个程度的话,我们是不会站出来发声的。主要是对方做的太过分了。我们可以在很多视频里面看到香港的暴徒是怎样去破坏这个世界。但是我们看到的是媒体上各种各样的指鹿为马的报道。而这些报道会严重的影响到本地或者是世界对中国人的看法。假如我们不站出来说话的话,世界会以为他们这些暴力人士是主要的声音,但我们要告诉世界,其实我们才是沉默的大多数。

组织者之一X(以下简称X):因为我们现在香港这个问题啊,是一部分香港人,他说什么有五项诉求什么的。全世界也看得到,这个香港的事情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追求法治和自由的事情。很明显,有一些势力就是利用香港这个问题大做文章,而且香港也可以看到这些暴乱分子,他们把警察的手指头都点断了,这个东西还不是暴乱吗?

J:再加上,假如对方不是把香港这些事件蔓延到澳洲来,我们其实也不会站出来发声,我们可以看到,在悉尼大学,还有新南威尔士大学等里面各种各样的港独人士言行,我们要站出来抗议他们所作所为。
我支持他们的言论自由,但是,他们的言论自由,现在正在无言中支持着香港的暴徒。

言论自由不能是完全的自由,必须是有底线的,就好像说你言论自由,公然的支持恐怖分子,那难道,这真的是大家想看到的吗?

X:对对,所以因此呢,我们觉得就是很有必要去组织这样一次活动,让全世界呢就能知道,除了说一些别有用心的媒体他们有一种声音之外还有其他的声音,特别对于西方民众他们并不晓得真正的实情是什么样子,所以我们必须得告诉他们真相是什么,特此我们借助在澳大利亚这个非常好的平台,可以向大家就是展示出真正的香港是什么样子,而不是仅仅就是一部分人看到的香港。
J:这些人在澳洲标榜自己为和平人士。但是假如你看到他们的同类在香港所做的事情,你会觉得不寒而栗。
X:特别现在港独搞的连农墙,悉尼的unsw usyd uts 都有张贴,我们的行动也算是对港独势力的一种反击。

邮报:这次游行,你们会提出怎样的诉求?能介绍一下这次游行的主要口号有哪些吗?

J: 这次游行,大家都有很多意见,毕竟每个人有自己的看法,但是。总的来说我们有下面几个诉求:

1. Stop all violence in Hong Kong
2. Support the restoration of law and order in Hong Kong
3. Support China’s One country, Two system policy.
4. Support the right of all Chinese to freely express their views in peaceful manner.

5. Oppose all foreign interference in domestic matters
而中文诉求有:
1. 向香港暴乱Say No! 停止在澳宣扬港暴行为并挑衅学生!
2.挺警队 惩暴徒 守家园

R:实际上主体的诉求还是对香港暴徒的谴责,对香港警方正义执法的支持,以及对祖国的热爱。在这里我特别要解释第三点,很多人认为表达对祖国的热爱容易引起价值观的冲突,然而我认为恰恰相反,热爱祖国,热爱故土,这是一种朴素而伟大的情怀,无论任何一个国家的民众,都会对自己的祖国怀有情感。我们不应惧怕表达如此伟大而普世的价值观。

X:我们这个游行的阻止首要的目的就是反对香港的现在的这些暴力行为,我们希望这些暴乱及早结束,然后早日让和平到来,不能让违法分子继续兴风作浪。
J:这也是大家的主要诉求。

邮报:有一个问题估计大家都很关心,这次活动是你们自发的,还是哪一方面要求的呢?你们都是本地华人吗?

J:首先我来说我吧,我自己是来了澳洲20年的老华人,我十多岁就从中国过来读高中。我的半辈子都生活在悉尼。我很喜欢这个城市,我很喜欢这里的青山绿水,还有平静和平的文化。我本人跟中国任何的政府或者是机构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我自己本人就是一个普普通通,天天朝九晚五的老百姓。希望在澳洲这个地方实现自己的梦想,建立和平的家庭。但是,假如这群人要把香港暴乱的事情带到澳洲,影响我们平常日常的生活的话,我是绝对不允许。

X:这个问题很好。对于我们这次游行的话,我们完全是一次自发的爱国行为,而我们的组织者呢,都是来自于社会各界的人士,我们有学生,也有参加工作的,我们甚至还有法律界的人士,对于这次的组织,我们觉得我们在都没有经验的情况下能走到这一步,我们还是比较满意。

R:自发的。我是永久居民,2013年登陆澳洲。

邮报:活动筹备过程,最大的困难在哪里?

R:我认为困难有两点。第一,如何避免自身团队在行事上过于冲动,使得我们的活动在舆论上处于劣势。第二,对方下三滥的手段太多了,我有朋友因为校园现场跟港独分子辩论了两句,他就被对方在facebook上搜索到,然后对方制作了一张他母亲的遗像挂在网上。说直白一些,我们低估了暴动者心中的恶。
J:筹备的过程有很多困难,其实我觉得有两个困难,应该可以是严重的,一个是大家的。集体性问题,毕竟我们大家都是没有任何经验,在这种游行的运动上,所以我们很多人都会有自己的看法,然后很多时候。有可能不是统一行动,这些有可能会造成一些短暂的迷惑,但是最终大家还是十分齐心合力的去做,这个事情才能够推进到现在的这样的一个进度。
X:我个人觉得的话,最大的问题是在于我们事实上并没有相关活动的经验,而且我们没有外界的组织的帮助,就是说,我们在一开始还是比较迷茫,相当于摸着石头过河了。
J:另外一个是一个是宣传问题吧,我不能不说很多网民可能在键盘后面说的很多,但是实际上站出来的人却很少,但就这些都站出来的人,我要为大家鼓掌,因为大家真的是很勇敢,真正的勇者,不是说有多么的勇敢,而是说明明很害怕,我们知道很困难,但是我们勇往直前。
X:就是有一些人就是特别的不理解,然后说出的一些话呢,也比较伤人,但是呢这是我们在完成一些事情的时候肯定是必然会遇到的事情。然后呢,我们也不能对他们的行为做出一些什么样的评价,但是就是说希望的话,作为一个来自中国人的话,你至少要有一个爱国的心,这个是基本的。

邮报:香港的社会对峙,有蓝丝(支持政府)与黄丝(反政府)之分,这次游行,你们会选用什么颜色代表自己?

J:我们这次游行我觉得我们其实没有主要的颜色,建议是蓝色,红色,但可以自己穿自己的衣服。建议蓝色是因为蓝色主要代表着和平,代表大海的包容,红色则是代表统一的中国,我们支持一个中国的想法,第三,我们也可以穿自己的衣服,主要因为我们是自发性的,代表着普通的市民,普通的华人。

J:再补充一下,上一个问题,我们这里很多人,包括我们的网站,我们的组织者,很多人都因为现在的这个事情受到了对方一定程度的恐吓,好,我想说一句,这难道真的是言论自由吗?自由,是我说我的,你接受我的看法,你说你的,我接受你的看法,但是这种只允许你说,别人发出不同的意见你就要让他灭声,这难道真的是言论自由?
R:我个人会选透明色。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邮报:如何看待在澳洲多间大学发生的“连侬墙”引发的争议呢?如何看待连侬墙?

R:争议其实主要体现在撕连侬墙是否违反言论自由这个题目上。首先我支持每个人都有自己表达观点的权利,我们也会尊重这样的权利。但是,在尊重对方权利的同时,我们自身的言论自由也应该被尊重。撕对方海报和连侬墙,并不侵犯对方的言论自由。而且我们也会用对应的方式来表达自身的态度。

X:我觉得在澳洲各大学的这种连农墙事件,我觉得肯定是背后有组织有串联的这个,毫无疑问这个东西是从香港那边传过来的。

J:首先,假如连侬墙,仅仅是代表自己的一个诉求,那我觉得。这不成问题,但是这些所谓的自由人士,他们标榜的是自由,举着民主的旗号,但是手上做的却是各种的,在香港做的,这种是暴力,然后在校园是各种的挑衅。并且用到一些很侮辱性的字眼,比如支那,这些让中国人或者是全球的华人,都会回想到二战时候那段痛苦的岁月,这些是不可以接受的,就像我刚刚说的自由言论不是完全的绝对。
X:这些港独分子借着打着五项要求的旗号,说要民主,自由这些的都完全是一种幌子,事实上他们的狼子野心昭然若揭的,谁都可以看得出来他们想要的是什么,而我们希望维护的正是一国两制,正是香港的繁荣稳定。

J:你不可能高喊着支那,利用言论自由,然后让别人去认同你的言论,这是不可能的。这种严重伤害到全球华人的言论。我们是完全不可以接受。这样说吧,只有香港稳定了,只有香港的暴乱结束。然后这些人才会平静下来。

X:而且甚至因为连农墙还爆发了一些冲突,据我所知,在昆士兰和奥克兰大学都爆发了一定程度的冲突,而且已经有一些爱国学生,因为最反对这个港独,然后呢,对他们的现实生活造成了一定程度的影响,包括被人肉啊,被港独举报,以至于被学校处分。

J: 游行有可能造成严重的冲突。另外说一句,根据可靠消息,对方知道我们在17号做的这个游行,然后也知道我们的开始以及结束地点,所以他们就心怀不轨的,据说那一天,在我们的结束的地方,他们打算举行聚会,这事或会造成严重的冲突。大家看看这是不是激进的行为,假如他们是和平的,他们可以选择另外一天或者另外一个地点去做这个事情,但是他们却选择跟我们一起同一天同一个地方,说不好听,是狭道相逢,假如真的是和平人士,他们真的会选择这样做吗。不好意思,对方只能说是居心叵测。我们只是简单的想表达自己的诉求呢,但是就好像搞得我们跟对方明争暗斗,其实我们也很累。我真的想问对方一句,有必要吗?
X:有一部分人就是想把香港的这些暴力行为带到澳洲来,这个也是我们所担忧的一部分。
所以要说句题外话的话呢,就是说如果参加游行的群众的,希望就是说能做好自我保护,特别是要有这个这方面的自我保护意识。

邮报:回到香港,目前香港这场“违法达义”风暴,已经严重冲击法治。八月五日的一天內,就有逾十所警署被圍攻,在外牆塗鴉,縱火,丟汽油彈,毀壞監視器,用雜物堵塞警署的大門,用磚頭或彈弓射破警署的窗戶。參與攻打警署,在任何城市,都是一項叛亂行為。但在香港,被捕者可以保釋,繼續捲進更多的違法行為。法治的精神是反對「為求目的、不擇手段」,同时重視程序正義,而暴力显然是颠覆法治基本精神,对此大家怎么看?

J:事情去到现在一个阶段,其实已经不是简单的表达他们的诉求那么简单,有时候,我们看到他们的行动一开始是很愤怒的。但到了现在这个程度是看对方又开记者招待会,有各种各样的言论,其实觉得是很搞笑的。这样说吧,已经愤怒到一个阶段,你是真的是笑出声来的。
R:我想补充一点,实际上8月5日不只是针对警察的攻击。暴力行为蔓延到整个香港,暴徒针对市民还进行了非法的暴力攻击。“违法达义”本身是个自我矛盾的名词,一旦违法,离“义”就背道而驰了,这就像我们不能抢钱去救济穷人一样。
X:我在这里就发表一下我个人的一种见解吧。就是说,我觉得港独他们之所以在香港闹这些事情,就是首先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护他们所谓的叫做自主的法律系统,而他们现在所做所为完全是在践踏他们自己的法律系统,而这种行为不是自相矛盾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J: 他们这群全球装可怜的小丑。就是出来搞笑的。但是我们不能够忽略一些媒体的威力,他们会尽一切能力美化自己,成一个受害者。但是却干着各种龌龊的事情。比如说。要中国割让深圳与澳门成为大香港。这简直就是搞笑的。

X: 对,特别是对于这种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对一些就是西方的民众,特别是经过一些居心不良的媒体宣传之后呢,他们的行为可能披上一个美好的外衣,然后呢,就是对大家造成一种误导,好像就是说他们是受到了压迫或是怎么样的。事实上,他们就是在这里无事生非,在这里完全就是一种暴力,破坏社会秩序的行为。

J: 你知道这些是多么荒谬的事情。每次在与这些港独人士理论的时候,他们总是会搬出一大堆所谓的法律程序。他们会说法律的程序是怎么样怎么样,怎么样子,言论很搞笑,比如有一次我跟他们辩论,我问他,你们看到这些暴徒的行为,认不认为他们是不对的?然后对方说,那怎么可以证明这些行为都是他们做的,他们怎么可能不可以是双胞胎做出的行为?做出暴力行为的是其中一个,双胞胎的另外一个没有,但你却抓了两个。。。当我看到这些言论的时候,我只能说,你们这些是狡辩吧,你想想双胞胎的几率有多大,你不知道?

邮报:香港的示威者認為自己是為了香港,其實是害了香港,最後是毀了香港未來。這需要沉默的大多數振臂而起,现在澳洲的华人也看不下去了。其实,817的活动,可以说是香港以外第一场支持香港政府的华人游行,意义很不同。大家有何期待?

R:就像我一开始所说,是时代选择了我们。相对于游行本身,我对这个时代有更大的期待。这是一份对美好的期待,对和平的向往,以及对法治建设的追求。我期待有和解的那一天,期待看到人们能够颂扬简单的正直,能够感受到简单的幸福。

X: 这个活动的象征意义是很大的,而且我们就是说号召全世界其他的华人关注这件事情,然后呢,就是从某种程度上能够就是说对于香港的和平,团结,稳定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然后我们的力量是很薄弱的,我们只能说,类似于抛砖引玉,我们只能说,尽我们的所能,就是干一些平凡的,简单的事情,然后我们希望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J:的确是,主要是对方做的太过分了,已经把火从香港捎到了国外,假如对方不是烧到我们的自己家里,我们不会做出现在的游行。假如可以的话,谁都不想挨饿的,在自己家平平静静的生活着,但是我们迫不得已要站出来,是因为事情已经去到了一个刻不容缓的阶段。

X:而且事实上,我们华人也是不得不开始进行这类活动,因为据我所知,在奥克兰就是新西兰,奥克兰藏独疆独还有港独已经合流,而且甚至包括新西兰的行动党,公然为这种藏独疆独港独站台,而我们这个是迫不得已的必须的行为,而且大家也能看得到,全澳各个大学都被粘贴了所谓的连农墙,面对他们这种挑衅,我们是必须得发出我们的反对声音。天下兴亡匹夫有责,在这种情况下,总是需要一些人先站出来的,可以说是义不容辞了。

邮报:通过上述的采访,可以看出这次游行,既是为香港,也是为澳洲的一次游行,目前报名的人数踊跃吗?参加者有什么要求?

J: 首先,我们对参与者的要求并不高,因为我们知道在游行当天,肯定有很多对方的挑衅行为,我们只希望来的人都是十分的克制,有自控能力。我们不希望看到任何的过激行为。假如对方做出任何挑衅行为的话,我们会马上通知警察处理。
目前的游行人数还比较少,因为我们还没有做出,广泛的宣传,当然我也相信说,很多朋友,他们不能够来,有他们自己的原因。但是我们可以来,并且遵守一切规则的有心人士,大家都是很勇敢的一群人。

X: 我不希望就是说发生一些暴力行为,这个是我们所不愿意看到的。有一些不法分子希望借助一些挑衅来制造一些和暴力活动,或者说新闻。我们都要想办法避免。而且澳洲也是法治国家,如果别有用心的人想去干一些什么坏事,我们也能拿起法律武器保护自己。
R:期待的人还是很多的,但是报名的具体人数可能你需要问其他人。从我个人的观察看,每天都有朋友问我如何捐款如何参加,甚至有其他国家的华人愿意提供他们力所能及的支持。据我所知,对参加者没有具体的要求,但是要听从游行组织者的指挥。

邮报:最后,就这次游行,还有什么补充要对公众说的话?

R:第一,这是为数不多的华人示威游行,我希望社会各界能够比较一下我们的和平示威和香港暴动示威的区别,再判断谁是为香港好。第二,这是一次非常有意义的社会实践,告诉全球华人,你可以站起来为自己发声。第三,游行本身只是一个开始,反对分裂、反对暴力是我们一贯的坚持,我们会有后续动作来继续支持香港警方的执法。

J:最后想补充的是大家看到这些日子,香港发生的事情,但是大家可能不知道,在澳洲,对方也在做类似的事情,当看到他们把我们平静的生活打乱的时候,我们就需要站出来。请大家参与8月17日大游行。我们central belmore park见。

X:我觉得我们这个行动并不是就是要去刻意的割裂香港和大陆民众,包括跟全世界华人的联系,香港和大陆的都一样,是中华民族的一份子,我们都是有同胞之情,我们不能就是看着香港的情况一天天变坏下去,这是我们全世界所有的华人的一种责任和义务,然而我们并不是想通过这个活动表示出我们对香港人的不满,香港的港独份子只是一小部分,大多数的香港人我相信都是守法公民,我们对于香港也是有感情的,我们希望香港同胞和大陆一起团结起来,去创造一个更美好的世界。

最后一问:据悉8月17日在墨尔本也有相同主题的示威,实情如何呢?

R:有听说过,但是对他们的活动和人员的相关信息不了解。

邮报:最后谢谢大家接受The Sydney post悉尼邮报的专访。祝你们活动顺利!

据悉,8月17日的“悉尼守护香港和平反暴力大游行”,集合地点在Central Belmore Park(出发地),活动时间是中午12点至下午3点。

本文照片是当日活动的海报照片:

(附活动二维码)

(以上为悉尼邮报独家专访,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